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有话要说:这年头,御姐配萝莉已经过时了,御姐配小白也被写滥了,再难有新意。现在最流行是:御姐配御姐!!哇咔咔咔咔~~~~~(我这点恶趣味哟……)

这章木啥意思,就当过度吧。慢慢来,不着急。

已经说过了,这是hc文,hc文的特点就是狗血加无聊!我老了,爱恨情仇折腾不了,所以,做做白日梦吧。

郎里格郎~~~靳欢颜转转眼珠,迅速变换了表情。迷人的微笑浮在脸上,眨动波光粼粼的眼眸,嚅动丰润诱人的双唇,吐出温软软,娇滴滴的声音:

“谢谢你的赞美哦……不过,如果你能帮我把绳子解开的话,我会更开心的。”

欧阳聪收手,坐回床上去,两臂撑在身体两侧,仍然用悠闲自在的神情看着欢颜。

欢颜的表情在脸上僵了一下,

“你能不能怜香惜玉一点啊?我这样很难受哎!”

跋扈的本色尽显。欧阳聪扑哧笑出来。

“本来没想绑着你的,我睡了一会,怕你从窗户跳下去,才绑起来。”

说着,绕到椅子后面解绳子。绳子开了,长时间反剪导致血脉不通,从而造成的麻痹乃至痛感瞬间而至,欢颜忍不住j□j了一声。

“我有病啊我跳楼……”

肩头上,却突然多了一双手,不轻不重的按住,然后捏起,慢慢揉搓。欢颜在椅子上坐着,一时有点懵。

给……给人质按摩的绑匪……你见过么?

欧阳聪站在欢颜后面,歪着头,笑吟吟的看着身前栗色的长卷发,两手从她肩上拢起,把柔滑的发丝握在手里感受了一下。

那个巧克力广告说什么来着?就是那种感觉。

欢颜调整了一下状态,清清嗓子,

“我们来谈谈吧。”

“谈什么?”

“谈你真正的目的,说不定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不必用这种极端的方法的。”

“我不知道啊,目的什么的,只有我们老大才知道。”

欧阳聪语气平淡,波澜不惊。

“你们老大?这么说,你是……?”

“我是喽罗。”

“呃……”

靳欢颜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了。欧阳聪弯下腰,收拾地上的绳子。

“这是哪里啊?”

换个话题。不过问完了欢颜也觉得有点可笑,这问题对于一个人质来说,太没有水准了。

“万江饭店。”

谁知道,欧阳聪很简单的回答了,这让欢颜很吃了一惊,而回答的内容,则让她更加的吃惊。

“万……万江?”

“嗯。”

“我家——哦不,靳氏开的万江饭店??”

“对啊。”欧阳聪仰起头。

“你绑架靳氏总裁,然后藏匿在靳氏开的饭店里?”

靳欢颜实在抑制不住自己的不可思议。

欧阳聪笑,“不行么?你难道不知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么?”

“那你怎么不带我去公安局局长办公室?”欢颜是无奈的无厘头。

“那里有门卫,不让进啊。”

欧阳聪一点也不恼,一本正经的答复。靳欢颜却觉得额头上的青筋都起来了。

“可是……可是你是怎么……怎么把我带到这里来的?”

欧阳聪指指墙角一个大箱子,“这一层住了一个过来演出的西洋乐队,我找了个乐器盒子,把你放进去,提进来的。当然,你家酒店的服务生帮了一下我的忙。”

优雅的微笑,耐心的解释。可是欢颜却觉得后背出了一层汗,指了指自己,

“把我放进乐器盒子?”

欧阳聪点头。

“你也太没有技术含量了吧?你不觉得那样很难受么?何况那个箱子那么小?”

连续三个问句,架势仿佛三娘教子。

“不会啊,我抱你出来的时候,你还哼哼呢,很舒服的样子。”

欧阳聪站起来,左手抱住右手的手肘,而右手里,晃着一截绳头。

“也就是说……”靳欢颜不得不再一次转换话题,尽力让自己平静,

“你们老大要绑架我,然后派你来了,你得手之后,把我带到万江饭店,是这样么?”

“嗯。”

“然后呢?”

“什么然后?”

“然后你下一步准备怎么办?”

“在这里看着你啊!一直到老大打电话通知我。”

“通知你什么?”

“通知我放了你还是撕票。”

欧阳聪嘴里说出撕票这个词的时候,一点都没有犹豫,那样的理所当然,神情轻松。好像不是在说一件残忍血腥的事情,而是喝杯茶那样的自然简单。

靳欢颜的脸色却发了青,瞳孔暗暗放大:

撕票?敢撕老娘的票?活得不耐烦了你们这些渣滓,也不去打听打听老娘是谁……等老娘出去让你们这群败类吃不了兜着走……一个黑社会收拾得跟白骨精一样……真是麻雀插个鸡毛掸子——愣充大尾巴鹰……

欧阳聪好奇的看着靳欢颜,看她半垂着头不说话,脸上的表情换来换去,一会咬牙切齿一会苦大仇深,趁她忙着,伸手就从肩膀上面越过,抓了一绺头发握在手里摩挲。

头发的主人吃了一惊,警觉的看着她,

“你干什么?”

