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炽烈的强光破空而出,形成了一道巨大的光箭,朝自己疾驰而来,没有丝毫的闪躲。

缠着银丝的手,突然往后弹了一下,就仅仅是箭气已然斩断了所有的银丝。

那样清晰的,就像是手被人生生斩断了一样,他感觉到那载着她的船,瞬间脱离了他的控制。

强大的杀气,明亮刺目的白光,让他愣了远处,似乎,光线太强,他无法移开眼睛。

似乎杀气太重,让他一时间无法躲开。似乎,那破开的云,露出的满月带着诅咒将他定了原处。

此时,他只是坐白骨灵鸟之上,宽大的袍子被那要冲破结界的杀气撩起,银丝飞舞,扑打这他的面具。

而那面具之下,那双眼瞳弓被拉开的瞬间,凝滞了起来,吃惊的,震惊的,难以置信的,还有痛楚的看着明月之下的那个女子。

像是,想起了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

她跌倒了杂草上,护着自己的婢女,精致小巧的脸沾着泪花,一双眼瞳有些无助和恐慌的看着她。

一千年,等待的就是那一刻。他赤足走到她身边,蹲下身子,鬼使神差的伸出手,抬起了她的下颚,后拥入怀,细细的舔吻着她的唇。

那个是时候,她是要嫁入王府的娘,是泱未然命定的劫数,可谁知,她其实,真正的是她他姬魅夜的劫数。

那一次错过,是他错的第一步。

而预言之日的那一天,或许真是天命,他姬魅夜到底还是又遇到了她。

月光之下,她衣衫褴褛要逃离正王府,然后带上了他。

那个时候,他是依偎她怀里的小鸡少爷,她是他的乐乐。

他们一起分享了属于只有乐乐和小鸡少爷的快乐,那些浪漫的童话故事,那些要好好教育他的启迪寓言,还有他们之间的相依相偎。

就是这个女子,她笑起来的时候,眼眸闪着宝石才有的光芒,带着对他的宠溺。

她也会躲他的怀里,一声声的说,姬魅夜,我也喜欢着你。

漓城,她绯红着脸,安静的自己旁边,深深的凝视着自己然后带上了那一串情定三生的红豆相思链子。

然而……泱未然的那张写着选择姬魅夜的字条犹如剑一样刺进了他的心头,而她那决裂的将相思豆人扔给汮兮的时候,他才恍然明白。

一切,都是泱未然和路乐乐计划好的。

泱未然当时将他们单独留下,其实重要是要他姬魅夜打开路乐乐身体里的封印。

此刻,他姬魅夜终于明白,为何当时路乐乐会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当初他竟然傻得以为那是因为汮兮的原因。

其实,泱未然和她早就知道,路乐乐就是那个他姬魅夜此生的另外一个敌人。

那个唯一能够拉开满月弓的人竟然是路乐乐。

这个他曾经想要甘愿放弃一切,甘愿为她成为一具白骨也要深爱的女子,竟然是他命定大的敌人。

而此时,她的箭已经没有一丝眷念的射向了自己。

路乐乐,你果真是故意潜伏我什么身边吗?当时你选择了我,是不是就是应了那句危险的地方就是安全的地方?

你对我的喜欢到底是真还是假,你带上我的红豆的时候,就只是为了利用我吗?

箭挡了结界外面,就要冲破后的防御,然后穿透着他。而他依旧没有做出丝毫反映,这短短的一霎那,他像是经历了痛苦的一生,全然忘记了危险的逼近。

“殿下。”惊骇的看着那破空而来的箭,汮兮开始了害怕和绝望。神乐,神乐……你竟然真的又回来了?!

死亡临近,然而身后的人已然没有了任何反映,那感觉似乎已经像是等待着那一箭的到来。

后看了一眼船上的女子,汮兮突然从他怀里挣扎起来,反手抱着姬魅夜,将自己的身子挡了他胸膛之前,复他耳边温柔的道,“殿下,那个女子不值得您去死。”

滚烫的泪水低落他面具之上,他身子突然一晃,那黯然的眼瞳突然恢复了神色,才注意到怀里想要保护自己的女子。抬头,定睛看去,那箭已经刺破了他的结界。

紧紧的揽着怀里的女子,他起身点足,踩着骷髅另鸟的后背腾空跃起,急速的避开那强大的杀气。

“轰!”

一声巨响,刺目的灼热强光瞬间将灵鸟击成粉末,而他已然无法躲开,身子急速的下坠,那一刻疼痛胸口传来,瞬间蔓延了他的四肢骸。

蓝色的身影突然从身后飞来,他跌落的瞬间,紧紧的接住了他和怀娇弱的女子。

虽然被接住,然而他还是控制不住的往后退了几步,几乎是费了全身的气力,才好不容易站稳,也没有让汮兮受到伤害。

“殿下,您如何了?”汮兮伸手将他扶住,能感觉到他身体轻微的颤抖。

“唔!”他身子往前一倾,另一只手痛苦的捂着胸膛。藏银色丝下的白色面具,溢出了点点猩红。

汮兮一惊,殿下竟然受伤了。

他像是没有听到她的呼唤和担忧,一手捂着胸膛,一手将汮兮推开,踩着长草,慢慢的走到崖边!

