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晨这一见到我此时这装出来的很是疼痛的模样,眉头也是紧锁,同时,心头恐怕也是在自责着。

我的这胳膊可是因她而受的伤,现在,我这又是因为被她给咬了,所以又给再伤到了。既如此,她的心里怎么可能好受?

当张晨把我的伤口给包扎好了以后,我稍微活动了一下胳膊,这才对她说道:“先前你答应过我的,可不能忘了!”

“我知道了!”张晨一说到这里,便转身离开了。

见到张晨一副不是很高兴的离开,我也没有多说什么,反正,她这答应就好。至于,她这说的是不是真的,等晚上我不就见到了嘛?

张晨上学去了,我自然也是要到学校去的。

来到学校,这次,我的心情可是要比先前上学校都要轻松太多。

f师范那边的事暂时已经解决了,刑大冬暂时不会找我们四中天阳帮的麻烦,同样的,身为这刑大冬的手下,王帅跟王大兴两个人,自然也不敢不听从他们老的话,来四中跟我捣乱。

现在,恐怕最想哭的就是这王帅了,四中的地位他已经保不住了。他这本想是让f师范的王大兴跟刑大冬来插手这件事好让我好好的碰一鼻子灰的,可是,这残酷的现实却让他知道,他的阴谋完全没有得逞。

想当初,这王帅能在f师范当上这三王会的三把手,除了自己每月能够向刑大冬上缴一部分不菲的孝敬外,自然,这王帅原本还是四中的老大。虽然他已经离开了四中,但是这四中几乎还是在他的掌握下。基于这两天,刑大冬才会让王帅在三王会插上一脚,给他一点地位的。

而现在呢?

王帅一来无钱,二来失势,两者皆无的他,即便是在刑大冬的面前拍马溜须,恐怕也是无济于事的。

他的这个所谓的三把手的位置,怕是保不了多久的。

我跟刑大冬可是约好了还有下一次交手的,这次,我们两人全都打成了平手,再有下次的话,恐怕就真的是性命相搏了。

我到学校里可是做足了一个好学生的本分,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而等我中午时,我可是赶往了张家武馆。

许久没有再来张家武馆,如今,我每次来到张家武馆,可都是会受到极为热烈的人潮欢迎的。

“婉清师傅在不在?”我刚一来,便朝其中一人问道。

我虽然得到了这省武术冠军的宝座,但这可全都是在张婉清未能出手的情况下,我偷拿到的这一殊荣。而且,我跟刑大冬两个人打成了平手,在这件事上,我可还是要请教张婉清才行。

询问了一番,这张婉清并不在武馆里。

她既不在,我则找到了张铭馆主。

张铭馆主一听我的话,也是一惊,似乎有些不相信的口气道:“什么?你是说你还要在武馆里修行一个月的时间?”

“是的,希望馆主能够同意!”我很是真诚的口气道。

“让你在这里修炼自然不是问题,只不过,你要告诉我,你为什么会有这个打算的?”张铭馆主朝我问道。

“王阳不敢隐瞒,有一个拳击手跟我邀战,上次我跟他动手,我们两人打成了平手。要是我输了的话,我们很多人都会被他们的人欺负!如果我赢了,我们以后就井水不犯河水!”我朝张铭回道。

虽然我这跟张铭说也不是特别的清楚,但是,在张铭馆主的面前,我可是不敢有丝毫的撒谎。

“你跟他之间到底是怎么结怨的?”张铭馆主再朝我问道。

“是他的手下找我们的麻烦,我不得已才出手教训了他的手下!我们两人打了半个小时,最后打成了平手!”我对张铭说道。

张铭一听我这么说,倒也不疑有他。

毕竟,我可是从我们张家武馆里走出来的人,张铭对我的品性还算是了解的,而且,是人都是有这一种心理,那就是护短。虽然我已经离开了张家武馆,但是,张铭还是待我如己出,并未有丝毫见外的样子。

“你还能记得你们两人出手的时候,他是如何出招的嘛?”张铭朝我问道。

“他用的是拳击,我是张家拳还是刺手!”我如是道。

“拳击?”

“是的!”

“你把他使拳的招数打给我看看!”张铭再说道。

我听到张铭这么说,心想恐怕是张铭真的想到了什么也不一定的。就这样,我在张铭的面前,把我所见到这刑大冬所打的招数全都给施展了出来。我虽然跟这张铭接触的时间不算长,但是,他的这招数动作可是全都逃不脱我的眼睛,本来我就是用这极强的武术底子,这一模仿起刑大冬的出拳来,自然也是极为的简单。

我把刑大冬的速度和力量也都同样给模仿了出来,只不过,我不是本身打拳击的,所以,我这真的打起来跟刑大冬还是有着一丝的差距的。

“好了,馆主!”我对张铭手道。

“你现在再用刚才的拳法来打我试试!”张铭对我说道。

“我……”

“怎么?你还怕打到我不成!”张铭朝我一笑,“好了,你放心的来吧,没事的,要是你能伤到我的话,我的这馆主岂不是要让给你来做了?”

