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整一个下午,乔晓桥都处在一种低气压云团笼罩之下。霍斌小心翼翼的跟着,让干什么就干什么,一点不敢乱说话。天擦黑的时候才忙完,俩人去面馆吃了饭,乔晓桥说不想回家,霍斌就陪她找了家酒吧进去坐着。

酒吧里乱哄哄的,人很多。晓桥和霍斌没找到位子,就在吧台那儿坐着,一边聊天,一边慢慢的喝酒。

“头儿,你怎么还跟死了没埋似的?这都多久了?”

晓桥瞥了他一眼,“这跟多久有什么关系?”

“人家不是说,时间是治疗失恋的良药么?”

“谁跟你说我失恋了?”

霍斌抽出一根烟递过来,晓桥摆摆手,他自己点了,抽了一口,吐出几个烟圈。

“别嘴硬了,我又不是没看见。”

晓桥偏过头去,不说话。

“今天那个姜夔说他和靳总要结婚,你眼圈都红了。”

乔晓桥翻了个白眼,一声不吭。

“你咋想的?就这么半死不活的下去,看着人家结婚?”

“不。”

“那你怎么打算?”

乔晓桥拿起啤酒瓶子喝了一口,“我给了她时间考虑清楚,要是她还想不明白的话,我会帮她做决定的!”

霍斌愣愣得看着她,“你要抢亲啊?不会大闹婚礼这么穷摇吧?在她说‘我愿意’之前……”

“行了行了!电视剧看多了你?”

“你说你这么长时间怎么就不采取点行动呢?非要到这会才——”

“我采取什么行动?我连发生什么事都不知道就被通知分手了。”

“不会吧?靳总没跟你说?”

晓桥摇摇头。

“她也太那个了吧?完全不把你当回事啊。”

“霍斌,你觉得……我这人怎么样?”

“嗯?”霍斌有点迟钝,“挺……挺好的呀,就是脾气有点差……”

“那你觉得靳语歌呢?”

“我靠,那是我能评价的么?绝对一强人……”

“那你觉得她解决不了的事,我能解决么?”

“呃……”

“能把她逼得跟我说分手的事,我知道了会怎么样?”

“点火就炸吧……”

“所以,她不会告诉我,就这样。”

又竖瓶子,喝酒。乔晓桥神情平静,好像在说别人的事情。

“头儿……”霍斌的情绪却激动起来,“我佩服死你了,你和靳总真是绝配!”

乔晓桥苦笑,“可惜,我们有一个投错了胎。不过我绝对不会放弃的!把她给谁我都不放心,说什么也要自己守着。”

“头儿,你不害怕么?”

“怕,就是怕别人知道么。指指点点说三说四。不过要因为这个就失去她,我什么都豁得出去!”

霍斌已经好几瓶下肚了,晓桥一回头,看到他居然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头儿……你别害怕,我们几个都支持你!”

乔晓桥一脸嫌恶的看着他,“喂?你失恋还是我失恋啊?你哭成这样干什么?”

“我感动!”

“神经!”

靳氏大厦,靳语歌办公室。

“扣扣”几声轻轻的敲门声。

“进来。”靳语歌的声音平和稳重。

门开了,小关带着一个穿浅蓝色洋装的女人走了进来,来人戴着一副黑色胶框眼镜,直直的中发刚到肩口,干练而潇洒。

“靳总,这是《夺金》杂志社的记者隋欣,今天定好的采访。”

靳语歌从座位上站起来,绕过桌子迎上来,跟隋欣握了一下手。

“谢谢您能答应我们的采访,我知道这可是千金难求的机会。”

隋欣说话的时候谈吐适度,很有分寸。靳语歌莞尔一笑,对着沙发的方向伸了一下手,

“请坐。”

“好。”

小关泡了咖啡进来,就退了出去。隋欣拿出录音笔,示意靳语歌,“可以么?”

语歌点点头。

“我们杂志是以财经论点为主,每期出现一位商界的成功人士,主要采访您事业上的成就,也会有一些私人的问题。您可以酌情决定回答与否。”

“我知道了。”

“那么我们开始吧?”

