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局势于自己这一边有利,华鹏涛就开始胡说八道了,反正他说的这些话也不需要什么证据,他胡说又有什么呢?

“哦,有这样的事情,这督察室的工作是不是有些太粗暴了呢?”欧阳凌这一会也开始说话了,在说话的时候还把目光看向了身旁座着的冯思哲。『推荐百度/色小说*小/说/网阅读』

“没有,根本就没有这样的事情,几天来,我们根本就没有和华鹏涛同志谈论过什么的。”陈平连忙的解释着,他非常的恨,恨世界上怎么会有华鹏涛这样无耻的人,怎么可以睁眼说瞎话而不脸红呢。

“你激动什么,即然华鹏涛同志这样说,那我想问问你,你有什么证据呀。”冯思哲倒是并不着急,而是用了证据一词说事。

“证据,我人被你们关在这里,会有什么证据。有些事情是不是真的做过,你们自己心里是最清楚的了。”华鹏涛一声冷笑,直说自己不可能有什么证据的,他是被关之人,己经失去了一定的自由,有些事情发生了,他也留不住证据的。

“哎呀,冯思哲同志此言差矣吧,一个己经失去自由之人,你要让他如何的出示证据呢?”盛世科似乎是在说清楚什么事情,实际上他的话中之意确是在向着华鹏涛说话,也是在告诉大家,华鹏涛是被关之人,他会有什么样的遭遇,是不可能握有什么证据的。

“那没有什么证据怎么可以胡说呢?我看这是他对我们督查室的污蔑。”冯思哲也是咬紧了对方没有证据一事说事。

“冯思哲同志,你这是什么意思,你问一个失去自由被关之人要证据,是不是有些强人所难呢?你难道是有意刁难我们的同志吗?”盛世科似乎是很生气的从座位之上站了起来,言语之中直指冯思哲在包庇他们督察室的人。

看着盛世科似乎是生气了,冯思哲却是笑了,“盛副书记,你说我有意刁难自己的同志,请问你有什么证据吗?”

又是证据,听到这个词,盛世科更生气了,“证据?就凭着你无故的关押华鹏涛同志,这难道还不够吗?”

“怎么叫无故关押,我可是有举报他的真实材料的,就凭着这一点,我们督察室就可以先把人给控制起来,把事实调查清楚。”冯思哲也是当仁不让的说着,盛世科从某种角度上来讲,的确是自己的上级,但这个人总是找自己的麻烦,适当的时候他也是必须要还击的,他要让对方清楚,你不要用官阶来压我,这一套在我这里并不是那么的好使。

“你说有举报他的材料,那不知道在哪里,举报人又是谁呢?”盛世科似乎是并不把冯思哲所说的当真,或是说他在心底中就是认为这一切都是冯思哲自己杜撰出来的,为的就是公报私仇,寻华鹏涛的麻烦而己。

“怎么?盛副书记一定要知道吗?那好,我就给你看看,只是希望你看了这些材料之后,以后在也不要说我要借着这件事情公报私仇。”对于举报材料,冯思哲早就准备好了,或是说,这是谢飞副书记和古荣轩共同找来的材料,反正案子早晚要真像大白的,那举报的材料也会被一些人知道,恰好的盛世科就是有知情权中的一人,那材料早晚他都会看到,现在给他看也不算什么事了。

冯思哲拿着一沓材料就放到了盛世科的面前,当他看着这些材料之后,人就闭上了嘴巴。这些个举报人有好几位他都是认识的,他们都是当初和华鹏涛一起去齐市办案的中纪委干部,而这几个举报人中即有谢飞副书记的人,也有古系的人。

从材料中就不难看出,这一次是有了谢飞和古家的支持,冯思哲才会拿华鹏涛下手的,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会联合起来帮助冯思哲,可仅从材料上来看,因为这些找华鹏涛的麻烦,从组织程序上来讲倒是够用了。

盛世科闭上了嘴巴之后,冯思哲就对着陈平说,“好了,陈组长,你接着问吧。”

“是的。”陈平点了一下头,回复了一下心情。要说面对两位副书记的压力,冯思哲可以坦然的接受,但他不能,他到现在不过才是一位副厅级干部,面对部级大员他还是很渺小的,倘若现在不是有冯思哲在这里压阵的话,估计他早就不知道要怎么办好了。

平复了心情之后,陈平面对着张忠问道,“张忠同志,你口口声声说你在齐市修路的过程之中一切程序和工作都是合法的,那你看看,我手中这些反映你贪污和受贿的材料又是怎么回事呢?面对这些你又如何的解释呢?”

