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喜欢请收藏(upu小说网),提供更多精彩小说阅读。

第220章

至于小家伙……女童的装扮,虽然非常的不乐意,然而,他似乎没有多少力气反抗哭闹,只是身体疲软的靠暮涟身上,半合着眼睛,这个样子,让暮涟很是担心。

早上还嚷着没吃饱,到午的时候,却不见他吃一点点,而且身上不断地出汗。

“小鬼,你是不是不舒服?”

“嗯,没。”淡淡的应了一声。

“真的?”这个样子,太不正常了。

他没有说话,头往暮涟怀里钻了钻,便不再动,像睡了。暮涟看了看,扬着鞭子,继续走。

前方是茂林,阳光落满,微微有些炎热,马奔过的地方,溅起一地尘埃。

突然小家伙扯了扯暮涟的衣服,焦急的喊道,“娘子,不要往前面走。有人……”

手紧紧的勒住了马缰,暮涟警惕的看着周围茂密的林子,手心不由的出了汗水。

夏日的风有些干燥,轻轻的拂动着头,马不安原地走动,出嗤嗤的声音。

虽然不知道小家伙为何突然喊她不要前进,然而这个林子,的确是有些诡异,空有隐隐的肃杀味道,而身上的铃铛也轻轻的晃动起来。

竖着耳朵,凭借天上的灵敏,暮涟嗅到了那逼近的气味,从四周向这里聚集,此时,早已经过了午后,太阳渐渐向西,那些隐藏密林的东西,也没有多大的动静,似乎等待天黑。

腿踢了一下马肚,马继续朝前走去,如果这样僵持下去,一旦天黑,他们没有丝毫逃脱的可能。

“小鬼,你还真值钱啊。”马刚行了几步,那些黑影的一声窜了出来,不同先前的是,这一群人,个个面带口罩,身形敏捷,一看就是训练有素的杀手。

“怎么?这么多人分?”暮涟笑道。

“将他留下。”林子深处,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很冷,像从天边传来。

“你是需要钱?”暮涟寻着声音看去,远远的看见一辆马车,停树荫下,垂下的帘子,隐隐可见一个婀娜的身形。

“若你需要钱,我可以给你多。”

“是吗?可是,我不缺钱,我需要那个孩子。”那女子的声音,有一丝嘲笑之意。

孩子?心里一惊,不需要钱,只要孩子,那对方是……对方不是别华苑的人。

“可是,我只能给你钱。”暮涟将小家伙往怀里一搂,扯出带子将他困自己身上。

“哼!胆子倒不小,进得了别华苑,带得走人,还狂傲的不肯放人,我倒要看看,你长着什么三头臂!”

帘子里的身形微微动了一下,一只金色的权杖探了出来,掀起帘子一脚,那么一瞬,一股杀气逼来,暮涟握紧了藏白色衣服下的噬月刀,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那个人。

墨色的头全部挽起,露出高高的额头,眉心有一颗宝石,眉目秀丽,却难掩沧桑,而眼底,却有一种不属于她年纪的杀气和沧桑,直挺的鼻翼,紧抿的唇,看到她的一瞬,猛然张开,说出的惊讶。

是她!

是她!

暮涟神色一潋,手心出了汗。她认得从马车里出来的女子,那个正是,当日西岐,射她一箭的女人,如果暮涟没有猜错,这个女人西岐的地位相当的高,可现,竟然出现这里,要怀里的孩子——果真不是为钱而来。

而出来的女子,也四目相对的时候,将暮涟认了出来,眼顿时燃气一丝恨意。

“竟然是你!”景一燕惊讶的唤道。

被围间的白衣女子,一脸清冷,头依旧如第一次相见一样用一根绸带束起,脱了红艳如火的异族服装,换上了燕国普通女子的衣服,还有,那张精致秀丽的脸,没有之前看到的惊慌,而是有一丝从容和毫不畏惧。