“好的。”

整个采访过程进行的都算顺利,靳语歌还算配合,尽量把隋欣的问题都回答了。没有回答的也进行了合理的解释。隋欣一直微笑着倾听,然后礼貌的发问,是一个职业素养非常高的记者。

快进行到尾声的时候,隋欣笑了笑,“不好意思靳总,想问您一个私人问题。最近八卦杂志写得比较多,就是您的感情生活。不知道——当然,您可以拒绝回答的。”

靳语歌眨了一下眼,脸上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不,可以说。”

“哦?”隋欣很意外,“那么,真的是像杂志上写的,您跟姜——”

“跟他没有关系。”靳语歌又停了一下,像是想了想,又像在犹豫。隋欣没有着急发问,安静的等着。过了一会儿,靳语歌慢慢启唇,几乎是一字一顿的吐出了几个字,

“我是同性恋,我的爱人,是一个女人。”

房间里安静下来。

隋欣看着靳语歌,一言不发。目光里先是惊讶,慢慢转成很是复杂的光。今天的靳语歌穿了一身雪白的套装,优雅从容,迎着她的眼睛,毫无避让。

好一会儿,隋欣脸上换上一种欣赏和满j□j杂的光芒,

“谢谢靳总的坦诚,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让这个秘密出现在任何其他的地方。”

“不。”靳语歌依然平静,“写进专访里,按时出版发行。”

隋欣的表情变得吃惊和不解,“靳总,您知道这个一旦刊登,对您——”

“我知道。我之所以告诉你,就是想让你登的,这个你不用考虑。”

“我——可以知道原因么?”

……

一周之后。

靳语歌刚到办公室,就接到小关的内线电话,声音急促的,

“靳总,姜副总说他要马上见您,他……”

还没说完,办公室的门就被姜夔冲开了。一向讲究仪表的姜夔衣领敞开,领带歪歪斜斜的挂着,脸上是隔夜的胡茬。脸色苍白神情激愤,愤恨的盯着靳语歌。

语歌神色平静,淡淡的吩咐小关,

“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小关答应了,带门出去。姜夔像一只困兽,扑在靳语歌桌前,

“昨天晚上是你搞的鬼?”

靳语歌不说话,靠上椅背,揉捏着眉心。

“你以为,我会不知道你这一手么?我早就做好防备!我给你三天时间,你最好尽快收拾你搞的烂摊子,否则的话——”姜夔语气急促,声音也有些嘶哑。

“你如果有备份的话,今天就不会在这里跟我说这些了。”靳语歌有些不耐烦,“不用三天,明天你就可以看到你想看的后果。”

“什么……?”

“姜夔,我跟你说过的,不要去强求不属于你的东西!”

靳语歌的目光严厉残酷,“你可以要挟我,我也可以满足你的条件。但是,你选错了筹码。在我的领域里,乔晓桥是禁地。”

“你想干什么?”姜夔的声音都在抑制不住的颤抖。

“我很谢谢你,要不是你,我看不清一些事。现在,任何人都不会撼动我的决心。你既然有胆量挑衅,就该有准备承担后果。”

姜夔的脸已经完全没有了血色,恐惧造成的惶然让他全身都在发抖。靳语歌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微微的冷笑。一个电话之后,几个男人出现在办公室里。

“带姜副总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他看起来不怎么舒服。”

靳语歌转动了一下皮椅,若无其事的吩咐。

“靳语歌!我会让你好看的!你——”开始失控的姜夔迅速被制住,很快,就悄无声息的被带离了。

半小时之后,小关的内线电话再度响起。

“靳总,隋记者过来了。”

“请她进来。”

说完,靳语歌从椅子上站起来,迎向门口。今天的隋欣挎了一个挺大的休闲包,笑意盈盈的出现。

“靳总。”

“你太客气了,朋友之间还是叫名字比较好。”

“哦?”隋欣看起来有点兴奋,“可以叫你语歌么?”

靳语歌顿了一下,也只是一瞬,随即就露出笑容,“当然。”

两个人在靳语歌的办公桌两端坐下,隋欣掏出杂志,递给靳语歌,

“样刊出来了,你先看一下。”

靳语歌接过来,翻到自己专访的那一页,开始阅读。一刻钟之后,合上杂志,勾唇一笑。

“非常好。”

隋欣也很开心地笑了,“你的事,进行的怎么样?”

“还算顺利。”

“那……你还确定要发么?现在……还来得及……”

“照发不误。”靳语歌神色依旧平静。

隋欣深吸一口气,目光闪烁,

“好!希望你的赌局,可以大获全胜!”

“我别无选择。”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作者没什么好说的,大家洗洗睡吧!

章节目录

斑马线(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免费网只为原作者易白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易白首并收藏斑马线(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