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不足80%的小可爱会看到此防盗内容哇

穿着抢险救援服的刑慕白扣好绳索就翻到了桥架的右侧,一点一点动作极其轻小地向左上方的女子所在的位置攀去。

林疏清从急救车上跳下来一眼就看到了桥架上正往轻生的女子靠近的那一抹橙色的身影,心口猛的一滞。

刚才接到电话后医院就派她过来现场待命,因为女人的手里有刀,情绪极其不稳定,随时会有生命危险。

林疏清仰着头,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离那个女人越来越近的刑慕白看,她的心都跟着他提到了半空,默默地祈祷千万要顺利,一定不要有事。

民警费尽口舌劝说女子,安抚着她的情绪,眼见就快要成功的劝说女子放弃寻死,结果桥下围观的人群中有个正被父母带着从这里经过的小男孩指着刑慕白,嗓音稚嫩而激动地大喊:“妈妈,蜘蛛侠!”

现场的所有人都屏住了气。

刑慕白心里咯噔一下,果然,想要轻生的女人扭过头看到刑慕白后情绪变的更加暴躁,她不断地尖叫,一冲动直接完全失去理智用右手拿的水果刀割了左手腕,随即松开环在铁架上的胳膊,人瞬间就向江水里栽去。

现场有的人被惊吓的唏嘘大叫。

几乎是在女子往下掉落的同时,本来在桥架上的刑慕白立刻把安全锁解开,紧随着跳了下去。

林疏清的神情一凛,“刑慕白!!!”扬声喊他之间她的人已经跑到了护栏那儿。

而跟林疏清一样担心刑慕白的消防队员们在紧张地喊出“队长”两个字后就立即转头从消防车里拿了工具就往能靠近河岸的地方飞快的跑去。

林疏清眼睁睁地看着两个人一前一后落水,看着刑慕白在水里奋力地向溺了水而出于本能胡乱挣扎的女人游去,她抓在护栏上的手指节都开始泛白。

这是与时间赛跑的生死大事,每一分每一秒都非常的重要。

十米……五米……三米……

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女人挣扎的力度越来越小,头已经没过了江面,只有两只手还在胡乱地拍打着,但幅度一下比一下微小,眼见就要沉到江里面去。

一米!!!

就快要抓到了!

刑慕白从身后伸出手,终于把已经昏迷的女人给抓住!

他很用力地扯住她,把人给抓牢,然后转了方向,拽着她拼尽全力向岸边划。

林疏清见状深深地吐出一口浊气,她转身往刚才那些消防员跑去的方向奔,冲旁边的护士招了招手,“拿上东西跟我过去!”

林疏清到岸边的时候消防队员刚从刑慕白的手里接过女人,林疏清语气快速道:“把人平放。”然后头也不回地喊人:“张恙!帮她止血包扎手腕上的伤口。”

说完林疏清就跪在地上,双手十指交叉相扣,对昏迷的女人进行胸外按压急救,做了三十下后林疏清松开手指,一点都不敢松懈地继续给女人做口对口人工呼吸。

来回反复几次,昏迷中的女人吐出被呛的江水,不断地咳嗽。

绷着弦等在旁边的人们终于松了一口气。

刑慕白全身**的站在林疏清的身旁,垂头盯着她纤瘦的后背看,栗色的长发被束成高马尾,因为她在急救,长发滑落到一边,随着她的动作不断地飘动。

正在慢慢恢复体力的他耳边还在嗡嗡地响,耳畔不断地回荡着刚才那一句声嘶力竭的“刑慕白”,怎么都消散不去。

魏佳迪走到刑慕白旁边,看到他手背上正在有血往外流,低呼了声,“赶紧让医生给你包扎一下。”

刑慕白抬起手,淡淡地看了眼伤口,不深。

回队里让医务室的王姨处理一下就行了。

他摇了摇头,“不用,一会儿回去……”

让跟过来的医护人员把女人抬到担架上的林疏清转身看向刑慕白,同时也注意到了他手背上被江水里不知道什么东西弄的伤口,二话不说扯住他的手指就低头查看起来。

刑慕白想抽回来,林疏清拧起眉心,语气很认真严肃道:“别动!”

刑慕白:“……”

旁边的魏佳迪还有一群消防员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林疏清头也不回,嗓音纯净透彻,像是清泠泠的泉水甘甜,“张恙!”

小护士跑过来,林疏清伸手,正欲要东西,很快手又落了下去,她皱着眉说:“算了。”

然后拉着他转身就走,“你跟我去医院一趟。”

旁边的一群消防员起哄似的“哦~”了一声。

刑慕白用力地把手抽回来,“谢谢,不过不用,小伤而已,我回队里……”

没等他说完,也没等林疏清用自己的法子逼他跟自己走,魏佳迪就推了刑慕白一把,哈哈笑着说:“刑队,咱们队里医务室的王姨这两天回老家了,你还是跟医生走一趟吧哈!别最后因为处理不及时感染了。”

杨乐也跟着频频点头,睁着眼撒谎:“对对对,队长,我妈回老家了啊!”

