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十月上旬,姚复就已经得知市井间关于他的流言蜚语,起先并不在意,这些年背地里戳他脊梁骨的人不少,他姚复还不是越活越滋润,天命不足畏、人言不足恤嘛,他也想到了可能是张原那小子散布的,派人去查探,却说是外县流传来的,这就让他有点莫名其妙了,这个时候必须要冷静、要若无其事,相信只要过一段日子,这些传言就会烟消云散——

与张原的赌期越来越近,姚复没敢怠慢,继续请客送礼,上月外甥婿杨尚源赌八股文破题输给张原,这给姚复敲了一记警钟,张原这小子不简单,让他不敢有任何轻视之心,他必须要赢张原,甥婿杨尚源虽未收监治罪,但据说侯之翰那赃官已经行文提学官要革去尚源的生员功名,所以说他这次若输给张原,尚源的功名肯定不保,他倒是可以耍赖的,谁会乖乖的自卸头巾?

但半个月过去了,坊间流言非但没有渐渐平歇,反而越传越广,姚府的厨子去集市买菜,都要被人拖住让那厨子讲讲家主姚复的事,不然菜都不卖给那厨子,姚府的仆佣一早开门,就会看到门前一地的臭蛋烂菜等秽物,每天都要骂骂咧咧地清扫——

这些也都罢了,真正让姚复担心的是,自从十月中旬起,他每次宴请本县诸生,就有人推托不来,随着月底临近,托故不赴宴的诸生越来越多,他携礼前去拜访,明明在家,门僮却说主人外出了,这让姚复又气又恨,这些住在县城里的生员家境都比较富裕,对几次宴席、一些薄礼并没看在眼里,现在姚复声名狼藉,他们不想沾惹姚复,君子洁身自好嘛,起码暂时要避嫌——

姚复无奈,只好投那些生员所好,送些字画啊、古玩啊,卑词厚礼曲意巴结,这倒起到了一些效果,那些收下礼物的生员答应到时会助他赢下赌局,虽然如此,可那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啊,姚复郁闷可想而知——

这日上午巳时,姚复闷在宅子书房中,心情烦躁,还有十天就要去县儒学与张原赌制艺了,本县五十四名诸生中的二十人他都送上了厚礼,赢张原应该没有问题,只是这实在是亏啊,前前后后他已费去了数百两银子,早知如此,他干脆就托病不出,放弃那赌局,虽说立了文契,但违约又如何,又不会受刑律处置,最多被人取笑一阵,过一段时间自然平息,可现在不行,箭在弦上了,赌局的声势闹得很大,他只有硬着头皮tǐng着,而且甥婿杨尚源还要他帮一把呢,他若龟缩在宅子里,不但尚源的功名难保,以后他也别想包揽诉讼了,子母钱也不好放了——

“老爷,茶来了。”

一个婢女端上茶,心烦意乱的姚复伸手来接,嫌茶盏边沿有水,劈手就将滚烫的茶水泼到那婢女身上,吓得那婢女一跤跌倒在地,又赶紧爬起跪着求饶,所幸穿的是夹袄,若是夏天裙裳轻薄,怕是要烫破皮,手背上溅到了一些茶水,火辣辣的痛,也不敢察看有没有烫起泡,只是哀哀跪着求饶——

仆人来报杨少爷夫fù来了,姚复一肚子邪火,心道:“怎么两个人一起来了,晓茶畏惧我?”起身换了一袭道袍,出去见杨尚源夫fù。

生员犯了诉讼,在功名未革去之前,官长不得对其用刑,所以杨尚源在上月的假银案中只是费了几百两银子,损失虽大但身子安然无恙,可是侯县令已经提请学道要革去他功名,学道按例下月巡视绍兴府考察诸生,非常时期啊,杨尚源惊惧不安,一见姚复便道:“表舅,提学官下月便要来,这可如何是好?”

