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初八夜,南楼大卧室,小婢云锦把木窗关闭严实,将油灯拨暗,然后走到床前问:“小姐还有什么吩咐?”

商澹然道:“没事了,你去歇息吧。”

云锦答应一声,带上门到外间去了。/雅/骚/吧/更新内容/不喜欢/楼中楼/

商澹然枕着张原的臂膀,听远处钟楼传来的紧十八慢十八的钟声,晚钟声敲远,小楼上空一片岑寂,唯闻北风的低啸——

“这天气是一日冷似一日了。”

商澹然热热的脸贴在张原的肩颈处,丰盈**沉甸甸地挤着张原的胸膛,说道:“张郎此去京城,路上怕是要遇雪呢。”

张原道:“都是乘船,遇雪也无妨。”

商澹然问:“大约几时能到京中?”

张原道:“水路四千里,腊月上旬总能赶到的。”

“真想和张郎一道入京啊,其实乘船也没有什么颠簸是不是。”商澹然语带娇腻。

张原侧身摸索着,右手从澹然小衣探进,轻抚澹然肌肤柔滑的小腹,差不多是四个月的身孕了,平日看上去还是腰肢纤细的样子,这时贴肉细细抚摸,能明显感觉到那孕育生命的隆起,低声道:“我是很想与你一起入京,可母亲怎么也不会答应的——”

“我知道,只是说说而已。”

商澹然嘴唇小鸡啄米一般在张原脖颈间亲着,明日午前张原就要离开山阴北上,怎不让她恋恋难舍、柔肠百结——*雅*骚*吧*黑黑*爱*调皮*

张原的手从她腹部缓缓抚到饱满的**上,两粒樱桃挺立着,轻笑道:“大了许多,好似象多汁的果实,分娩后奶水一定好,我孩儿有口福。”突然低头下去啜她的胸——

商澹然吃吃地笑,抱着张原的脑袋,感着那舌尖在她乳蒂一上一下的拨动,身子都酥了,呼吸霎时急促起来,声音发腻:“张郎,”伸长手臂下去——

张原浮上来道:“这不大好吧。”

商澹然身子轻扭,吃吃的笑:“我不管,谁让你撩拨我,你自己也——”

张原也是坚勃得不行,附耳道:“那我们浅尝辄止。”于是褪下小衣,来个隔山讨火,这一动作起来就不能浅尝辄止了,不过声响也不敢太大,怕云锦进来指责,良久才尽兴,夫妻二人又说了半宿的话,这才相偎相依着睡去。

此时的山阴城,冷月西斜,满地霜华。

……%雅%骚%吧%泫衍%喜%潜水%

十月初九巳时初,张原的行装已经搬到八士桥边的船上去,船是商氏的三明瓦白篷船,等于是商周德送给张原的了,黄尊素、王炳麟将与张原同船,倪元璐、祁彪佳和周墨农搭张岱的船。

张原拜别双亲,父亲张瑞阳道:“在外不要惹事,记得多写家书。”

张母吕氏看着泪光蒙蒙的商澹然,对张原道:“澹然有为娘帮你照顾着,你只管放心去,在外照顾好自己就好。”又叮嘱穆真真,穆真真一个劲点头称是。

来福、武陵进来向老主人磕头辞行,张瑞阳嘱咐了几句,无非朝夕勤谨,不得疏失——

武陵偷眼瞧少奶奶身边的云锦,云锦也朝他看来,脸微微有点红,心想:“小武这一年个子高了许多,有点成年男子的模样了,小姐说要我嫁他呢,他随姑爷这一去,不知何时能回来?”

说不完各种离情,张原带着穆真真、武陵、来福离了解元第,张瑞阳和宗翼善跟着到八士桥相送。

八士桥头,为张原、张岱送行的人挤满了桥头两岸,纷纷说着祝福话语,壮行的爆竹此伏彼起,两条白篷船在这人情味浓浓的气氛中缓缓离岸,张原立在船头向亲友们拱手道别,从这八士桥出发,他去了杭州、去了青浦、最远去了长江南岸的金陵,现在他要跨长江、越黄河,水路四千里到京城去,那里才是他的舞台……#雅#骚#吧#赫赫#能#辩论#

“张原张相公,张原张相公——”

有个粗嘎的大嗓门突然大叫了起来,虽然加了相公的称呼,但这样指名道姓还是很无礼,送行人群转头寻找那人,出言指责——

一个壮汉挤到岸边,头上戴的阔边网巾都挤歪了,左臂还挟着一个包裹,右手在额头抹汗,伸长脖子瞪大眼睛朝河船寻看,张原这条船上站着好几个人,除张原外,黄尊素主仆、武陵和船工夫妇都在船头,这胡子拉碴的壮汉光着眼问:“张原张相公在船上吗?”

