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上车,语歌刚坐稳,晓桥就探过身来,落了一个吻在她脸颊上。语歌闭上眼睛让她亲了,扣好安全带,放心的靠在椅背上浅寐。乔警官笑眯眯的发动车,在下午明媚的阳光里,稳稳的开了出去。

没过一会车就停了,语歌一睁眼,发现不是景悦荣园,而是一个陌生的小区门口。奇怪的回头看晓桥,

“不是说回家?”

“到家了呀。”

眨眨眼,无言的疑问。

“不是只有你那才是家么,我家也是家啊。”

听到这里,靳语歌一下从椅背上直起身,直盯着晓桥,

“你家?”

“对啊,你还没来过吧,来看看。”

看到靳语歌突然很紧张的样子,一下恍然,又笑,“我自己的家,不是我爸妈那,家里没人的。”

语歌这才松了一口气,恢复了神情,抿着嘴瞅她,

“下次说清楚好不好?”

“你自己会错意了么,来吧,下车。”

小区里很安静,水泥路面干净整齐,草坪上落着几片黄叶,有老人带着幼儿在花园里玩耍,传来咯咯的笑声。乔晓桥手插在裤兜里,语歌低着头,两人隔了一米左右,慢慢地走着。没有人说话,却都觉得,这种感觉很不错。

进了门,靳语歌并没有产生那种陌生环境里的生疏感,饶有兴致的打量着乔式风格的房子。空间并不大,简单的两室一厅,蓝色的基调,配了原木质地的家具,看起来很舒服。沙发后面做了一个照片墙,上面大大小小的镜框镶嵌着乔晓桥的成长历程。语歌站在那一张一张的看着,兴致盎然。

乔晓桥进厨房,倒了两杯水出来,放在茶几上。靳语歌指着其中的一张照片问她:

“你有别的姊妹?”

“没有,独生。”

“那这两个人是谁?”

照片里,三个不满十岁的孩子并排站着,都顶着一样的菜花头发型,咧开嘴笑得春光灿烂。

晓桥走过去,指着左边那个,

“我堂哥,乔晓路。”

手指平移,“我堂妹,乔晓舟。”

“路、桥、舟?”靳语歌念着。

“嗯,我爷爷取的,希望我们的人生都是坦途。其实这房子就是我爷爷的,他去世以后留给我了。”

“你爷爷很偏爱你么?为什么留给你?”

“也不是啊!老人么,一般还是偏爱孙子多一点。不过我爷爷一直相信:好男不贪爷留地。所以,就把一点遗产分给了我和晓舟,让晓路自己去闯。”

语歌转过头看她,“难道你爷爷就不懂,好女不恋嫁妆衣么?”

“哈!我爷爷还是觉得,男孩要穷点养,长大了懂得去奋斗;女孩么,物质方面宽裕些,以后才抵得住诱惑。”

“那你——抵住诱惑了么?”靳总裁的语气里带了几分调侃。

乔晓桥看了她一眼,

“没有。”

靳语歌咯咯的笑起来,连肩膀都跟着抖动。照片里的三个菜花头增加了让她发笑的因素,愈发笑得不可收拾。晓桥一下见到她这样自然的情绪流露,一分惊,两分喜,剩下的就是浓浓爱意。也噙着笑上前,语歌被她拢进了怀里。

笑声停了,唇边却依然保留着上弯的弧度。靳语歌顺从的放松了身体,把重量依附到晓桥身上去。

“你很得意喔?”

手顺着丝滑的长发抚过,圈在怀里的身体柔软而芳香,靳语歌这个人,跟她所透出来的气息,俨然是两个世界。

“当然。”

两个字的低语,几个小时前还凌厉严苛的靳氏总裁闭上眼睛,缩了肩膀,像归巢的燕鸥,安心的落进心里最安全的地方。

“累了?”

“嗯。”

“睡一觉吧?”

“好。”

海军蓝格子的床单,温暖怀抱里熟悉的味道,靳语歌在完全陌生的床上,居然有了跟家里一样香甜的安眠。

一觉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居然都暗了下来。乔晓桥翻过身抓了床头柜上的手表来看,已经5点多了。身边的人依然好梦不醒,晓桥拨开她脸上的几丝乱发,拇指就势顺着脸颊滑下来,触感好的让人拿不开手。

被扰了清梦的人不耐烦,抬手挥开骚扰,却被连人带手抓了去。曲着的指节被送进齿间咬了咬,眼没睁先失笑,

“馋肉了?”

“馋你了。”

一个舒服的懒腰,靳语歌舒展了身体,半眯着眼眸,手伸进乱蓬蓬的卷发里揉一揉,

“色鬼。”

晓桥支起上半身,伏在她身上,眉眼弯弯的笑,

“秀色可餐么……”

“几点了?”

“五点十五。”

靳语歌听了又闭上眼睛。晓桥把胳膊伸进她身下抱住她,

“起来吧?先去吃饭,然后去超市买点东西,我这里弹尽粮绝了。”

“超市?”语歌的声音糯糯的,带着几分没有清醒的粘腻。

“嗯,买点吃的,还要买牙膏和洗澡的拖鞋,一起去啊?”

