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发的毒誓,你可以要记清楚了!”我对慕容泰再一次郑重声道。

“你还废什么话,还不快点把东西给我?”慕容泰朝我一阵喝道,见我这迟迟的不把所谓的解药给他,慕容泰可是有些着急了。

“你走吧!”我对慕容泰说道。

“走?解药呢!”慕容泰有些着急了。

“你刚才吃的东西,根本就不是毒药,而是感冒灵而已!”我对慕容泰把实话说了。

一听我这话,慕容泰心里这个气啊!

“他妈的,你说什么?那刚才我身上这是怎么回事?”慕容泰一听我给他吃的不是毒药,这货可是对我就马上一阵怒声咆哮吼道。

“怎么,不然的话,我先你给吃一颗毒药,再给你解药,你愿意吗?如果你愿意的话,我现在就去给你拿!”我对慕容泰说道。

慕容泰一听我这话,还是一副愤恨万分的模样望着我。

“蓝菲琳是你的未婚妻,而我救了你的未婚妻,你就是这样来报答的?”我朝慕容泰再说道。

说到这番话的时候,我的心里这可也是一阵怒气升腾。

蓝菲琳是我的女神,是我喜欢的女人,而现在,我竟然把她说成好似是别人的东西似的,这种感觉,真的是太尼玛的难受了!不过,我现在这可不是为了自己考虑,而是为了身边的珍珍还有刘慧,我必须要这样说!

“你对我未婚妻到底是在打着什么主意,我会不清楚?少他妈在这里跟我扯淡了!”慕容泰还是不依不饶道。

你妹的,老子这才刚说了一句你的未婚妻,你这用的可真快,竟这马上就直接接口过去,说她是你的女人!

“女朋友吗?我是有女朋友的人,何必还要去贪恋你的未婚妻?你有见过我这段时间跟纠缠过你的女朋友不成?”我朝慕容泰冷声道。

“你要不是纠缠她的话,为什么会去给她做保镖的?”慕容泰说到这里,嗓门可是又高了几分。

见到这里,我这似乎也明白了过来,慕容泰这气愤我的,就是因为我去做了蓝菲琳的保镖,跟她接触了。再加上,我上次在他们家里的出风头,一股子好似要为蓝菲琳连命都不要的样子,可是让他尝够了屈辱的滋味,他这必然也是认为我对蓝菲琳心存不轨,这才想要来跟我拼命的。

“你要搞清楚状况,并不是我要去保护她的,也不是我要去找她的!是市长委托我们两个人去的,你要是不清楚的话,可以去找市长。而且,因为这次有很大的风险,本来我还是不想去的。因为市长开的条件还算丰厚,我这才跟女朋友一起去保护她的!我们两人当时都是跟市长立下过军令状的人,这要是真的让蓝菲琳蓝小姐受了伤,我们回来后,怎么向市长大人交代?”我对慕容泰如是道,“要不是因为这样,我怎么可能受了这么重的伤,还要我们武馆花钱来给我专门找人照顾!你应该调查过我家里的情况,你觉得我能住的起这样的房子吗?”

我这么一说,先是把刘慧还有珍珍跟我的关系给撇了干净,保证这畜生以后不会来找我们的麻烦。同时,我这把保护蓝菲琳的这‘前因后果’全都告诉了慕容泰,这还清楚的对他多,要是他不相信我说的话,大可去直接问市长大人。

见我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慕容泰这好似才终于相信了我的话。

慕容泰这冷哼一声,说以后都不想再见到我了,这才转身离开。

慕容泰这一走,我的心这才终于放了下来。

屈辱,草泥马的屈辱!

今日的耻辱,我会记得的!慕容泰,你他妈的老子总有一天一定会让你这畜生跪在老子的面前的!

就在慕容泰这一走了,柳倾城和珍珍这才敢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幸好这两个小丫头刚才都没有出来,要是她们两个人这一出来的话,可就真的是乱了套了!

“小阳哥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珍珍朝我问道。

柳倾城和柳倾国以及珍珍她们三个人的目光全都望在我的身上,我知道她们想从我这里知道情况。

但是,我现在真的是半点的兴趣都没有。

“我累了,想要休息一会,等我休息好了,我再把所有的事情全都告诉你们,好不好?”我对她们三人说道。

见我这么说,她们三个人也都没有再跟我继续的纠缠着。回到了房间里,我躺在床上,心里可真的太不是滋味了。

这种感觉,要我跟谁去说!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何况,我可不想让刘慧和珍珍还有柳倾城姐妹一起四人也卷入到这里来。

至于张婉清,这小娘们现在人在张家武馆里,莫说慕容泰敢不敢带人去了。要是他这真的是带了人去的话,恐怕他带去的人,都没几个人能够全身而退的!

我的心里极是烦躁,在床上躺了好一会,这才终于睡着了。

我也不知道自己这到底是睡了多长时间,而就在我这刚一醒的时候,可也是被床头的珍珍给惊了一跳。

这小丫头,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跑到我床头的!

“珍珍,你怎么在这?”我朝珍珍问道。

“我来这里看着小阳哥哥你的啊,珍珍还等着你跟我说你事呢!”珍珍一副很是认真的口气道,看来,这小丫头还真的是今天闯过来的慕容泰很是在意。

“再等一会呵,等会人全头齐了,我再说。免得我现在跟你说了,然后还要跟她们再说一遍。我还有些困,想再休息一会了。”说到这里,我便又闭上了眼睛。

珍珍见我这么说,很是不高兴的哼了一下,这才走出了我的房间。就在珍珍这刚一走出了我的房间,我的眼睛此时也睁开了。

这事,说起来,只会是戳起我的伤心处!

不过,我现在不说,还是不可能就这样躲掉的。

晚上,吃饭的时候,刘慧自然也在。

这样,就在众人这都在,目光全都望在我身上的时候,我这也是没躲掉,便把事情跟她们说了。

不过,我这说出来,自然也是稍微做了点加工,就说是这慕容泰自己贪生怕死,还以为我跟她未婚妻有什么不轨的事才来找我报复的。同时,我还说在医院里的时候,这货对我出了手,又被张婉清给教训了。

如是云云,我把事情全都说了出来后,他们这目光望在我的身上,这神色也都是显得有些怪怪的。

“小阳哥哥,你在医院里的时候没有事情吧?”珍珍再担心的朝我问道。

我这一伸筷子,用末端在这小丫头的脑袋上敲了一下。

“你在想什么呢?我要是有事的话,你现在还怎么能看到我呢?”我朝珍珍笑道。

珍珍这一撇嘴,好似很委屈的样子,不服气的说道:“人家不是那个意思嘛!”

我也不管珍珍这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了,而就在我们这继续吃着饭,房门可是突然又被人给敲响了。

听到这里,我的心头这自然而然的就是稍微有些担心。

现在,该不会是慕容泰这孙子又来了吧!

本来珍珍这想去开门的,还是柳倾国去的,而就在柳倾国在外面问过了门,等他们这一进来,我见到这来人,也是一惊。

这来人,竟然是张婉清!

“你怎么来了?”一见到张婉清,我也是惊道。

“怎么?难道我就不能过来看看了吗?”张婉清一上来,就是朝我一阵很不客气的口气说道。

“小师傅,我当然不是个意思了!”我连忙接口道。

章节目录

邻家姐姐十八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免费网只为原作者彼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彼岸并收藏邻家姐姐十八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