张原双眉一凝,让船工暂缓撑船,盯着这壮汉道:“汪大锤,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壮汉正是华亭汪大锤,是松江打行首领吴龙的徒弟,去年五月张原在华亭斗董氏,因董祖常拘禁生员范昶致其中暑死亡,汪大锤替董祖常顶罪挨打,后被他老娘痛骂才悔改招供,吴龙被杖毙,汪大锤杖责四十罚做苦役一年,当时张原念汪大锤孝顺其母,就让来福送了一些钱物去看望汪大锤那个双目失明的老娘,并告诫左邻右舍不得欺侮汪母,张原又拜托华亭生员翁元升隔三岔五让仆妇去帮忙照看一下,现在,这汪大锤出现在山阴,意欲何为?

这壮汉汪大锤定睛一看,喜道:“张相公,果真是张相公,张相公还记得小人啊。”

舱里穆真真听到“汪大锤”的名字,急忙闪出来站在少爷张原身侧,幽蓝的眸子盯着离船两丈多远的那个汪大锤——

张原点头道:“我认得你,你来这里作甚?”

汪大锤道:“小人老母两月前去世,临终命小人前来投奔张相公报恩。”

张原道:“令堂仙逝了吗,可惜,不过我对你没有什么恩,你还是找一份力气活谋生去吧,不要再象以前那样欺压良善、为非作歹了。”

汪大锤在桥岸跪倒,声音粗嘎道:“张相公托人照顾小人老母,就是对小人有恩,小人老母眼睛瞎了,病又多,可怜嘞,若不是有人照顾怕就熬不到小人役满回家给她送终了。”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封信,“这是翁相公写给张相公的信,可知小人说的句句是实,是为报恩来的。”

桥头山阴民众便七嘴八舌说张原仁义,阳和义仓扶危济困做了很多善事,现在还有松江人千里迢迢来报恩——

宗翼善接过汪大锤的信,待船靠近些便跳上船来,把信递给张原,翁元升是华亭翰社的社副,这次也中了举人,与张原有书信往来,张原看了信,的确是翁元升的笔迹,信里说了汪大锤老母去世之事,让张原找个差使随便打发这个报恩心切的汪大锤,免得他啰唣个没完……

宗翼善低声道:“这汪大锤是个粗人,不至于有什么险恶用心,他对老娘很孝顺,说报恩应该是真的。”

张原道:“就是这样我也不能让他留在山阴,还是我带走吧。”又道:“翼善兄还要多多留心,董、汪或有其他奸谋。”

宗翼善道:“董、汪要针对的是你,你自己在外要小心,家里我会帮着岳父照看的,山阴地界你尽管放心。”

那汪大锤听张原答应收留他,大喜,跃上船来,倒身便拜,张原让来福带他去船尾洗洗,汪大锤一身臭汗。

穆真真自汪大锤上船,就与张原寸步不离了,张原笑道:“真真不必紧张,汪大锤本性不恶,这从去年董府门前那一幕就可看出。”

张原虽然这样说了,但当张原去船尾与汪大锤说话时,穆真真还是紧跟着,形影不离——%雅%骚%吧%水粉%爱扯%小老虎%

船到杏花寺码头,王炳麟上了张原的船,王炳麟的妻儿、王师母还有王静淑、王婴姿姐妹都来送行,张原上岸拜见王师母,因为有王师母在,张原也无法与王婴姿说上话,四目交投,微笑而已,王婴姿作了个写字的姿势,张原点了一下头——

另一条船上的张岱上岸来对张原道:“介子,先让那个汪大锤到我这边船上来,我这边人多,能柱、冯虎也有力气——”

张原微笑道:“若汪大锤不可靠,我也不能让他到你船上去,大兄放心,我方才问了汪大锤一些话,汪大锤没那心计,他不是善于作伪的人。”

两条船载着七位进京赴试的举人经西兴运河往杭州而去,十月十一日下午泊舟杭州运河左岸,张原让武陵去万仙桥畔报信,他们七人先去学道衙门拜见大宗师王编,王提学即将升任南京右副都御史,见到张原这七位门生自是高兴,勉励七人行路不忘读书,勤学砥砺,争取明年春闱连捷,并留七人用晚饭——