停了一会,靳语歌才从鼻子里哼了一声,算是答应了。

正好是晚饭后的人流高峰期,超市门口摩肩接踵。靳语歌看到这种拥挤的状况就开始皱眉,习惯清静的总裁实在不怎么喜欢人太多的场合。乔晓桥倒是很有兴致,拉了一辆推车,随着人流往里走。还不忘拽着靳语歌,怕她挤丢了。

超市里面的情况要好一些,各个货架之间虽然也有不少人在流连,至少不会是人挤人了。靳语歌明显有些生疏,不知道该怎么个进行法,迷茫的看着林立的商品和熙攘的人群。晓桥拿起她一只手,摁在推车的另一端,

“拉好,不准乱跑。我到哪你到哪。”

语歌抬头看她,“我又不是小孩。”

乔警官不理她,掏出一张纸低头看了看,嘴里咕囔着:方便面方便面……就拉着推车奔目标而去,后面的靳语歌也就被迫跟上。

看起来对这家超市很熟悉的样子,晓桥对照着要买的物品列表,在人群里穿来穿去,很快推车里就丰富起来。

靳语歌慢慢适应了这里,帮她推着车,让她去拿那些要买的东西。看到某些无益健康的食品出现,还会趁晓桥不注意,再给放了回去。

这趟购物之旅,进行的还算顺利。

看到要买的东西都齐了,晓桥抬手看了看时间,

“差不多了,咱们走吧。”

超市里温度很高,语歌热的脸颊绯红,风衣也被脱了下来搭在胳膊上。看起来有些疲惫,听见晓桥说走,就点了点头。

乔晓桥眯起眼睛看看她,似有所悟,还有一丝狡诈。语歌推着车转身在前面走,并没有发觉。

步伐适中,不快不慢,靳语歌花岗岩色的阔脚西裤随着走动带出一道优雅的弧线。只是,迈出去的步子带着几分犹豫。乔晓桥若无其事的跟在后面,轻松自在。

从散装食品区,走到烟酒区,然后转过副食品柜,到五谷杂粮区,直走,路过散装食品区,到冷鲜区,穿过现场制作蛋糕的摊子,绕完饮料展台,到散装食品区,到……

第三次看到那群围在一起挑拣巴旦木的大婶,靳语歌停下了,眨眨眼睛,下意识回头找人,看到乔晓桥站在她后面憋笑憋得一脸狰狞的表情,脸色一下涨红,表情也有点挂不住了。

看到她一副要发脾气却找不到理由的样子,乔警官终于忍不住,趴在推车的把手上很不顾形象的大笑起来,

“哈哈哈,你找不到门了是吧?”

靳语歌赤红着脸把手上的衣服劈头盖脸的扔到她头上,咬牙切齿,

“笑什么!?”

“哈哈哈……”

乔晓桥直到笑的周围有人侧目了才停下,喘口气擦擦眼角,

“我服了,居然进的来出不去,人才啊……”

“再说?”

“好了好了,不说了……”

直起腰,乔警官把语歌圈在自己的胳膊和推车把手之间,下巴点点她的肩膀,

“这样就丢不了了,走吧。”

付好款出来,还没走到门口,前面聚了很多人,一个粗暴的叫嚷着的男声传来,带着浓重的口音,听不清楚。

隔着人群看过去,两个穿着保安制服的人抓着一个女孩,正在用力的打她,

“叫你偷东西!叫你偷!”

巴掌落在她头上,很响的声音。女孩被打得一脸泪痕,却咬着下唇不出声。围观的人指指点点,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制止。

靳语歌皱起眉头,偏头去看身边的人。

乔晓桥已经拉开了外衣的拉链,伸手进去掏了警官证,拨开人群就走了进去。

一个保安斜起眼睛看晓桥,

“你是干什么的?”

身份证明亮一亮,晓桥声音不高,却很有威严,“警察。什么事?”

听到这里,那个被抓住的女孩哆嗦了一下,惊恐的看着她。保安的态度依然有几分怀疑,

“女警察?”

晓桥一瞪眼,“怎么?!”

那个保安一缩头,不敢多说了,旁边一个年纪稍大一点的说,

“警察来的正好,这人在我们这里偷东西,我们正准备报警呢!”

“偷什么东西?”

“偷的东西她都吃了!”

乔晓桥了然,收了证件,

“我知道了,我带她去派出所吧。”

“这不好吧?”

那个保安眼睛又斜了起来,乔晓桥冷笑一声,

“嗯,是不好,要不你们两个也一起去吧。你们殴打她我也看见了,有什么事到了所里再说。”

两个保安脸变成了紫茄子色,好在这时候超市的部门经理过来了,听了手下的汇报,本着息事宁人的原则,让晓桥把人带走了。

乔晓桥一手抓着那个女孩的胳膊,众目睽睽下不好再跟语歌说什么,使了一个眼色,靳语歌就明白她的意思,低头跟在她们后面,从超市的正门出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唉,8忍心下手呀,再腻歪一段吧……

ps:萧灵大的《妾》,文如其名,非常灵气动人,可以去看看。

章节目录

斑马线(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免费网只为原作者易白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易白首并收藏斑马线(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