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欣的身体属于娇小型,平日里她踩上高跟鞋,能达到普通女性平均身高,看不出什么来。现在腿骨折,高跟鞋是不能穿了,靳语歌扶她的时候就需要侧弯腰。可是大小姐平日出有车入有座,缺乏锻炼得很,这样的动作做起来就比较吃力。

在服务生的帮助下,好歹把隋欣放在座位上。靳语歌直了一下发酸的腰,还有几分不死心的往外边看,结果想看的人没看到,瞧见几个鬼鬼祟祟的人。知道那是蹲守靳氏等着捞八卦新闻的人,靳语歌只扫了一眼就懒得理了,隋欣点名来这里也就是这个小心思,现在她凭借出镜率基本已经能在她们业界混个脸熟,据说已经升任《夺金》杂志社的某栏目主管。

语歌没心思关心那些,她今天和隋欣出来是要问清楚那天发生的事情的,其余都不在考虑范围内。让隋欣点了她想吃的喝的,自己只要了一杯咖啡。

隋欣看起来兴致挺高,一脸满足的享受美食。靳语歌耐着性子等,这之前已经点出了想问的话,没必要重复。隋欣也看出来语歌对跟她相处兴致不高,吃了几口,就抬起了头。

“其实那天,我也没看到全部。”

“就说说你看到的吧。”

“我那天是从房子侧面的楼梯上去的,我爬进二楼转角窗户的时候,乔警官已经上了三楼,跟姜夔开始交涉了。”

靳语歌看着隋欣说,不置可否。

“我没敢再上去,就站在那里听。乔警官可能是要救你家老爷子,我听见她跟姜夔说:你要是杀了我……”隋欣说到这里停了停,别有意味的看看靳语歌,才继续说下去,

“会让靳语歌痛苦一辈子。”

语歌本来表情很清淡,听到这一句,双目倏然瞠大,几乎是难以置信的看着隋欣,不经思考就问,

“什么?!”

“乔警官说——”

“好了你不用说了,”靳语歌像是反应过来一样立刻出尔反尔的打断她,脸色瞬间变得很差,呼吸急促目光混乱,整个嘴唇连上下巴都开始抖动,极为少见的失态。

她知道,乔晓桥是为了保护靳恩泰。可是不管什么因由,这句话从乔晓桥嘴里说出来,对她来说杀伤力都太大。她费尽心力保护她保全这段感情,到头来落一个乔晓桥轻而易举就出口的痛苦一辈子。

勉强挤出了一丝笑,靳语歌的声音都在发抖,

“嗯,她……就是这样的,你都想不到……什么时候就跟你犯浑,开始的时候,我几乎要被她气疯了……”

说出来的话,像是对隋欣解释,又好像是一个幸福中的女人在对着外人抱怨,可是靳语歌现在的状态,看不到幸福的影子。

隋欣倒是很平静,看着靳语歌,带着几分轻视的语气,

“这个警察,有什么好?”

语歌别开目光,端起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口,借此调整一下情绪,稍微平静了下来。又是笑,这个笑明显就比刚才多了几分沉稳,

“能说出来的好,都是表面的东西。不管她好与不好,我没有其他的选择。”

“语歌,我觉得……”

“好了,今天就这样吧。”靳语歌又一次打断她,“有话我们改天再说。不好意思,我会让司机送你回去的。我先走了。”

急促的说完,靳语歌像是要逃离一样的,抓起包快速的离开了这里。

隋欣的眼睛一直跟着离开的靳语歌,直到看着她穿过马路走进靳氏大厦,唇边一抹不在乎的笑,摇摇头,继续品尝她的美味。

回到办公室的靳语歌,甩上门,扔掉包,胳膊撑在办公台上,咬紧了牙深呼吸,努力平复着情绪,还是压抑不住恼怒和愤恨。看着整整齐齐的桌面,气性上来,伸手一划,满桌的文件、杂物还有电脑屏幕,全部被扫到了地上。

外面的秘书听到动静,虽然胆怯,可是怕靳语歌有什么事,还是推门进来。没等她问出口,靳语歌就是一声呵斥,

“出去!!”

“靳总……”小秘书吓了一跳,靳语歌平常冷淡是冷淡,可是从不对下属恶语相加,更别说摔砸东西了,这样的状态是头一次出现。

“滚出去!!”语歌彻底震怒,背对着她,又拔高了一个音阶。

秘书不敢多说,赶紧关门出去了。剩下靳语歌自己在房里,挫败的垂头,再不发一言。

果然不出所料,隔一天街头杂志上又出现了靳语歌和隋欣不顾伤腿,一起喝咖啡的八卦新闻。市局重案三组的办公室里,霍斌看的火大,把手里的杂志横过来,三下两下撕得粉碎,用力甩进废纸篓,

“前人种树后人乘凉,法克!!”