刑慕白:“……”真他妈的实力坑队友!

林疏清把目光转移到魏佳迪身上,终于露出些许笑,对他算是道谢般地点了点头。

魏佳迪一起头,其他队员更加放肆,全都推搡着刑慕白让他很林疏清走。

最后被不得不跟着林疏清上急救车的刑慕白一记狠厉的眼刀扫过去,他的队员们才转头跳上消防车离开现场。

在回队里的路上杨乐八卦道:“咱们队长是不是要告别单身了?”

了解一点情况的肖扬笑起来,“我觉得快了!你们都不知道,我住院的时候,林医生就向我打听过咱们队长的情况,什么现在有没有女朋友啦,什么之前有没有搞过对象啦各种问题只要是关于咱们队长的全都问了一个遍。”

“所以你一回队里就被队长给摁着惩罚了一番?”有人哈哈笑着幸灾乐祸道。

一众大小伙儿在车里吵闹笑骂着打趣,过了好一会儿,一直没有出声说话若有所思的指导员魏佳迪突然一拍大腿,豁然开朗:“我就说这个女医生在哪里见过!”

坐在他旁边的肖扬不解道:“不是我被送去急救的时候你见过吗?”

魏佳迪翻了个白眼,咧着嘴呵呵乐,“除了那次,还有一次。”

“上次焰色酒吧火灾,最后拉住老白的那个满脸都是黑灰的女人,就是这个林医生!叫……”魏佳迪仔细点想了想当时有个男人对刑慕白说话时提到的名字,“啊对,叫林疏清,是不是?”

他一脸笃定地扭头问肖扬。

肖扬愣愣地点头。

魏佳迪这么一说,参与那场火灾救援的其他队员也都想起了那一幕,瞬间明白。

只是还是有人不懂指导员怎么就能把人给辨出来。

魏佳迪哼了声,洋洋得意道:“这个林医生看老白的眼神很特别,就是那种……那种你们懂吧?”

队员们恍然大悟,队长的春天怕不是真的要来了!

魏佳迪哼着歌眯眼,如果第一次在医院里把老白叫去办公室说肖扬的病情还算正常,第二次火场外两个人只是露出了点异样,而今天这次,他敢打赌这个林医生绝对和刑慕白那家伙有猫腻!

……

另一边被迫去了医院的刑慕白直接被林疏清给摁在了急诊大厅的椅子上,她拿了要用的东西过来放到旁边,干脆利索地给他上药,包扎。

一系列的动作行云流水般熟稔。

完事儿刑慕白刚起身,话都没来得及说林疏清就匆匆忙忙对他说了句等下就小跑开,刑慕白望着她离开的背影正想要不要先回队里,结果就被人喊了名字。

是杨启华。

刑慕白见到他后微微颔首,礼貌地唤了声杨叔。

杨启华见他这身装扮,问:“这是又去出任务了?”而后注意到他被包扎好的手,“受伤了?”

刑慕白微微笑了下,“不碍事,就是划伤了一个小伤口而已。”

话音未落,林疏清的声音就从旁边响起:“谁说不碍事,江里的东西有多少细菌你知道吗?这种伤口不及时处理最容易发炎化脓。”

杨启华见林疏清满脸担心的模样,摇摇头失笑,虽然他没有结婚生子,但到底是活了大半辈子,明白着呢,这丫头的心思,他一看一个准儿。

这是瞧上人家这个队长了。

他摆摆手,“你们聊,我还有事,先过去了。”走了几步后又回头,对刑慕白说:“那个……慕白啊,有空让小清带你去我那里,咱们一起吃个饭。”

这话让刑慕白推脱不了也不能推脱,他点头应下:“好。”

林疏清把给刑慕白拿的消炎药递给他,嘱咐说:“回去记得按时吃药,剂量我都在药盒上写清楚了,再就是一定要及时去医务室换药清理伤口,千万别让伤口发炎。”

刑慕白“嗯”了声,说了句谢谢,然后道:“药费等我回去……”

“不用。”林疏清打断他的话,抬头冲他扬起一抹笑,眼神带着些许狡黠,说:“作为家属,你不用拿药费。”

他沉吟了片刻,说:“应该不会,不过也说不准,具体还是要听组织安排。”

林疏清暗自撇撇嘴,没再说话。

……

刑慕白把林疏清放到了医院门口就离开,在他回了中队把车停好往宿舍走的时候,兜里的手机嗡嗡震动了起来。

是一条短信,来自——林疏清。

啧。

刑慕白无意识地挑眉,胆儿倒是肥,撒谎骗他说手机没电也就算了,还趁机把他给她的备注给改了。

章节目录

他是我的荣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免费网只为原作者艾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艾鱼并收藏他是我的荣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