血不断的从他白色的面具之下溢出,滴落他雪白的袍子上,绽开出一朵朵旖旎的红花。

“殿……”看到他几乎跌跌撞撞的走向那悬崖边,汮兮焦急的追上,眼前却闪过一道蓝色的身影。

“汮兮大人!”珈蓝挡汮兮身前,蓝色的头风猎艳飞扬,那象征着男性标志的火焰,让他的脸显得俊美非凡。

“你挡着我?”汮兮凝眉,不悦的看向珈蓝。

“抱歉,此时殿下需要一个人。”他受伤的翅膀此时完全展开,犹如一道屏障一样,将汮兮拦住,不让她前进。

此时,天空的满月如盘,将整个沧澜江镀上了一层薄薄的银辉。

厚厚的云层被那一箭,给生生破开,天空一片明朗,繁星如画,甚至就连江面都恢复了平静,流水清清,江风徐徐,吹动了船帆。

那艘已经脱离了他控制的帆船,此时,正朝着南疆的方向行驶。

此时,明月天,他只有吃力的站岸边,遥望着那离自己越来越远,已经超出他控制范围的船。

“咳咳咳!”他试图张嘴,鲜血急速从嘴里溢出。

双瞳凝注站床头的那抹熟悉的红色身影,他忍不住又向前快了一步,然后抬起手,伸向她。

然而,对方看到他的手势,赫然后退一步,然后扣住弦,再次对准了他。

面具下的嘴角扯出一丝苦笑,他看到她眼眶里是警惕和杀意,似乎他只要稍微有动作,她手里的另一只箭又会对准了他,然后像刚才那样,毫不犹豫的射向他。

银丝飞出,然而还没有靠近她,他整个人都突然踉跄的后退了几步,然后没有气力的半跪地上。

他果真,此时,已经控制不住她了。

是的,他想摔出银丝,像拼劲后一搏,不想困住整条船,他只想,将她拴住。

然而她的眼神,她手里的那把剑……

还有,他身体的伤!

“姬魅夜,至此以沧澜为界,请停止前行,你我各自一边,永不相遇。”她的声音被远远的传来,没有一丝留恋。

他笑,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看着她手里金灿灿的弓箭,看着此生他姬魅夜大的敌人。

然后再次抬起手,只是这一次,他不是要要飞出银丝试图阻止她离开,因为他阻止不了。

他抬起的是左手,然后高高举像明月。此时,两船晶莹绯红的红豆链子月光下泛着圆润而光泽,每一粒,都完美没有一丝瑕疵。

风轻轻的揽过,他看着她,船渐渐远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眼眶起了雾气,他一时间无法看清她的面容。

绝情崖,绝情崖……你我诀别绝情处,那留着这相思红豆又有什么用?

手指用力,同时捏住了两串相思红豆。

再松开手的时候,那代表着三生三世的相思红豆已经化成了粉末,然后随风而去,飘散空,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那个女子的身影已经没入了暗处,他什么也看不见,手里已经空了,而此时,他连她的名字都没有喊出来。他已经再也不会喊出来了!

默默的转身,身后的江水再次翻卷而起,水溅了他停留的岩石上,那里血迹斑斑。

转身的那一瞬,那张面具终于也出了裂痕,然后变成了碎块,从他脸色落下。

银丝交织,那芳华绝代的脸,金色的眼瞳黯然没有任何光泽,没有了昔日的流光溢彩,亦没有了往昔那种亦仙亦邪的潋滟,就连那一弯金粉月牙依然失去了光彩。线条柔美的鼻翼下,薄唇轻抿,嘴角亦有点点干涸的血渍。

珈蓝默默的站一边,收好翅膀,看着走来的殿下。

汮兮看到这种情况,也突然不敢上前,安静的站一边,眼眸注意到空无一物的江面时,她眼角闪过一丝不易擦觉的笑意。

到底,到底,终于还是离开了。

风帽落下,露出了所有的银丝,他走的很慢,看起来有一些有些举步维艰,然而每一步,却没有任何迟疑。

月,清辉洒他身上,让他看起来格外的寂寞飘渺,亦看不到他的影子。

“殿下。”

“殿下。”看到走进的人,珈蓝和汮兮俯身,跪地面上,不敢抬头。

他停他们身前,手轻轻一摆,示意他们起身,没有任何言语。

“……”抬头看到他面容的那一瞬,珈蓝和汮兮管已经有心理准备,然而还是被惊住了。

那张完美让人嫉妒的脸,依然完全消失了。银丝下,只剩下森森可怕的白骨,没有一点完整的皮肤,深陷的眼窝,让人畏惧的眼瞳,还有脸骨面。

泪水如断线的珍珠落下,汮兮抬手捂住唇,试图不让自己哭出来。然而面对着他的注视,看着他只剩下白骨,她无法抑制的哭了出来。

缠着纱布的手缓缓的朝她伸过来,他沉默着,没有任何只字片语,而眼瞳亦没有任何情绪,只是那样安静的看着她。

将手放他手上,她走近他,然后跟着他默默的离开。

身后,那沧澜江,江水湍急,打着岩壁的水声却渐渐消失。

绝情崖上,恢复了初的宁静,沾了水而凝固草上的相思豆粉末,后被风干,再被吹散。

章节目录

妃池中物:不嫁断袖王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免费网只为原作者abbyahy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bbyahy并收藏妃池中物:不嫁断袖王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