听到张铭这么说,我的心头这才放了下来。

“好,馆主,我得罪了!”话一说完,我便直接挥拳而上,朝张铭直接冲了过来。

张铭刚才这虽然对我说话的时候倒是很轻松的样子,只不过,当我这真的是朝他冲了过来,他的神色也还是稍微有一丝的慎重。

我以着刑大冬的拳风朝张铭袭去,可是,就在我的这拳头刚一击在张铭的身上时,顿时,我这可是清晰的感受到,我这本是蕴足了我七成力气的一拳,竟然在张铭的面前好似软绵绵的无法使出一分力似的。

“怎么?没吃饭嘛!你的力气我可是知道的,不要想在这里偷鱼!”张铭对我一阵教训道。

我一咬牙,好,这可是你让我动手的!

一想到这里,我此时可是不在留手,拳头可是狠狠的朝前猛的轰上。

砰的一声,就在我的这拳头朝张铭的面前轰上时,我只觉得自己的手此时好似被一条泥鳅给粘住了一斑,紧接着,我的这一只拳头在这泥鳅的粘贴下,直接撞在了自己的另外一只拳头上。

砰的一声,我的拳头打在了自己的小臂上。

我的这肩部相连的胳膊受了伤,如今这伤还没好全,

张铭也不知道我此时受了伤。不过,我这拳头猛的一下打在了自己的胳膊上,这疼的还是让我不仅牙齿一咧。

“你在做什么呢?”就在这时,一阵怒喝声突然响了起来。

听到这一阵怒喝声时,我也是猛的一震,这人,不是张婉清是谁?

我这一回头,就见此时这张婉清正从外面走了过来。

“好啊,王阳,你竟敢对我爷爷出手,我看你是皮痒了是不是?”张婉清这对我一阵怒声咆哮,紧接着,就跟一只母老虎一样,朝我冲了过来。

“喂,婉清师傅,你误会了,你误会了!”我此时可是一阵惊慌道。

我这想要躲开,可是,这张婉清哪里肯放开我?

好嘛!

我可是知道了,这张婉清完全是想找我的麻烦,好来教训我一把!

这母老虎是谁?

是张婉清啊!

她想教训我,我就只能任她欺负了好一会,最终,等她把我给欺负够了,我这才能消停一会。

不过,这馆主张铭也是够意思的,就这样的看张打我?把我当猴耍了啊!张晨这一见到我此时这装出来的很是疼痛的模样,眉头也是紧锁,同时,心头恐怕也是在自责着。

我的这胳膊可是因她而受的伤,现在,我这又是因为被她给咬了,所以又给再伤到了。既如此,她的心里怎么可能好受?

当张晨把我的伤口给包扎好了以后,我稍微活动了一下胳膊,这才对她说道:“先前你答应过我的,可不能忘了!”

“我知道了!”张晨一说到这里,便转身离开了。

见到张晨一副不是很高兴的离开,我也没有多说什么,反正,她这答应就好。至于,她这说的是不是真的,等晚上我不就见到了嘛?

张晨上学去了,我自然也是要到学校去的。

来到学校,这次,我的心情可是要比先前上学校都要轻松太多。

f师范那边的事暂时已经解决了,刑大冬暂时不会找我们四中天阳帮的麻烦,同样的,身为这刑大冬的手下,王帅跟王大兴两个人,自然也不敢不听从他们老的话,来四中跟我捣乱。

现在,恐怕最想哭的就是这王帅了,四中的地位他已经保不住了。他这本想是让f师范的王大兴跟刑大冬来插手这件事好让我好好的碰一鼻子灰的,可是,这残酷的现实却让他知道,他的阴谋完全没有得逞。

想当初,这王帅能在f师范当上这三王会的三把手,除了自己每月能够向刑大冬上缴一部分不菲的孝敬外,自然,这王帅原本还是四中的老大。虽然他已经离开了四中,但是这四中几乎还是在他的掌握下。基于这两天,刑大冬才会让王帅在三王会插上一脚,给他一点地位的。

而现在呢?

王帅一来无钱,二来失势,两者皆无的他,即便是在刑大冬的面前拍马溜须,恐怕也是无济于事的。

他的这个所谓的三把手的位置,怕是保不了多久的。

我跟刑大冬可是约好了还有下一次交手的,这次,我们两人全都打成了平手,再有下次的话,恐怕就真的是性命相搏了。

我到学校里可是做足了一个好学生的本分,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而等我中午时,我可是赶往了张家武馆。

许久没有再来张家武馆,如今,我每次来到张家武馆,可都是会受到极为热烈的人潮欢迎的。

“婉清师傅在不在?”我刚一来,便朝其中一人问道。

我虽然得到了这省武术冠军的宝座,但这可全都是在张婉清未能出手的情况下,我偷拿到的这一殊荣。而且,我跟刑大冬两个人打成了平手,在这件事上,我可还是要请教张婉清才行。

询问了一番,这张婉清并不在武馆里。

她既不在,我则找到了张铭馆主。

张铭馆主一听我的话,也是一惊,似乎有些不相信的口气道:“什么?你是说你还要在武馆里修行一个月的时间?”