在学道衙门用罢晚饭,七人拜别大宗师,黄尊素五人回船上,张岱和张原去万仙桥,来到盛美号布庄前,掌柜鲁云鹏还有姚叔、薛童早已等候多时,鲁云鹏迎二人入内坐定,即向张原禀报他来布庄一个月的经营情况,让利缝工的销售策略很有效,盛美号布庄在杭城迅速打开了销路,生意一日好似一日,这让其他布店绸铺很是嫉恨,但这些商家都知道盛美号布庄是张解元家经营的,上回石通判还在这店里与张解元一起饮酒,徽州大贾汪汝谦也得向张解元服软,所以虽然盛美号布庄占了他们的生意去,他们也不敢胡来,最多也就降价让利吸引顾客而已,盛美号布庄得以杭州扎根,九月销售额达到了两百三十两银子,上升势头很猛,现在的问题是缺货严重,青浦来的专门运货的船一个半月来一趟,有些布、绸卖完后得不到及时补货——

张原对鲁云鹏说货物运输问题很快就能解决,既然鲁云鹏这掌柜做得不错,那就把妻小也搬到这里来同住,就在杭州安家了——

张岱、张原和鲁云鹏喝茶说话时,小婢蕙湘频频从内院出来窥看,张岱笑道:“介子,没完没了说生意经做什么,赶紧进去吧,王修微等得心焦了。”

张原笑着站起身,问:“大兄还回船上歇息吗,要不在这里给你安排床铺?”

张岱道:“我这就回去,我也有素芝相伴呢,你进去吧,我不要你送。”

张原、穆真真随蕙湘进内院,薛童跟在后面问:“张相公,我们明日就回南京吗?”

张原道:“嗯,明日就去。”

薛童欢天喜地道:“好极了,我可很想幽兰馆了,还有那黑羽八哥,都不知死了没有,那些人不会养鸟——”^雅^骚^吧^六艺^会^调侃^

到内院门前,蕙湘敲门,小桃开门让张原、穆真真和蕙湘进去,又把门关上了,王微就站在天井边,月白罗裙淡雅如仙,万福道:“介子相公——真真——”

这一夜,张原与王微同宿,**巫山之后,相拥细语,张原问:“修微,这金陵、山阴、青浦、杭州,你最爱哪一处?”

王微伏在张原怀里,娇声答道:“相公在哪里,王微就最爱哪里。”

张原知道王微想随她去京城,轻抚这女郎的细软腰肢,说道:“你先帮我姐姐把苏州和南京两地的盛美号布庄开办起来,然后就径来京城,如何?要知道,盛美号布庄是我和姐姐姐夫合股的,你帮姐姐做事就是帮我。”

王微道:“我知道,那也是我们东张的产业。”虽然很不舍,但想着张原会一路陪她到南京,这也有二十来天时间,还是很欣慰。

翌日上午,张原叫了一辆马车和几个挑夫把王微在盛美号布庄的行李搬到运河边的三明瓦白篷船上去,又交待了鲁云鹏一些话,离开杭州沿运河水路向北。!雅!骚!吧!丢丢!爱卖萌!

十月十五日船到嘉兴,陆韬、杨石香三日前就已等候在嘉兴运河埠口,一起在此等候的还有上海徐转讯、华亭翁元升这几个要进京赴试的翰社同仁,翁元升见到汪大锤,笑道:“张社首还真收下你了,那你以后可要忠心为主,不得忤逆。”

汪大锤道:“张相公待小人恩重如山,小人绝不敢忤逆,小人以前的恶行已经全改了。”

张原与陆韬、杨石香商议了盛美商号和翰社书局的事,把陈洪绶绘制的四十幅《喻世明言》插图交给杨石香,杨石香看了插图大喜,这可以让翰社书局的《喻世明言》刻本大为增色,能把汪汝谦绿天馆的原刻本比下去——

二十日船到苏州,范文若、文震孟诸人也都在等着张原到来,要同道进京,冯梦龙落榜,神情萧瑟,张原少不了要安慰一下好友,把酒言欢——U雅U骚U吧U更新内容U不喜欢U楼中楼U

十一月初二,张原诸举人的三条船由句容河入秦淮河,午后未时过聚宝门水关,忽听右岸街市人声鼎沸,有人喊着:“我等教民,愿为天主而死!”

张原大吃一惊:南京教案爆发了吗!

章节目录

雅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免费网只为原作者贼道三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贼道三痴并收藏雅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