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走,欢迎下次光临!”

送走来给孩子过生日的一家三口,乔晓桥今天的工作时间已经结束了。抻了抻有点酸的腰,拿着帽子走进快餐店的更衣室换衣服。

来接班的小邹正在绑马尾,嘴里叼着皮筋,含糊不清的问,

“今天人很多啊?”

晓桥对着镜子抓了抓被帽子压扁的一头卷毛,“何止是很多,爆满。”

“什么日子啊生意这么好?”

“周末吧。”

说着,穿好了外套,关上柜门,“我先走了啊,再晚宿舍要关门了。”

“嗯。”

到了外面,晓桥从服务员又变成了顾客,跑到台前点了好几种外带的食物。卖餐的一边给她拿餐一边取笑她,

“你这一晚上的薪水够买这一包么?”

“没办法啊,宿舍里养了一群狼。”

“那你每天跑来跑去又是何苦啊!”

说着,一个袋子递过来,晓桥付了款接过来,跟店里的人打过招呼,就出门了。每天下课后这三个小时的打工,对大一新生乔晓桥来说,虽然增加不少辛苦,可也是打发大把业余时间的好消遣。

推开双层门出来,晓桥把袋子挂在自行车把上,然后弯腰去开车锁。冷不防的,一个人影窜出来,抢了她带给舍友的夜宵,转身就跑。

晓桥反应快跑的也快,两步就追上去,一把抓住了对方的胳膊。那个人惊恐的回头,凌乱发丝之间,是一张年轻苍白的面孔。拉扯中手里装着食物的袋子掉落,散了一地。她顾不上胳膊还在晓桥手里抓着,蹲下去,抓起地上的食物就往嘴里塞。

晓桥看着眼前的一幕,慢慢地松手。这样的情形,让她放松了戒备。一个只穿了衬衣的单弱女孩,蹲在她面前,用手抓着沾上了灰尘泥土的鸡块汉堡,没命的吞咽着。

饿成这个样子……

秋天有些凉意的大街上,路人都纷纷回头,惊奇的看着这怪异的一幕。两个女孩,不像是认识的,蹲着的在捡落了一地的东西吃,站着的看着她,却又无动于衷。

一直等她吃的差不多了,从地上站起来。头略低,目光却并不闪躲。晓桥歪歪头,看着这个有着倔强眼神的女孩。

“我……我会赔钱给你的。”

知道自己的行为不耻,又不肯露出一丝愧意。晓桥含义不明的笑笑,她大概觉得那种可能性很小,都要靠抢饭来吃了,还谈什么赔钱。

“好啊,我在s大9号宿舍楼4017,你有钱就来还我。唔,在你吃饱的前提下。”

说完了,晓桥扬扬眉,转身推了自己的车,飞驰而去。再不走,就真的要爬排水管道了。

当晚,许诺的夜宵大餐变成了三包方便面,晓桥被同屋的三个女孩好一个打击。不过,她很快也就把这件事忘记了。

两个星期之后的的一个周日的下午,楼管大妈打电话上来,说有人找4017一个卷头发的女生。正在睡觉的乔晓桥被上铺的室友用枕头拍醒,穿上衣服,朦胧着眼睛下了楼,去会传说中找她的人。

楼管大妈指了指站在门口侧对她的女孩。牛仔裤,开襟的毛衣,扎了一个清爽的马尾,乖巧白净。晓桥眨眨眼,一下子想起来了之前的那次遭抢事件。女孩见了她,回过身来,有一点局促,

“嗯……我,我今天是来还你钱的。”

晓桥还不是很清醒,无意识的点点头。一张五十元的纸币递过来,她就伸手捏住。抽,不动,再抽,还不动。奇怪的抬头看,对方眼睛死死盯在两人手中的那张纸币上,好像留恋什么,不肯松手。

僵持片刻,晓桥刚想开口,对方却一下松了手。像是跟晓桥说又像是跟自己说,

“嗯,就这样。”

晓桥觉得好笑,就逗她,

“舍不得啊?”

“没有!”很快的反驳。

“那我再请你吃一顿?尝尝我们学校食堂的鸡腿,不比外面的差。”

女孩看着她,摇摇头,又试探的问,

“你,带我看看你们的学校好么?”

晓桥有点奇怪,“看学校?学校有什么好看的?”

“我想看看。”浅浅的微笑在她唇边漾开,旋出了一个梨涡,清纯的美丽。

“嗯——好啊,走吧。”

这个时间的学校里很是闲散,秋天午后的阳光温暖的照着,学生们三三两两的在校园里走过。操场上的体育器械晒满了被子,十几个男生在草地里抢夺着一个足球。

晓桥和女孩并肩走着,很尽职的介绍,这里是管理学院,那里是经济学院。远处的是图书馆,还有体育馆,大礼堂。女孩安静的听着,一边走一边细细地看,表情淡然,目光里却掩不住向往。晓桥觉出了一点什么,可是因为不熟悉,又不好问。

两个人在校园里徘徊了很久,一直到夕阳带出了漫天的红霞,女孩终于满是留恋的道别。晓桥看着她,

“真的,不去看看我们的食堂?”

