杀了我?

我神色一怔,这张婉清还真是有够狠的,我这说了要娶她,她就要杀了我?这娘们也未免有点太狠毒了点!

“小师傅,我刚才也只是开玩笑的而已,你放心,我当然不会娶你的,就算我这辈子不娶老婆了,也绝不会娶你的,这样总可以了吧?”我又再说道。

“你……”说到这里,张婉清就要坐起来打我,只是,她这刚要一起身来,身体这不自觉的一动,竟一下牵动了自己身上的伤口。

“小师傅,你没事吧?”一见到张婉清此时这痛苦的样子,我的心里也是一惊。

“你这个坏蛋!”张婉清望着我,脸上虽是一副痛苦的表情。

“对不起,小师傅,我刚才是开玩笑逗你玩的!你别生气,还有,千万别让动着伤口了!”我此时一阵惊慌道。

“等我伤好了,看我怎么教训你!”张婉清朝我一阵喝道。

“好的,没问题,只要是你的伤好了,您想怎么教训我都成!”我此时也朝张婉清保证道。

我这话说的可是真的,要是张婉清的伤好了,她想教训我的话,我也只有受着了。现在,这最主要的,自然是她不要出了什么意外才好。这张婉清虽然平日很强势,也很牛哄哄的,但不管怎么说,还是那句话,这小娘们还是个女人!即便她是我的小师傅,很多方面都比男人还厉害,但这种时候,我自然是忍不住的把她当成一个小女人,来关心她,照顾她。

不多时,洪师傅跟大师兄张峰可都从外面带了午饭走了回来。

洪师傅跟大师兄张峰这一回来,我跟张婉清两个人可也不能再继续扯淡了。

吃了午饭后,我们也尽心的照顾着张婉清。

只是,如今的张婉清,做了这小手术后,躺在床上不能动,大概是要休息至少上天的时间,才能勉强登车回到F市去。当然,这医院方面的建议是在医院里至少待上一个星期的时候,等到伤口愈合的全然无碍后,才让她离开。

待一个星期的时间?

这对于张婉清来说,几乎是一件不大可能的事,这小娘们可绝对不是一个省油的灯,而且,我可是知道的,这小娘们平日里也是最怕在医院的。大概是跟张婉清小时候在医院里时的一次阴影有关,反正,这小娘们是绝对不喜欢医院这种地方的。而且,让这小娘们在医院里待上一个多星期的时间,在F市里的她爷爷张铭老馆主恐怕也是极为担心的。所以,张婉清最终还是坚决的坚持,只在h市的这医院里待上三天,三天过后就走。

张婉清既然这么说了,而且,又再询问了医生后,我们这也才同意了三天后回到h市的。

不过,这三天时间里,张婉清可一直都要在医院里,晚上的时候,我跟大师兄张峰也都在医院里守着。

前两天时间里,一切也都进展顺利,等到第二天的夜里。

我跟大师兄张峰都是在医院里守侯着张婉清,就在这夜里,正自趴在张婉清床头休息的我,突然觉得什么有人一下触碰到了我的手。

我这一惊,一下醒了过来。

“小师傅?”我这一阵惊声道。

“嘘,小声点!”张婉清对我说道,“他们可都睡着了!”

我点了点头,目光看在张婉清的身上,看来,这张婉清把我给吵醒了也是自己刚才不小心的。

就在我想到这里时,张婉清也掀开了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子。

“你想做什么?”我有些吃惊道。

“我要下去。”说到这里,张婉清的小脸突然有点点羞红的意思。

“下去做什么?”我再问道。

“上厕所,总行了吧!”说到这里,张婉清白了我一眼。

看到张婉清这望着我的目光,我顿时也有些尴尬。不过,我这还是马上站起了身来,起来扶着张婉清。

张婉清的身体还在恢复中,此时,还是非常虚弱的样子。

我这一上前来要扶着张婉清,她也没有反对,任我扶着她。

我们两人一起来到了医院里的女厕,我站在门口,有些不敢进去了。

尼玛,虽然这是大半夜的,但是,我这一大老爷们的还是不敢进女厕的。我这要是进去了,里面有人的话,岂不是把我当成偷窥的变态流氓了?

我站在女厕的门口没有进去,而这时,张婉清却突然喊了口,而她这所说的话,也是让我大惊。

“你跟我进去!”张婉清对我如是说道。

“进去?不行!我是男人,怎么能跟你进去?”我此时可是极为坚决的口气道。

“你跟我进去,快点!”张婉清突然有点强制且坚决的口气对我说道。

“小师傅,你说吧,你该不会是想让我跟你进去,然后你再对我做什么不好的事吧?”我有些防备道。

“你这混蛋,想什么东西呢?脑袋里全都是些不健康的东西!”张婉清朝我怒声喝道。

“不健康?怎么可能会不健康呢!”我也是有些抱怨道,“小师傅,你真的保证,我跟你进去了以后,你不大喊抓色狼抓变态嘛?”

张婉清脸上微微一怔,好似此时这才意识到我刚才所说的不好的事跟她所想的不好的事根本就不是同一件事!

“你跟我进来,别废话!”张婉清对我如是说道。

“可是,这里面要是有人呢?”我再防备道。

“这大半夜的,哪里怎么可能还有人呢?你跟我进去,我们先问一下,要是有人,就先不进去,怎么样?”张婉清还在继续劝说我道。

“恩,好吧!”我也点头道。

听到张婉清的话,我这也跟在她的身后,朝这女厕里走了进去。

我要是说真心话的话,我还真是怕张婉清鄙视我,但说真的,我还真的想到女厕所里去看看的!

我们两人一起来到了这女厕里,张婉清喊了一声,这女厕里根本无人应声。

“没人吧?跟我一起进来吧!”张婉清对我说道。

“小师傅,既然都已经到到了厕所了,你就自己进去不就好了?”我朝张婉清说道,这女厕我进都进了,让我继续待在这里的话,我还真的是觉得很别扭的感觉。

“你在这里给我等着!”张婉清陡然对我一阵怒声道。

好吧!

你让我在这里等着,我就在这里等着!

听到张婉清的话后,我可是也极为老实的就在这厕所里站着。

张婉清进了这厕所里的小格间里,她这先是探着头出来,好似怕我离开了似的,同时,她这小脑袋望了一眼我,她的脸上也是说不出的羞涩难当。

见到这里,我的心头也是一怔。

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张婉清难不成是因为害怕才让我陪着她的!

看来,这大概正是先前我所说的,这张婉清小时候在医院里可是有着一件很深的阴影的事,所以才让她对这里极为的排斥和恐惧。

而就在我想到这里时,我的耳侧突然传来了一阵唏嘘声音。

这不就是女人撒娇的声音?

要说这声音的话,我也是很熟悉的,说起来其实也很简单,我先前可是偷听过姐姐嘘嘘的,这种事实在是太变态了,我可是没告诉过任何人的。

张婉清这撒尿结束后,也站起了身来拎起了自己的裤子。紧接着,她这一转头,脸上更是羞红的望着我。

张婉清从厕所里的格子间里走了出来后,便对我说道:“好了,我们走吧!”

我应了一声,这才扶着张婉清从厕所里走了出来。

章节目录

邻家姐姐十八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免费网只为原作者彼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彼岸并收藏邻家姐姐十八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