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晓桥睡醒的时候,脑子里还有点混沌,缓了一会儿才想起来身处何处。

窗帘半开,透进来的光很亮,想必是晴朗的天气。柔软的大床上,浸满了靳语歌身上的香气,晓桥把脸埋进枕头深深的吸,闻了个够才恋恋不舍的起床。

趿着拖鞋走出来,意外的,靳语歌竟然还在家里。侧身站在窗前,看着外面打电话。晓桥站在客厅里,不声不响的望着她。

听见声音,语歌回过头,看到了晓桥。先是漾开唇边的笑跟她示意,很快的结束了通话,走了过来。自然而然的伸手抱着,在她唇上亲了一下。晓桥眨眨眼,也浅浅的笑起来。语歌伸手抓她的头发,一字一顿地说,

“睡~的~好~么?”

唇形稍微的夸张一点,却没有丝毫的别扭,靳语歌脸上是和暖而轻柔的微笑,眼波清澈,温情满满。而乔晓桥的学习似乎也有成果,这样的短句,她足能理解。先点了两下头,然后,抬手指指卫生间的门,示意要去洗漱。

语歌愣怔一下,慢慢地松手。晓桥转身走开,她看着那道背影,轻蹙起眉心,若有所思。

等晓桥头发上带着水滴,清清爽爽走出来的时候,靳语歌已经调整好了刚才的迷惑。拉着她一起进了餐厅,看着晓桥吃早餐。

乔晓桥动作有些迟缓,慢吞吞的拿面包,抹花生酱。每做一个动作,都会抬眼看看语歌。弄好之后,她先小心翼翼的咬了一口,有点迟疑的用空着的手食指和中指向下悬空做走路状,然后疑问的表情对着语歌。

语歌明白的她的意思,这是问她为什么没有去公司。乔晓桥的这种表达方式让她心里很不舒服。不过,复得带来的那种欣喜满足感还没有褪去,晓桥这些举动暂时被按下,语歌还是笑了笑,抬手指指晓桥,示意是要陪她。

乔晓桥没什么反应,表情愣愣的,也不知道看懂了没有,低下头专心吃东西。语歌帮她把牛奶端过去,看着她很安静的吃完了早餐。

在这样一个工作日的上午,很好的阳光里,乔晓桥又站在了客厅的中间,表情有点茫然。靳语歌的书桌上摊开了很多的文件和资料,电脑也开着,显然是工作状态。工作状态的时候是不能打扰的,这是乔晓桥几年前就知道的原则。可是,她该干点什么呢?

靳语歌滑开书柜的门,抽了一个封面素净线装的速写本出来,拉着晓桥坐在沙发上,旋开钢笔帽,开始笔走龙蛇。

语歌的手均匀细腻,既不是骨节突出的那种嶙峋瘦长,也不会肉感丰满到有手涡出来,捏着镶嵌皮革的钢笔,一手漂亮的碑体行楷,字如其人。

你完全听不到么?

乔晓桥看看这几个字,又看看语歌,很轻的点了点头。语歌知道直白的问这些会让她难过,但是这些问题迟早是要解决的。尤其是她的耳朵,只有了解清楚,才能做下一步计划。可是,晓桥眼中划过的一丝受伤还是刺到了她,语歌伸出一只胳膊圈过晓桥的脖子,轻轻吻了吻她的脸颊。

晓桥勉强的弯了下嘴角,算是表示自己没事,指指本子让语歌继续。语歌低头又写了一句,

有没有去配助听器?

晓桥眨眼,看着语歌,摇了摇头。

语歌本以为她会把整个情况说一下,可是摇头之后,乔晓桥就不见了动静,低头直愣愣的看着语歌手里的本子,没有下文。语歌想了想,继续写,

医生怎么说?

这句话,乔晓桥就不能用点头或者摇头表达了,她先是有点局促,眼睛晃来晃去的,然后,就伸手想去拿语歌手里的本子。

靳语歌手很快往旁边一躲,睁大眼睛看着晓桥,其意不言自明:你想干什么?

