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喜欢请收藏(upu小说网),提供更多精彩小说阅读。

第169章

到了?!

到了?!手不由的抖了一下,燕子轩看着身前的人,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按时间算,她应该没有这么早,那会是谁到了?

心,砰然乱跳,他突然不敢听下去,那万一不是她的消息,他又该承受那种切肤之痛,这两个月来的日思夜想,似乎是过了漫漫十年,让他日夜煎熬。

“禀王爷,王妃到了!”见燕子轩没有反应,侍卫继续说道。话一落,身边一阵冷风掠过,那抹白色的身影,已经从他身前闪过。

到了,真的是到了!他脸上有难以掩饰的欣喜,奔出院子,穿越营帐,举目朝骊山方向望去,看见远处,有几匹马正朝这边奔来,而带头的,是那个他梦到过无数次的人。

等不及,等不及她的回来,他翻身上马,扬着马鞭,上前迎接她。

雪后明亮的晨光照镜河的大地上,一切,突然变得美好,就连那结冰的河,此事阳光下,都美得像银色的绸带。

“木莲……”待远处的人越来越近时,燕子轩现,他张开唇,却喊不出她的名字,只是心里一阵酸痛。

身后的几个暗人自觉的策马绕开,宽阔的大道后,唯独剩下那两匹相向而行的马。

凌乱的头,憔悴的苍白还沾着污迹的脸,被刮破的衣服,一路沧桑和疲惫都写了她身上,但那双眼睛,一如既往的清澈,眉间那以往的倔强仍。

马原地不动,只是前踢不停的刨雪,鼻子出承重的喘息声,燕子轩下意识的握紧缰绳,那粗糙的绳子顿时让他手心一疼。是的,这一切都是真的。

这个女人,就他眼前。

看到燕子轩骑马奔出来的那一瞬,木莲的心突然颤了一下,脑子里闪过过去的一幕幕,看看空空如也的身后,她再也抑制,泪水沿着眼角滑落。

拿出展青的剑,和的地图,她缓缓下马,高举着两样东西,走到燕子轩跟前。

“对不起。我只带回来了这个!”那一瞬,木莲突然觉得好内疚,她离开的时候,有皎儿又展青,有八大侍卫,有护他们离开的一暗人,还有白衣,柳绿柳意,还是慧心大师……可是,到后,她只带回来一张血的地图,和一把展青的剑。

燕子轩并没有去接她递上来的剑和地图,而是抬手轻柔的擦去她脸上的泪水,触摸到她温热的液体的那一瞬,他终究是将她紧紧的拥了怀里。

“对不起……子轩,她们都死了。皎儿死了,展青死了,白衣也死了,他们都死了!”她呜咽道,身体不停的抖,这是白衣死后,她第一次这样的哭泣。这些日子,堆积的悔恨和痛楚,瞬间爆。

不仅仅是累,她真的需要痛苦泄一下。

这一路的逃离,这一路的欺骗,这一路的沦陷,这一路的自欺欺人,到后,心彻底的成回,这是一个怎样难熬痛苦的过程,仿佛下了一次地狱一样,仿佛自己被剥了一层皮,仿佛被挖了一次心。

甚至有时候,她希望自己就死了路上,死了皎儿之前!

“恩,我知道了。但是,你还活着,真好。”燕子轩叹了一声,看着雪后明亮的天空,将哭泣的无助的她紧紧的抱住,道,“他们的辛苦没有白费,你终于回来了。”

“子轩,对不起!对不起!”她感觉自己他面前就像一个罪人,无地自容。

“木莲,我们回去罢!好吗?”捧起她被泪水染湿的脸,他心里突然一疼,低头,吻了一下她的眉心,眼柔情缱绻,似浪潮一样将她包围。

“回哪里?”她一时茫然,手里还握着地图,似乎还有什么没有做。

“回家。”

回家?!胸口突然一疼,木莲下意识的弯下腰,捂住。她也想要一个家,想要和自己爱的人海边渔村建一个小房子,一同携手看日落和日出,然后生一堆……他说,生一堆的小妖精。那是她梦的家,可是,只是泡沫,让她搭上了许多无辜生命的泡沫。

“子轩一切可有安排妥当,我们现就出!”她抬手擦去泪水,深吸了一口气,将血画的地图展开,“现即可就走,不然就来不及了。这张地图是昨夜翻越骊山我做的记号,只要告诉士兵,这样我们离开的时候,才不会落入沼泽!”

