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泰被伤,还被张婉清这一推荐,这牲口可是完全的痛晕了过去。

既是痛晕了过去,这对他来说,可也是一件好事。

若是这畜生此时这还是在醒着的话,恐怕,现在他身上这疼的,可就是有够他慢慢好受的了!

张婉清刚把慕容泰给打倒了,紧接着,她这马上可就是来到我的身前来,一阵关切的询问我的情况。

“王阳,你怎么样了?”张婉清朝我问道。

“我……”

我此时身上这可真的是痛不可支,不等我的这话说完,张婉清这可连忙就去找了医生。

就在张婉清这刚来到我的身前询问我的情况时,被张婉清给伤到了的慕容泰可是被他原先派来的人给抓走了了。

而张婉清这刚一查看我的情况后,紧接着,这就是朝病房外冲了出去,这就是给我找医生去了。

等到医生过来,再给我这一阵检查,许多次这可是重新的缝针治疗。

一直等到医生离开后,张婉清这可就是一阵极为笃定口气的对我说道:“出院!”

出院?

我一听张婉清的这话,我可是完全惊住了。

“现在出院?”

“就是现在!”张婉清很是笃定的口气对我说道。

听到我要出院的这消息,这惊的可不仅是我一个人,这给我办理出院手续的前台医生也是很吃惊,同时也是在说着让我千万在医院里好好的养病,不能离开。

张婉清这说要我出院,我也不是不明白她的意思,刚才,她这只是出去一会而已,慕容泰这就已经进来教训了我。而且,慕容泰这可还是有着不少的手下的。张婉清是强,但是,正所谓双拳难敌四手,这又是在别人的地盘下。而且,张婉清也清楚的知道,自己这刚才可还是动手把慕容泰给好好的教训了一把。

慕容泰这货,绝不可能这样善罢甘休的!现在选择离开,或许是一个最为明智的决定,要是再等的话,怕是会出现更大的麻烦的!

张婉清这就是要带着我离开,虽然她这在架着我的时候,也是弄疼了我,但是,她这一阵小心翼翼的,尽量不触碰到的伤口。这次,张婉清可是完全的为我着想,也是完全的在为我考虑。

想到张婉清,再想到先前我竟然那么对她,我的心里真的是有些不忍和自责。

“小师傅……”

“好了,现在什么话都不要说!”张婉清对我一阵笃定的口气道。

见张婉清这么说,我也闭上了嘴。

我们这出了医院后,张婉清便是打了一辆出租车,这说是我们包车回到F市,不过,这出租车司机可是不干。

张婉清即便是开了不错的价格,这司机还是不愿意。

“这边门口的都是跑短途的,不是跑长途的!”司机师傅对我们说道,说要是找跑长途的司机,要到火车站那边。

见到这里,我们也没得办法。

让出租车司机把我们动到了火车站,这路上,我可是跟张婉清说要跟蓝菲琳打个电话。

张婉清见我这么说,也没有阻拦。

只是,我再给蓝菲琳打电话的时候,蓝菲琳竟然没有接。

我不知道蓝菲琳这边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我住院的这几天里,除了第一天蓝菲琳一直都在医院里陪着我,一直到现在,蓝菲琳可是都没有再出现。

我也不知道蓝菲琳这边到底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要不是出了问题的话,她怎么会这么长时间不来见我的?

一想到这里,我的心里可真还真的是有些担心的。

只是,我这即便是担心也是没的用的,我现在的这副状态,可是什么都做不了的,只能在这里干着急而已。

“电话没通?”张婉清朝问道。

“不是,是没人接。”

张婉清应了一声,这也不再继续说了。

我们这到了火车站,找了好久,这才找了一家愿意把我们带到F市的出租车。

这一路上,我跟张婉清两个人这几乎也是没怎么说话。

三个多小时后,我们这终于来到了F市的张家武馆。

我们这一来到武馆后,馆主张铭给了出租车司机前后,出租车司机离开,众人这可是马上就把我给送到了房间里去。

众人把我给送到了武馆里,这几天里,张婉清早就是在电话里把我跟她的情况告诉了张铭馆主了。

本来,张铭馆主心到我们两个人没事便好,只等我身上的伤养好了以后,让张婉清把我带回到F市就好,哪里会想到竟然还有这等事。

“好了,婉清,你也累了这么长时间里,你先回去休息吧!”张铭如此对张婉清说道。

张婉清应了一声,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去了。

紧接着,张铭这才对我询问了具体的情况。

见到张铭的这副模样,我知道,他这是在担心,担心我跟张婉清两个人会不会因为我们两人的这事惹出来什么麻烦。我知道这慕容泰肯定是有靠山的,不过,这货即便是再有靠山,这货可不是什么玩意。

我们这人打都已经打了,还能怎样?