乔晓桥的局促更甚,讪讪的缩回手,偏开目光不敢去跟语歌对视。咽一口口水,才迟疑的慢慢开口,

“医生……医生说,可能是暂时性的……也,也可能是永久性的……要等等……等等看……”

这是什么屁诊断?靳语歌几乎有骂人的冲动。乔晓桥说话的声音刻意压的很低,每一句话表达前,她都要先想一想。语歌今天一早就在搜索关于后天失聪的相关资料,她发现乔晓桥虽然表达还没什么问题,可是明显已经开始出现语言障碍。

语歌没追究这个问题,而是顺着刚才的话继续,

别人知道么?

“我跟我妈说……说医生说了,是暂时性的……,别人……都不知道……”

靳语歌点头,合上本子,不再问了。多年的相处,没人比她更了解,乔晓桥不管是那晚的震怒,还是这些日子以来的躲闪,都是因为失聪的恐惧。这样一个精明强势习惯了的人,从害怕慢慢到绝望,她所承受的,别人无法想象。

语歌在家里陪了晓桥几天,公司的事能取消的取消,不能取消的就用电话和网络解决处理。经过上次的风波,董事会借机进行了一次调整,现在已经很难对靳语歌进行牵制,基本是听话的时候多了。

利用这段时间,先带着晓桥去了医院,语歌还是想听听专业的说法。直到见到前面给晓桥检查的医生语歌才明白,人家跟乔晓桥说的是:每隔三天过来做一次复查,检查几次才能判断损伤程度。而她因为一直听不见,又不想听医生宣布噩耗,所以干脆就不再去医院了。靳语歌气的想骂她又舍不得,只好耐下情绪,让晓桥重新做检查。

一整套检查进行下来,医生表示不很乐观,可是也没说死完全不能恢复,靳语歌很认真的听完了他的诊断,自己心里得出结论:这个医生不靠谱。

换一家医院,把检查重新做一遍,靳语歌把两份检查结果传给了医学界的朋友,拜托他们做一个准确的会诊。

剩下的时间,两个人就闲在了家里。晓桥除了睡觉就是看会儿书,靳语歌接几个电话,收发一下邮件,然后两个人出门吃点东西,也没有什么事做。过了几天,语歌必须要去公司了,晓桥倒是没什么,早上靳语歌走的时候她还在睡觉,吻她的时候醒了一下,语歌出门后,她又继续睡了。

公司里积了不少事,靳语歌开会、签字、视察工地,忙了整整一个上午。一早已经吩咐秘书不用订餐,午休时间一到,她进电梯直下停车场,绕去了万江。

两荤两素,一罐粥,再几碟精致的小菜。万江的大厨听说大老板亲自来要餐,使出浑身解数做的全是拿手菜。精致的漆器餐盒装好,语歌满心喜悦,赶回家喂人。

门开了,兴冲冲的靳语歌就是一愣。

乔晓桥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直着眼睛发呆。

电视关着,书也扔在一边,晓桥佝偻着背,目光虚空的看着前面,脸上是一片茫然。这几天以来,她的脸上最多的就是这种不着边际的茫然。不管在做什么,她总会在一些间隙里,这样茫然的放空。无所事事,不知所措,不到万不得已不开口说话,和以前的乔晓桥,已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

靳语歌忍住席卷而来的心酸心痛,放下手里的东西,走了过去。坐在沙发扶手上从后面把人搂进怀里,语歌的下巴搁在了晓桥的脑袋上。这样的亲昵以前很少,现在却能代替语言表达心里的感情。靳语歌不再吝啬,任何的机会都不放过,乔晓桥现在,是真正的需要她这种方式的安慰。

乔晓桥回了神,握住圈在她脖子前面的胳膊,还是不出声。靳语歌伸手拿过茶几上的速写本,翻开,寥寥几笔,

下午跟我去公司。

晓桥有点奇怪的抬头看看她,脸上都是疑问的表情。语歌看她一眼,继续写,

以后,我到哪儿你就跟我到哪儿。

乔晓桥皱起眉,想了想,有点迟疑的点了点头。

作者有话要说:越写越乏,真的非常的吃力,愁……

章节目录

斑马线(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免费网只为原作者易白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易白首并收藏斑马线(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