女孩摇摇头。

“那,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么?”

“罗玫。”

说完,笑着对晓桥挥挥手,轻快的走出了s大的校门。站在塑像下面的乔晓桥出了一会神,远远看去,她很像校园里的学生,可是,怎么会在大街上抢东西吃?

嗯,想得太多了。耸一下肩,有点自嘲的笑笑,也往宿舍方向回去。

没想到的是,不过几天,她就重新见到了罗玫。那番景象,也很是让人吃惊。

晓桥正在快餐店里忙着,送走客人,擦干净桌子。转身的功夫,一个人迅速的推门走了进来,

“欢迎光——”

晓桥没等说完,就看见来的人是罗玫,有点意外的高兴,

“是你啊?要——”

“有人在追我,让我躲一下好么?”

罗玫的神色很是慌张,贴着晓桥压低声音快速的说着。晓桥一愣,看看她,反应过来,

“跟我来。”

一点都没有惊动吃饭的客人,罗玫就被带到了快餐店的更衣室里。衣柜和墙之间有个角落,晓桥安排她在那个死角里站好,自己又快速走了出去。

刚把门关好,店门那里果然进来了三个男人。

“欢迎光临!”

晓桥喊了一声,自顾忙着手上的事情,丝毫看不出慌乱。三个人环视了不大的店面几圈,没有找到想找的人,一个人对着晓桥招招手,

“你过来。”

晓桥拿着手里的抹布,很听话的来到他面前。

“刚才有没有个女的进来?跟你差不多年纪,这么高左右。”

说着,在自己下巴那里比划了一下。晓桥眨眨眼,摇了摇头,

“没看见。”

“我明明看见她走进来的。”

晓桥不说话,继续眨眼,满脸的不知所云。

另外两个人已经开始在店里的其他地方寻找,盘问晓桥这个,拿出了自己的证件,

“我是公安局的,那个人是我们在找的毒贩,小妹妹你要是看见了一定要告诉我们。”

晓桥心里咯噔一下,罗玫清纯的面孔出现,让她很难跟毒贩这两个字联系起来。不过,不明形式的情况下,她选择了沉默。

人没找到,三个人有点不甘心的走了。晓桥继续不动声色的做着自己的事情。脸色也很是如常。那三个人在外面暗处站着观察了一会,没看出什么来,这才真的上了车,开走了。

更衣室里,乔晓桥盯着罗玫,脸色沉郁。

“你是不是解释一下。”

坐在贴墙的椅子上,罗玫低着头,长长的头发垂下来,遮住了面孔。

“没什么好解释的,事实就像他们说的那样。”

“哪样?你是毒贩?”

“不是。可是,”

罗玫说着,撸起袖子,肘窝处好多红色的针孔在苍白的皮肤上格外显眼。晓桥没见过,可电影电视上这样的镜头很常见,她当然知道这代表什么。

“很下作吧?”罗玫轻轻的笑,目光也是飘忽的。晓桥不说话,皱紧了眉头。

“谢谢你,不过,你后悔了吧?”

不看晓桥,她站起来,继续自嘲的笑,掩饰着眼里的卑懦。依旧低着头,打开更衣室的门走了出去。晓桥站在后面,想要说点什么,又发现无论什么都说不出口。

外面传来惊叫声,晓桥呆了一呆,摔门跑出去,快餐店四面落地的玻璃窗外,刚出门的罗玫被刚才的那三个警察揪住,狠狠地殴打。

晓桥站在门里,浑身僵硬,血液仿佛凝固,警察和毒贩,三个壮年男子和一个单弱女孩,孰是孰非,无去无从。

显然,警察并不想事情闹大,没有问出想要答案的情况下,又翻检了罗玫的身上,也没有找到想要的东西。再次上了车,指着地上的罗玫,面目狰狞的威胁了什么,扬长而去。

罗玫伏在地上,口鼻里面,流出鲜血。

作者有话要说:1.再推荐两篇文,《凤鸣关》和《妻妻情人结》,嗯,都蛮好看。

2.如大家所愿,偶终于又一次出了车祸。缝针了,卧床了,虽然休假在家,可是夜里疼的睡不着,没有情绪写字。

3.把一万字压缩到三千字是很痛苦的事情,剧情很突兀,可是不压缩实在又没啥用处,我想大家跟偶一样还是稀饭甜蜜期那里,所以,突兀就突兀吧。

章节目录

斑马线(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免费网只为原作者易白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易白首并收藏斑马线(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