“好滑哦,你用什么牌子的洗发水?”

欢颜呆了呆,抓住自己的头发,从对方的手里j□j,翻着白眼走开。

有病!!!

下班以后,靳语歌没有像往日一样留在公司里加班,家里已经天下大乱,她必须回去做定海神针。

不管是不是力不从心的。

车拐过弯道,慢慢靠近别墅大门,外表看来没有任何异常。靳语歌开门下车,定定神,往屋里走去。

一进门就听到奶奶带着哭腔的念叨,客厅里除了自家人,还有生人在。奶奶正是拽着一个年轻人的手在不断的重复一句话,

“你们快去找颜颜啊,她叫坏人绑走了……”

沙发上还坐着两个人,在埋头摆弄着固定电话,把它和个铁质的黑盒子用各种线路连在一起。其中一个,穿着熟悉的栗色皮茄克。

听见语歌进来,乔晓桥抬头看了看她,装作不认识一样继续着手里的事。靳老太太早就颤巍巍的扑了过去,

“小歌啊,颜颜叫人家绑走了啊……可怎么办呐?”

话没说完又开始抹眼泪。靳语歌扶着奶奶坐在另一边的沙发上,耐心的低声劝慰。

靳恩泰一语不发,分开两腿坐着,双手拄在拐杖上,雪白的头发丝丝不乱,抿紧的嘴唇透出迫人的威严。

“公安局没有人了么?竟然派个女人来……”

丝毫不顾及乔晓桥在场,靳老爷子以一个家长的绝对权威发表着自己的不满。

乔晓桥掀眼皮瞅了瞅那个倔强自负的老头,懒得搭理。

这样的情况她见得多了,实在犯不上浪费口舌争辩,反而在心里暗自冷笑:如果让你知道我和你孙女的关系,恐怕要脑溢血也说不定,还有工夫在这儿挑三拣四!

靳语歌装作没听见,一直和家里的老仆人周姨在安抚奶奶。

一会儿,晓桥和设备科的人布置好了电话监控仪,站了起来。

“武宽,今天晚上你就留在这,随时监控,一有情况马上报告,明天一早大伟来接班,晚上警觉一点,不准睡觉。”

“是。”

说完,仿佛靳家的人完全不存在一样,乔晓桥没跟任何人说一句话,带着跟她来布置仪器的人一起,昂然离开了靳家的别墅。

靳语歌看着她的背影消失,怔忪间,乱糟糟的脑子里,说不出是放松还是失落。

第二天刚到局里,乔晓桥同组的手下霍斌就来报告消息,

“头儿,王局叫你过去,听说这次的案子上边都知道了。”

“嗯?”

乔晓桥含着一口隔夜茶,拉开窗户对着办公楼后边的小花园噗的吐了出去,

“什么意思?上边?”

“昨天晚上市长亲自打电话给王局了,靳氏是知名的龙头企业,家族成员被绑架影响极坏,如果不能快点破案,咱全局遭k!”

乔晓桥龇牙咧嘴的把残存牙缝里的包子渣漱干净,茶杯重重的顿在桌上,转身去了局长办公室。

一推门,顶着一头半黑半白寸毛的胖局长正在讲电话,一派官腔。乔晓桥不屑的撇撇嘴,刚要带门走人,等他不忙了再来。王局长看见她,连忙结束了电话,高声叫她,

“小乔啊,进来进来,正好要找你。”

没办法,乔晓桥只好老老实实的走进来,坐在局长办公桌前面的椅子上,手也规规矩矩的覆着膝盖。

“小乔,这次靳氏集团二小姐被绑架的案子是你们三组负责的?”

“是。”

“查得怎么样了?”

“昨天刚接到报案,去靳家布好了监控,不过绑匪到现在也没有消息,目前还找不着头绪。”

“要抓紧啊,庞副市长对这件事很重视,要求我们尽快破案!而且,要绝对保证人质的安全!”公安局长的脸色很是严肃。

“靳氏那边好像不希望这件事张扬,副市长这么快就知道了?”

“那就不是该我们管的范围了!我们的任务,就是查出歹徒,成功解救人质!你们三组一向是我最得力的,这次的案子非同小可,关系咱们公安在市民心里的形象,一定要完成得漂亮啊。”

乔晓桥暗暗翻个白眼,腹诽了这个老滑头几句,脸上还不得不做出受用的表情,

“多谢王局!我一定尽快查!”

“那就好,赶紧去吧,我等着你们的好消息。”

章节目录

斑马线(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免费网只为原作者易白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易白首并收藏斑马线(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