沙发上斜躺着的卫建东垮着脸冲他嚷,

“哎!我还没看呢!新买的杂志哎!”

“看看看!看个头!!”

“头儿不是好久都不见了么,看什么啊?”

刘中保抬起头来,看看霍斌,“你昨天不是去找小乔了么?怎么着?”

“没见着。”霍斌摸着下巴上的胡茬,

“手机还是没开,敲门也没人应。我又不敢去她爸妈那儿打听,万一她没把受处分这事告诉家里,我去了不就露馅了?”

“头儿这次是咋回事啊?有意见可以打报告么,这样避而不见算怎么回事?”卫建东嘟囔,“再说王胖子也不是真有心处分她,做个样子堵堵外人的嘴而已么。”

“唉!”刘中保叹气,“小乔哪受过这个委屈,上次停职她就觉得够丢人的了,又来一次可不就受不了了。”

“现在的人啊,都是狗咬吕洞宾。头儿要是不管那个什么记者,炸死活该,保证没今天这事。”

武宽的报纸翻过一页,头也不抬。

“就是,摔断腿和炸上天,哪个严重?你看看那天头儿脸上被崩的那个口子,要不是为救她,早跑出来了。”

“结果还被投诉。叫谁谁没点脾气啊?戒严了不让进偏不听,救她还怪我们头上。”

大伟一边上网看婴儿用品一边嘟囔。重案三组这次全员待命,都在家趴窝。

“那现在这样把大家晾着也不是回事么,头儿以前可不这样。”

“算了,小乔心情不好,我们体谅点吧。再等几天看看。”

刘中保打个圆场,暂时把f4安抚下来。私下里也在嘀咕,乔晓桥这回是着什么道儿了?

欢颜押着欧阳去了趟枫叶之国,处理她脸上那道难看的疤。效果出来谈不上很满意,至少不那么刺眼了。惦记着家里,就又匆匆回来。哪知道回来居然发现靳语歌和乔晓桥非但没什么进展反而闹得更僵,二小姐皱眉咂嘴琢磨了一会,派欧阳出去打探消息。

靳语歌被乔晓桥呕的寝食难安,欢颜怕她气出病来就拖她出来换换心情。哪知道刚坐了一会,靳语歌还没说几句话,隋欣就阴魂不散的出现了。

她的腿好的七七八八,心情看起来也阳光灿烂,笑着跟靳语歌打招呼。语歌现在对这个人彻底无感,也就谈不上烦或者讨厌,换上以前的扑克脸,公事公办的应着。

外面的天气很热,靳语歌穿着米白的小脚九分裤,架起的腿可以看到白嫩细致的脚踝,在沙发上坐的端端正正。隋欣的目光状似不经意的扫过,对靳语歌的疏离全然不在乎,还热情的跟欢颜自来熟。靳欢颜本来窝在姐姐身边黏着,看见有人来,放下腿坐正,一边跟隋欣应和,一边观察姐姐的反应。

靳语歌跟上次迫切要从隋欣那里知道事情经过不一样,疏淡散漫,几乎都不看她。隋欣的几句寒暄都是欢颜哼哼哈哈的应了,她连眼皮都不怎么抬。隋欣拿起端上来的冰饮喝了一口,

“语歌,我来找你是想把上次的事情说清楚。”

靳语歌看向另一边,“不用了,我们的事自己会解决。”

“你不觉得,你应该把目光从狭窄的地方抬起来,放到更宽阔的地方去么?”

语歌看向她,沉默不语,二小姐弯着嘴角似笑非笑,一副看戏的神态。

“世界上不是只有一个乔晓桥,感情也不是单色的,没有必要全部浪费在一个不值得的人身上。也许你跨出这一步就会发现,其实,她并没有心中所希望的那样好。”

隋欣的话带着小资杂志的抒情风格,跟她本人非常协调。靳语歌依旧是雷打不动的姿态,一点打算回应的意向都没有。欢颜倒是笑了,一错眼,看见欧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过来了,站在隋欣的沙发后面,低着头盯着她。

欧阳聪很少见的一脸严肃,显然她听到了隋欣的话。一种阴狠的神色从她眼睛里浮上来,看的欢颜也一愣。

“隋记者,你伤天害理,不怕被雷劈么?”

作者有话要说:剧情么,猜到就猜到,我已经习惯了。

按照习惯,俺的文都会烂尾……

章节目录

斑马线(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免费网只为原作者易白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易白首并收藏斑马线(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