随际就有外勤组的工作人员拿着一沓材料送到了张忠的面前,这些可都是外勤组的人远赴齐市找到当年参与修路的干部们找到的材料,而提供这些材料的人,有的现在己经退下去了,有的压根就是张忠的政敌,为此他们是不怕什么的。

看着眼前这些材料,张忠有些惊惶失措,他没有想到,陈平的工作做的这样细,现在面对着这些了解自己的人对自己的控诉,他真不知道要怎么样解释了。要说自从华鹏涛一行人离开了齐市之后,张忠本人的胆子就更大了,连中纪委的调查组都没有把他怎么样,他就更有恃无恐了,自然而然的就不把别人当回事了,这就难免的又会得罪了一些人,以前只是别人没要机会扳倒自己罢了,所以这些人才莫不作声,可是现在机会来了,他们竟然同时出手了,他又该怎么办呢?

看了这些材料之后,张忠突然间就没有动静了,这让在场所有人都感觉的到,张忠很可能是有问题的,不然的话,他面对假证是就应该不会有这种表现的。

张忠的表现让有些人着急了,尤其就是在他一旁不远座着的华鹏涛,更是感觉到了压力的存在。因为如果说张忠有问题的话,那他也跑不了,当初这案子可就是自己办的呀,如今案子出事了,他这个当时的负责人也是要被追究责任的呀。

想着不能让大好的局势就这样失去了,华鹏涛眼睛一转说道,“我可以问一下,这些提供证据的都是哪些人吗?”

“嗯?”听着华鹏涛提出这样的要求,陈平就愣了一下。

“我看可以告诉华鹏涛同志,他毕竟是当初办案的主要负责人之一,了解案情也是需要嘛。”盛世科一看华鹏涛出言了,连忙就表示出了声援,以他对自己这个下属的了解,他是不会随便的问出这样的话的,想来一定是什么用意吧。

陈平听了盛世科的话后,就把目光赶忙的向着冯思哲身上移,这才是自己的上级,他要听此人的话才是。

冯思哲己经是胸有成竹,他倒是不怕对方起什么幺蛾子的,为此他不是一点头,他大度的告诉陈平,可以回答华鹏涛的问题,这样一来就会显的他问心无愧了。

“好。”看着冯思哲点头了,陈平就转过来对着华鹏涛报了一些人名。

一听这些人名,华鹏涛就乐了,“哈哈,陈组长,如果我所记不错的话,这些举报张忠同志的人,我当初去齐市调查这件案子时,都与他们接触过,且也有他们当时的口供,那我就有些不理解了,当时他们明明说张忠同志没有问题的,可为什么过了这么长时间又突然集体翻供了呢?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其它的原因呀。”

华鹏涛一说了这个话,不远处的盛世科眼睛就亮了一下,自己这个下属的确还是有过人的本事的,在这个时候能想起这种方法来对付这些于己方不利的证词,的确是最好解决事情的方案呀。

“这。。。。。。”陈平被这一问,又愣住了,他在之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的,现在经华鹏涛的口中问出来,他是有些不会解答的意思了。

其实道理是很简单的,当初张忠正在台上,且又有华鹏涛给其撑腰,那些人当然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了。可如今张忠被带走了,他们无所顾忌了,这样才敢于说真话和实话了,这也是无可厚非。这就是官场上的弊端,你想去查一个在位的人,那是要受到多方面和影响和顾虑的,这也是为什么纪委部门要查干部,先会把他控制起来的主要原因了,因为如果不采取一定的措施,很多人就不敢说真话了。

华鹏涛看着陈平无语了,他就哈哈大笑接着说道,“所以,从这些人两次口供不一上可以看出来,他们的话根本就不可信吗?甚至我还有理由怀疑,这是不是有些人在背后做了手脚,给了这些人压力,这样他们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的。”

要说华鹏涛的确有些本事,也不愧是在中纪委中工作多年的老干部了,在案情方面他的反应的确是很快的。

——————————

感谢663388123投给鬼才的一张月票,浪子致谢!!!

∷更新快∷∷纯文字∷ ( 重生之官场鬼才 )

章节目录

重生之官场鬼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免费网只为原作者重生之官场鬼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重生之官场鬼才并收藏重生之官场鬼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