“是的,希望馆主能够同意!”我很是真诚的口气道。

“让你在这里修炼自然不是问题,只不过,你要告诉我,你为什么会有这个打算的?”张铭馆主朝我问道。

“王阳不敢隐瞒,有一个拳击手跟我邀战,上次我跟他动手,我们两人打成了平手。要是我输了的话,我们很多人都会被他们的人欺负!如果我赢了,我们以后就井水不犯河水!”我朝张铭回道。

虽然我这跟张铭说也不是特别的清楚,但是,在张铭馆主的面前,我可是不敢有丝毫的撒谎。

“你跟他之间到底是怎么结怨的?”张铭馆主再朝我问道。

“是他的手下找我们的麻烦,我不得已才出手教训了他的手下!我们两人打了半个小时,最后打成了平手!”我对张铭说道。

张铭一听我这么说,倒也不疑有他。

毕竟,我可是从我们张家武馆里走出来的人,张铭对我的品性还算是了解的,而且,是人都是有这一种心理,那就是护短。虽然我已经离开了张家武馆,但是,张铭还是待我如己出,并未有丝毫见外的样子。

“你还能记得你们两人出手的时候,他是如何出招的嘛?”张铭朝我问道。

“他用的是拳击,我是张家拳还是刺手!”我如是道。

“拳击?”

“是的!”

“你把他使拳的招数打给我看看!”张铭再说道。

我听到张铭这么说,心想恐怕是张铭真的想到了什么也不一定的。就这样,我在张铭的面前,把我所见到这刑大冬所打的招数全都给施展了出来。我虽然跟这张铭接触的时间不算长,但是,他的这招数动作可是全都逃不脱我的眼睛,本来我就是用这极强的武术底子,这一模仿起刑大冬的出拳来,自然也是极为的简单。

我把刑大冬的速度和力量也都同样给模仿了出来,只不过,我不是本身打拳击的,所以,我这真的打起来跟刑大冬还是有着一丝的差距的。

“好了,馆主!”我对张铭手道。

“你现在再用刚才的拳法来打我试试!”张铭对我说道。

“我……”

“怎么?你还怕打到我不成!”张铭朝我一笑,“好了,你放心的来吧,没事的,要是你能伤到我的话,我的这馆主岂不是要让给你来做了?”

&

nbsp;听到张铭这么说,我的心头这才放了下来。

“好,馆主,我得罪了!”话一说完,我便直接挥拳而上,朝张铭直接冲了过来。

张铭刚才这虽然对我说话的时候倒是很轻松的样子,只不过,当我这真的是朝他冲了过来,他的神色也还是稍微有一丝的慎重。

我以着刑大冬的拳风朝张铭袭去,可是,就在我的这拳头刚一击在张铭的身上时,顿时,我这可是清晰的感受到,我这本是蕴足了我七成力气的一拳,竟然在张铭的面前好似软绵绵的无法使出一分力似的。

“怎么?没吃饭嘛!你的力气我可是知道的,不要想在这里偷鱼!”张铭对我一阵教训道。

我一咬牙,好,这可是你让我动手的!

一想到这里,我此时可是不在留手,拳头可是狠狠的朝前猛的轰上。

砰的一声,就在我的这拳头朝张铭的面前轰上时,我只觉得自己的手此时好似被一条泥鳅给粘住了一斑,紧接着,我的这一只拳头在这泥鳅的粘贴下,直接撞在了自己的另外一只拳头上。

砰的一声,我的拳头打在了自己的小臂上。

我的这肩部相连的胳膊受了伤,如今这伤还没好全,张铭也不知道我此时受了伤。不过,我这拳头猛的一下打在了自己的胳膊上,这疼的还是让我不仅牙齿一咧。

“你在做什么呢?”就在这时,一阵怒喝声突然响了起来。

听到这一阵怒喝声时,我也是猛的一震,这人,不是张婉清是谁?

我这一回头,就见此时这张婉清正从外面走了过来。

“好啊,王阳,你竟敢对我爷爷出手,我看你是皮痒了是不是?”张婉清这对我一阵怒声咆哮,紧接着,就跟一只母老虎一样,朝我冲了过来。

“喂,婉清师傅,你误会了,你误会了!”我此时可是一阵惊慌道。

我这想要躲开,可是,这张婉清哪里肯放开我?

好嘛!

我可是知道了,这张婉清完全是想找我的麻烦,好来教训我一把!

这母老虎是谁?

是张婉清啊!

她想教训我,我就只能任她欺负了好一会,最终,等她把我给欺负够了,我这才能消停一会。

不过,这馆主张铭也是够意思的,就这样的看张打我?把我当猴耍了啊!

章节目录

邻家姐姐十八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免费网只为原作者彼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彼岸并收藏邻家姐姐十八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