姚复一见杨尚源这副哭丧的样子更是恼火,喝道:“慌什么,只是革你的头巾,又不会革的脑袋。”姚复恼杨尚源上次与张原赌破题,以致连累到了他。

杨尚源张口结舌,有苦难言。

杨尚源之妻潘氏款款上前施礼道:“阿舅莫要吓他了,这些日相公他可是寝食不安,夜里都是长吁短叹的,今日来就是向阿舅问计的,这头巾总要保住啊。”

潘氏年约三十,除了肤sè白腻外,眉目身段都算不得好看,比不上姚复后纳的两房小妾有姿sè,偏偏姚复就要勾搭这表亲外甥女,这fù人也是水xìng杨花,半推半拒就入港了,此后隔三岔五便要来看望表舅,很孝顺似的,算起来也有两、三年了,近日因为街坊风言风语多,潘氏收敛了一些,今日与丈夫一道前来向表舅问计,表舅可是足智多谋的老讼师——

世间与人偷jiān的妻子大抵如此,那做丈夫的往往是最后一个才知情的,而杨尚源还要愚昧一些,到现在还méng在鼓里,见妻子为他说话,便也开口道:“表舅,不是甥婿心急,实在是事情刻不容缓,恳请表舅一定要为甥婿想个法子啊,华舍那边的一百亩地我也准备卖掉,筹银救急。”

姚复慢条斯理道:“我自己有赌约在身,弄得焦头烂额,哪里管得了你,我已打算闭门不出,不赴月底赌约了,任凭他们耻笑去吧。”

尚源惊道:“表舅,万万不可啊,表舅已买通二十名生员,这赌局你是必胜的,只有胜了那张原,表舅才能重振名声,不然——”

“不然怎样?”姚复作sè道:“你都听到些什么!”

表舅喜怒无常啊,杨尚源赶忙道:“没听到什么,没听到什么,甥婿只是求表舅作主,表舅若不出面,那甥婿这头巾真就保不住了。”说着mō了mō脑袋上的方巾,无比留恋的样子。

那潘氏见姚复板着脸不说话,心道:“这老厌物是在拿腔作调呢。”便对丈夫杨尚源道:“相公还是赶紧去华舍村看看,田要卖,但不要贱卖,尽快筹了银子来,表舅帮你办事也得有银子打点才行。”

姚复这才开口道:“嗯,赶紧筹银子去吧,这要打点督学保你功名,没个几百两银子哪里行。”

杨尚源愁眉苦脸,这一番折腾,家当要去掉一半,但为了保头巾只有这样了,向姚复行个礼:“那甥婿这就去了。”问妻子潘氏道:“娘子是现在回家,还是待晚边我回城再来接你回去?”

潘氏眼风朝姚复一扫,说道:“妾身这就回去吧,表舅心绪不佳,不敢打扰了。”

姚复拖长声音道:“晓茶啊,这都快午时了,表舅这里还差你一口饭吗——尚源你,表舅就不留了,办正事要紧,快去快回吧。”

姚复送杨尚源到前院大天井就转回来了,见潘氏已不在厅中,干笑两声,便往书房行去,书房里有一张小榻,正是他惯常与潘氏偷欢之所。

那个被泼了一身茶水的婢女收拾了书房地上的水迹,回房换了件旧夹袄,看右手背,烫起了一个大泡,含泪用针挑了,找了香油抹上,担心姚复要使唤她,便又到书房这边来,却见木门紧闭,蹑手蹑脚到窗下一听,听得里面潘氏低低的腻笑:“我家相公才出门呢——”

姚复的声音有些喘:“我的心肝,你阿舅不爱你别的,就爱你这一身白肉。”

这婢女lù出鄙夷的神情,无声“呸”了一下,赶紧走了。

张萼没有顺风耳,若让张萼听到姚复这句话,定会大叫起来:“姚讼棍也读《金瓶梅》吗,何以这yín词艳语如出一口?”

————————————————

小道在作品相关的雅sāo缘起里说过,《雅sāo》能雅能俗,展现晚明社会风俗长卷,这是与飘然出尘的《上品寒士》最大的不同,小道不想重复自己,总想努力走一条新路,《雅sāo》目前势头不错,周点第一、月点第一,请书友们继续支持小道,小道会尽最大的努力写好《雅sāo》。

另:继续推书,友情推荐,这两位作者也给了《雅sāo》章推,必须回报,《三国之蜀汉我做主》,喜欢三国题材的书友可以看看,很火的三国书;

《天唐》(书号:2146762),穿越大唐天宝末年的历史大作,喜欢杨贵妃姐妹的书友可以看看,小道拜谢。

C@。

章节目录

雅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免费网只为原作者贼道三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贼道三痴并收藏雅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