目光扫过她身上那些怪异的铃铛,落她怀里的孩子身上,景一燕眼神顿时一变,目光似剑一样穿过暮涟。

怀里的小东西似乎也感到了害怕,抬起碧绿色的眼睛,望着暮涟,小手也紧紧的抓住她的衣服,一脸苍白,让人心里一疼。

“我一定会让你知道爹娘的。”暮涟朝他微微一笑。

“你到底是何人?”年轻的女族长走了过来,手里的权杖夕阳下,泛着金色的光芒,而她的声音冰冷,带着不可违抗的质问。

“闯入我西岐,现,竟敢带着这个孩子,你的胆子还真不小啊。”

“……”暮涟冷冷一笑,没有回答,目光却不时的看着如朱的夕阳,开始企盼月亮早日升起,也希望义父说的那个传说是真的。

现被训练有素的杀手包围,而且对方还是西岐的人,她毫无反击之力,犹如瓮之鳖,任由人宰割,然而,她却不能将小家伙交给他们。

第一,她答应了白衣要找到颜碧瞳,第二,也答应了小东西去呈州找他的娘亲和爹爹,第三,如今到了这个地步,她暮涟横竖都是死,别华苑的人追杀她,因为她带走了小公子。而西岐的人不会放过她,是因为她独创西岐,甚至,还潜入了圣地。

所以她只有拼死一搏,而,她唯一的希望就衣服下的那把噬月刀上。

传说,这把刀借助月亮的力量,可以斩魔杀神,而,颜门第一位门主,便是被这把刀杀死的,杀的他人,则是力量堪比天地的第二代门主,据说那个时候那位门主不过是个孩子。

后来那位小门主,为了防止此刀反噬他的力量,便将它和前任门主一起埋葬。而他的义父听闻此事,便秘密寻得了那陵墓,还险些葬身,可终,他还是带回来了这把刀。

然而,担心被颜门现,义父将此刀藏了起来,从来不敢动。直到四年前的骊山之战后,颜门惨败,并一夜之间从原销声匿迹,而那位曾让人闻之色变的年轻门主也随即消失,甚至有人传言他死了,又歇息了三年之后,义父才敢将刀拿出来。

“难道你是武林盟的奸细?”景一燕手腕一抬,金色的权杖指向暮涟,顿时,那些黑衣人如魅影一样,冲了上来。

天空夕阳如血,落日挂地平线上,如果此时拔刀,效果不佳,唯有等太阳完全落山之时,刀才能完全挥力量。

然而……杀气直逼而来,暮涟扯了一下缰绳,准备掉头,可显然已经来不及了,那些剑气如雨点一样扑来,根本无法躲,而马也因为害怕站原地根本不听使唤。

只能看着那剑就要刺向自己……“啊……”

怀里的小东西,突然扭头看向冲上来的几个人,当即,前面那个人神色先是一怔,随即惊恐的吼了一声,手里的剑顿然落地上慌忙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小心摄魂术,不要看他的眼睛。”那女族长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忙提醒道,“不要伤了他。”

摄魂术……暮涟心里一惊,低头看着怀里的小东西,只见他碧绿色的眸子出诡异的银光,幽冷的带着杀气,同时,他本就苍白的脸,如今透明的可以看见那些绿色的血光,片刻的厉光从他眼射出之后,那似镶着钻石的眸子突然黯然了下来,宛若一盏熄灭的灯,一只燃的蜡烛,而他紧抓住她衣襟的小手也缓缓松开,整个身子,无力的靠了她怀里。

“小鬼,你怎么了?”暮涟伸手摸向他的脸,这才现,他全身冰凉刺骨,鼻息微弱,“你到底怎么了?”

第一次遇袭的时候,他身体就开始变化,似乎很疲劳,说话都无比艰辛,而现,他根本就晕了过去。

章节目录

妃常卧底:卯上恶劣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免费网只为原作者abbyahy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bbyahy并收藏妃常卧底:卯上恶劣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