“都安排好了!”看着她手里的地图,燕子轩心里也是一阵难过,伸手又要去抱住木莲,却被她躲开。这样的生疏,他看见了,他也明白她到底为何会这样。

她对那个人的感情,他都知道了。爱有多深,恨有多深,也伤害得多深。经历这么一场浩劫的她,自然会对自己的心加上一道加牢固的防护,比起以往的绝之千里,此刻的她,那颗心,恐怕已经死了。

“我们要赶他来之前,翻过骊山,即便是被他追到了,我们也不用像现一样被动,而且,一旦出了骊山,那支援的人,也会陆续赶来,到时候……”

到时候,朝廷和江湖联合,杀死颜绯色这个大魔头吗?不,她不要看到这一幕。

“如果颜绯色真的败了,可不可以放了他,让他回西岐?”

“为何?他作恶多端,杀人无数,是一个魔头,就算我不杀他,江湖上也不会放过他啊!木莲,你知道,他必须死!”

“不,子轩!他是你弟弟!”手足相残,多可怕的一幕。

“什么?”燕子轩惊愕的看着木莲,“你刚才说什么?”

“颜绯色是你的弟弟!当年西岐的妖女,当年的玲珑,当年怀孕被赶出皇宫的那个女人,而绯色,就算她的孩子,你同父异母的弟弟!”

“颜绯色是你的弟弟!当年西岐的妖女,当年的玲珑,当年怀孕被赶出皇宫的那个女人,而绯色,就是她的孩子,你同父异母的弟弟!”

“她?”燕子轩茫然的看着天空,脑子里浮现起很多年前那个场景。那个美丽的女人,绝望的望着高高的城门,泪水染湿了她精致的脸颊,而她的手,轻轻的覆她微微凸起的小腹上,那个倾国倾城的女子,就是母妃口所说的妖女。

寒风割脸,大雪她的头顶飘然落下,落她瀑布般的青丝上,那扬起的白色单衣风寂寞的扬动,那个时候,他觉得她很美,美得不像后宫父皇的其他妃子,当她静静的看着他,眼有痛,有悲伤的时候,衬着那高高的朱红大门,她就像是画的女子。

当时的他,太小,不懂妖女为何物?只是,他一直期盼有一个弟弟……“弟弟么?”胸口压抑的疼痛,燕子轩缓缓抬起手,试图要抓住什么,手却僵了空,表情有些无奈,“他竟然是我的弟弟。”

“是的,他就是你同父异母的弟弟,颜绯色。”

“那,他为何要这样做?是报仇吗?”颜绯色一直公然与朝廷作对,而且不还不停的挑拨他和燕子愈的关系,起初他以为,颜门不过是想反抗朝廷,另建王朝,可是后来,当他现颜绯色控制燕子愈之后,并没有谋权篡位,而是一一的嗜杀燕氏皇族,他的做法,残忍而具有明确的目的性。

“当年他娘亲被赶出宫之后,不仅不能回西岐,反而还被西岐的族人追杀,因为她成了西岐的耻辱,可恨的是,原的江湖人士也不放过他们,因为,他们将他当做魔鬼世。到后,血泊里挣扎的他,从小便拿起了剑保护他和他的娘亲,可是,还是看着她死了自己面前。那个时候,他不过八岁啊……”到这里,木莲到底还是说不下去了,张开唇,那湿热的泪水,便将她的话给淹没下去。

“他,走到这一步,也是被逼无奈。他是被世人活活的逼得以复仇为生了!”

“但是,他到底是一个魔鬼了?是吗?”燕子轩的声音也颤动,木莲简单的描述,他可以想象那个孩子的童年,充满了血和追杀。而同是生为皇族,他却锦衣玉食长大。

但是,如今的颜绯色,是真正的魔鬼,所到之处,桃花满天,血染一片,就算是复仇,那也该足够了,可现看来,除非这天下全死,不然他不会放弃。

“而你,不也是那种绝望,离开了他,对吗?木莲!”看着眼前呜咽的女子,燕子轩明白,她一定试图阻止他。可是,他们能阻止一个魔鬼的复仇计划吗?

身子恍然一颤,木莲抬头望着燕子轩,他略带绝望的眉间,她看到了一丝冷冽的气息,那是帝王为国家所逼迫出来的隐忍和决裂,也是一种残忍。

是啊,她试图改变他,阻止他,想一切办法感化他,可是,到后,她的爱,即便是她自己,他的仇恨面前,也是微不足道的,甚至会死他的长剑之下。

燕子轩说的对,他到底是魔鬼,虽然只是半魔人,但是他的心思,灵魂已经慢慢被血所腐蚀掉了,等到他沾染多的滚烫的鲜血时,或许不用那个诅咒,他也终将永生成魔。

那该怎么办?难道,到后,唯一的解决方式,还是要杀了他!?

“子轩,那我们到底该怎么办?我不想他成魔?也不想他死?”她低声问道,语气充满的无助。

章节目录

妃常卧底:卯上恶劣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免费网只为原作者abbyahy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bbyahy并收藏妃常卧底:卯上恶劣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