我把情况又跟张铭说了一遍,等我这把情况全说完了以后,张婉清这也是朝我点了点头,也没有再跟我继续谈论这个话题,而是让我好好的休息。

张铭馆主他们这询问了我们的情况后,便转身离开了。

我在张家武馆里休息,但心里这可是一直都无法完全平静下来,我这心里所想的,绝对不是我自己的情况,而是这蓝菲琳到底是什么情况,她人现在在哪里。要是我人在h市,也知道她在那里的话,即便是我的身上不能下床,不能去保护她,但是,只要是我这能在h市,就感觉她是在我的身边,她没事,我就安心。

而现在,我已经是人不在h市,人都已经回到F市,而现在,我却还不知道她人现在是在哪里,又是在做什么事,这种情况,我当然是非常的担心。刚开始的时候,我这还不觉得,可是,等我这真的是回到了F市,就在这时,这种担心和担忧却是越发的剧烈。

我躺在床上,这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我这给蓝菲琳打了电话过去,但她这一直都还是不接我的电话。

意识到这里,我的心里这可是越发不淡定了。

一直等了这么长时间都不见蓝菲琳的消息,我这一阵担忧着,大概是等了有两个小时的时间,突然一阵极为急促脚步声一阵响了起来。听到这声音时,我这本来就是没有什么睡意,也从床上坐了起来。

“小阳!”

一听这声音,我自然这一下就就听了出来,这声音的主人是刘慧!

刘慧大概也是得到了张铭馆主的通知,这也是一阵慌里慌张的就赶了过来。一见到我此时这坐在床上,刘慧刚一过来,这可就是一把把我给抱在了怀里。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刘慧很是急迫和担忧的口气。

“慧姐,你放心,我没什么事的!”我这朝刘慧一阵宽慰道。

只是,现在的这刘慧见到此时的我,心里哪里能平静的下来?我在宽慰这她,她也是不听。

我这一阵无奈便只有是把我在h市的那些事告诉了她,不过,我这却没有我是或跟慕容泰的事,免得她担心。

刘慧对我已经是够好,几乎可以说是不能再好了。

这次,是我的事,我不想连累她。要是慕容泰这货真的想来报复我,我可是绝不会让他碰刘慧和珍珍的!

我把当时的情况告诉了刘慧,刘慧听后,这也还是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

“不管怎么说,你现在没事就好!”刘慧如是道。

就在刘慧这一阵关切的照顾着我的时候,张婉清此时这也来了。不过,张婉清这小娘们一过来的时候,她的这目光望在刘慧的身上,可是有些不善的。也不知道这小娘们到底是在想的什么东西。

“你是不是想让他身上的伤更严重一些?”张婉清这刚一过来,就对刘慧说道。

我和刘慧都是一怔,就听张婉清又再说道:“她身上的伤口线是刚又缝合上去的,你这随便的动她,抱他,都是很危险的!”

“哦,对不起,小阳,你没事吧!”刘慧一听张婉清的这话,可是连忙朝我一阵道歉,接着又是给我这一阵检查着身子有没有事。

“慧姐,你放心,没什么事的!”我对刘慧说道。

我这还有些纳闷了,这只不过就是抱一下而已,我的身上是稍微有些疼,但有这么大惊小怪的吗?

或许,张婉清这么在意刘慧刚才抱了我,根本不是在担心刘慧这抱了我一下弄严重了我身上的伤口,而是因为这拥抱的本身?

这样想,真的合乎情理吗?

这个念头刚一浮现在我的脑海里,我这可是连连的就要把这念头从我的脑海里一阵甩弄出去。

我这难道是摔坏了脑袋不成,这怎么还在这里一阵胡思乱想着呢?

我这连连的把这个很是荒唐的念头甩出了我的脑海里,紧接着,我这就是跟刘慧聊起了最近的情况。

等到要走的时候,刘慧说是要把我带回到她家里去休养。

这本是再过合情合理的事了,不过,一听说要带我走,张婉清竟是有些不愿意了,说是要我在张家武馆里养伤。

尼玛!

张婉清这小娘们到底是什么情况?

她这到底是怎么了!先前,我可是从来没见过刘慧的这模样,她这一阵不让我过去,这是在想搞什么?

就在我们这一阵僵持的时候,张铭来了。

刘慧跟张铭说要把我带回去休养的事,张铭自然是同意的。

不过,即便是见到了自己爷爷开口了,张婉清似乎还是不愿意妥协,但是,她这即便是不想妥协,也是完全没的办法,只能听从自己爷爷的话。在武馆里的人把我给送出来的时候,张婉清并没有出来送我。

没见到张婉清,我也没有太过在意。

就在这一上车,刘慧可是对我一阵笑说道:“小坏蛋,你在h市的时候,是不是对张婉清做了什么?你应该也是看了出来了吧?这张婉清可是很舍不得你呢!说,你们这到底是做了什么了?”

“慧姐,我对你可是完全的交代了,我真的是什么都没有做啊!”我也是一阵无辜道,这次,我对张婉清,真的是什么都没做。

不过,就在刘慧说到这里的时候,我的脑海里突然想起了一个表情来。

在医院里,就在我这刚受伤的时候,蓝菲琳可是在病房里一阵好生活的在照料我,特别是在蓝菲琳这担心的一阵趴在我的身上的时候,我好似这无意间见到了张婉清的这目光望在我们的身上。

这目光中的神色,可是绝对跟平日里的完全不同,这么说来想来的话,好似,当时张婉清看向我们的目光时,这神色,好像还真的好是有那么一点点不开心和难受的意思吧!

章节目录

邻家姐姐十八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免费网只为原作者彼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彼岸并收藏邻家姐姐十八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