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打算怎么向我致以你最诚挚的歉意?”

乔晓桥手j□j裤兜,歪着脑袋问。

靳语歌的表情很淡,眼睛里还有隐隐的血丝,不过神情倒是轻松。

“来。”引着乔晓桥,转过大厅的立柱,来到左边的休息区里,指着沙发,

“请坐。”

乔晓桥不知道对方要干嘛,也才觉得饶有趣味,这样的靳语歌看起来不再冰冷而淡漠,有了点点人味。

顺从的坐下来,仰着头,似笑非笑的看着靳语歌。

靳语歌扬了扬眉毛,没有说话,转过身走到中间的三角钢琴前面坐下,掀开了琴盖。乔晓桥隐约猜到了她要干什么,有些微吃惊,眼睛却亮了起来,动也不动的盯紧了要为她演奏的人。

阳光从向南的整个一面落地窗里照进来,可以看见远山上的雪,反射着莹白的光,不强烈,却能让人觉得暖意融融。安静而适意的空间里,只有低低的喁语回响。然后,轻扬的音符自靳语歌修长的手指开始,缓缓向四周流淌开来。

明快的音乐,一点一滴沁入心扉,让人不自觉的跟着放松,心情也会愉快起来。大厅里的人似乎都被这音乐吸引,转过头来望着靳语歌。晓桥坐实了身子,倚上沙发的靠背,有一点点得意,一点点幸福的开始享受专属于她的,此刻时光。

从乔晓桥的角度看过去,只看得到语歌的小半个身子,肩随着手的弹奏在微微的动,乌黑的发,雪白而修长的颈,明眸黛眉,樱口檀檀,非常精致的美丽。

看不出来,这冰山还挺好看的呢。

晓桥若有所思的看着,慢慢的弯起了唇角,靳语歌弹着琴,抬起头来与她对视。音乐在流淌,目光在交融,有什么奇怪的感觉生了出来,环绕过她们,旁若无人的缠绕。漫不经心的乔警官和清冷淡漠的靳总裁都有了点儿失常,竟然很是享受于其中,不舍得把眼睛挪开了。

乔晓桥第一次,看到靳语歌用这样温和的目光看她,不再是凌厉严肃。虽然她也知道那是靳语歌的习惯,她的凌厉并不为针对她,只是习惯了这样。可是,看到一张冰块里冻过的扑克脸每天杵在自己眼前,总是让人不甚舒服的。就算是乔警官大人大量,又或者根本就是不吃她这一套,也难免觉得生活了无生趣。现在从冰河里爬上来骤然见到了春天,乔晓桥顿觉周身舒泰,心情也生上了翅膀。

回去的路上靳语歌依旧在后座上补眠。乔晓桥干脆钻进了副驾驶的位置,美其名曰:跟司机聊天防止他瞌睡。其实陪着冰山在后座实在是有够无聊,靳语歌的温和比昙花一现还短暂,现在又重新恢复状态,乔警官无奈的咧咧嘴,不跟她计较。

靳语歌出门用的司机是年轻的帅哥吴东,穿着有肩章的制服,戴着雪白的手套,彬彬有礼,绅士味道十足。乔晓桥看跟后座的黑色隔板升起,小声的偷偷问他,

“你工作很辛苦吧?”

“还好,只是出短差。”吴东礼貌的回答。

“可是你们老板这么凶,你过的一定不容易。”

乔晓桥说的一本正经,一点都没有嚼人舌头时候的猥琐。吴东的面部表情变得十分僵硬,有点尴尬的笑一下,“没……没有了,靳总人很好的。”

“你发现没有,她不会笑欸,这样还叫人很好啊?”

“也……也不是了,工作的时候,总是要严肃些……”

“可她平常也不笑啊,我怀疑她面部神经有缺陷,你说是不是?”

“……”

吴东实在无言以对,笑的愈发勉强,可是乔晓桥不知收敛,还在自顾发表感想,

“你在这种老板手下工作,压力一定很大吧?”

“这个……”吴东伸一根手指指指后面,“不隔音的……”

仿佛在验证吴东的话,隔板悄无声息的落了下来,幸好晓桥侧脸跟吴东说话,很快发现了,在靳语歌的视线透过来之前正过身子坐好,装作刚才的话不是自己说的。

两个坐在前座的人都没有出声,静等身后的反应。乔晓桥觉得自己的后脑勺仿佛被千万根钢针穿过,冷风嗖嗖。

过了片刻,并没什么动静,乔晓桥两只招风耳动一动,试探着抬眼去看后视镜,看到一张没有表情的脸,正从镜子里看着她。

心虚的赶紧撇开眼,若无其事的看向窗外。

果然阴险。

路上的意外并没有影响乔晓桥的好心情,到了之后又跟着靳语歌回去公司处理这两天积下的事情,也没发表什么怨言。

靳语歌带她在外面吃过晚餐,回到家里又坐到书桌前开始工作。乔晓桥自顾自的开电视,吃东西,在沙发上笑的前仰后合,她也懒得管她了。

时针分针并列走过12点,靳语歌终于忙完一天的工作,合上电脑掐掐眉心,长出了一口气。

站起来倒了杯温水,看到乔晓桥蜷在客厅的沙发里睡着了。

穿着粗线的高领毛衣,有着卷卷头发和白皙肤色的乔晓桥睡着的时候,很像油画里天使的样子。睫毛并不浓郁,却一根一根很是清晰,薄薄的嘴唇抿着,呼吸也很轻。完全没有了平日里的强势。

靳语歌站在沙发前面,端着杯子注视她。脑子里冒出了许多奇奇怪怪的念头。

这个人会不会是缺乏黑色素?肤色浅就算了,瞳仁和头发也都是棕色的,看起来好干净。虽然她并不干净,这一点从她连续这么多天都穿着同一条牛仔裤就可知。前几天的玩笑,她表现的好像很生气,不过感觉并没有那么严重,因为今天轻巧巧的就罢休了,只因为自己弹了一首曲子。说起来,已经很久没有弹过,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想弹一首给她听,而她听的时候表现也很好,让自己弹得更加有兴致。弹琴的时候,听的人有默契,这样感觉真是再好不过,以前也并不在意这些,这次是有点奇怪了。

目光从乔晓桥脸上移开,无意中看到沙发前面的茶几上一把装在皮套里,挂着带子的手枪。

靳语歌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的见过这种称其为武器的东西,有点好奇。眨眨眼睛,放下了手里的杯子,凑上前弯下腰,伸手去拿那把乌油油的枪。

手抓到了枪,刚要拿起来看个仔细,沙发上的乔晓桥动了下,猛地坐起一下子扑了上来,抓住靳语歌的胳膊,手上一使力就拧着她转了个身,一条手臂扭到背后,膝盖顶住她的腰,整个把人制在了那里。

猝不及防的剧痛传来,娇生惯养的大小姐靳语歌全然想不到经会遭到这种待遇。眉毛拧在一起,整个表情都扭曲了。

取得制胜权的乔晓桥这才发现不对头,本来迷糊中感觉有人要动她的枪,直觉反应就跳起来拿住了人。现在反应过来对付的人是靳语歌,大惊下手一松,靳语歌整个人扑在了地上。

乔晓桥咧开嘴呆了呆,赶紧上前半跪在地毯上,伸手把地上的靳语歌托起来,抱在了怀里。

“喂,你没事吧?我不知道是你啊……”

靳语歌靠在她怀里,紧紧皱着眉头,眼睛也闭了起来。肩臂上传来的剧痛还没有过去,所以也没有余力回答乔晓桥的问话。

乔晓桥一手揽着她,另一手在她腰上拍,

“哎,要不要紧啊?要不去医院吧?”

靳语歌虽然受痛,可是一点声音也不出,咬住下唇,整个身体也绷得很紧。刚才被侵犯的时候也是一声不吭的,要是她尖叫的话,恐怕现在对面的保镖早就破门而入了。

乔晓桥无辜的皱着脸,看着怀里的人。应该是很疼的,当初在警校的时候她的身手就很得教官赏识,很多男生都被她收拾的鬼哭狼嚎。迷糊中也没顾上分辨,下手就使的全力。靳语歌哪受得起这个,弄不好要晕过去了。

靳语歌还是没反应,没伤着的那只手抓住乔晓桥的毛衣衣角,死死拽住,好像在借力缓解另外一条胳膊上的痛感。晓桥也不说话了,小心的抱着她,慢慢等她的疼痛过去。

好一会儿,才感觉靳语歌绷紧的身子慢慢软了下来。脸色变得煞白,呼吸又短又急。晓桥轻轻拍拍她,

“怎么样……”

靳语歌不说话,松开她的衣角,抬胳膊撑住晓桥的肩膀,想要推开她,可是软绵绵的使不上一点力,只好松了。乔晓桥看看扶在自己肩膀上的手,伸手抓在手里,慢慢地晃晃,

“语歌?”

靳语歌听到这个称呼,不再试图挣扎,全身的重量都放在乔晓桥身上,慢慢把眼睛睁开。

晓桥赶紧把脸凑上去,“语歌,还好么?”

靳语歌盯着她近在咫尺的眼睛,真想一个拳头捣上去。可是,又被琥珀一样的眸子吸引了,竟然忘记眼前的事情,有点失神的看着。

乔晓桥眨眨眼,把手里靳语歌的手搁在了自己胸口,空出手来去捏她的下唇,把她一直咬着已经咬的发白的下唇从牙齿里面拽出来,然后轻轻地抹了抹,

“别咬了,再咬出血了……”

一脸无辜。

作者有话要说:其实我不更新的主要原因就是太懒了。

章节目录

斑马线(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免费网只为原作者易白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易白首并收藏斑马线(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