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后顾无忧

  二叔详细的讲述了伐髓液的效果,让封朗跟爷爷有了直观的认识。

  伐髓液,利用药力对身体进行洗涤,二叔这会感觉神清气爽,浑身是劲,感觉年轻了至少二十岁一样,回到了身体强壮的年龄。

  “小狼,这么看,伐髓液需要先行使用,能清理身体垃圾,强筋壮骨,至于经脉的作用,显然同样有效,应该能让固体丹的药力得到更充分的吸收。”爷爷沉思了下,说道:“这点从你二叔气血通畅可以判断出,你那枚再造丹既然还没弄出来,那就先进行伐髓锻体,没准还能直接突破呢。”

  “爷爷,听您的。”封朗帮二叔洗干净头发,待二叔穿衣服,他快速将沐浴桶里的水倒掉,更换了新的热水,投放了药液。

  “爷爷,您来吧。”封朗满心的期待,不知道爷爷突破后再伐髓,会厉害到什么程度,是不是比碰到的幽焰高手不差。

  “好。”爷爷也没推让,脱了就直接进了沐浴桶,封朗伺候着,待水没到爷爷的脖子,进入练功,封朗这才递给二叔一枚固体丹。

  时间,差不多,爷爷,跟二叔的表现比,略差,流出的汗水没有那么浑浊,但筋骨响了。

  二叔,没有让封朗失望,一样在一阵令他神经紧绷的气息过后,突破了。

  封朗已经将爷爷扶出浴桶,看到二叔睁开眼睛,爷爷先一步问道:“老二,感觉怎么样?”

  “生生不息,气脉通达。”二叔用力的握了下拳头,眼中精光迸射,又补充了句:“力达指稍。”

  “二叔……”封朗有点着急了,问道:“就这些?”

  “就这些。”二叔点了点头。

  这算什么突破……

  封朗有点发蒙了。

  “小狼。”爷爷一边擦头发一边说道:“你是想知道突破后什么样吧?”

  “嗯。”封朗连连点头。

  他最不放心的就是爷爷和二叔,还有婶子。让爷爷跟二叔俩随便谁都行,服用再造丹,爷爷却说啥也不同意。

  如果爷爷或者二叔哪怕有一个突破了,那,起码幽焰的再来,也有一战之力不是?

  就算杜远没有证实爷爷和二叔就是他们要找的人,但起码知道这里有一个姓封的,一个姓董的,这就是麻烦。再来高手,爷爷和二叔,还有婶子怎么能抵挡?

  之前爷爷突破了,他总算松了口气,这会,他最迫切的就是想知道爷爷和二叔的战斗力如何。

  “小狼。”爷爷笑着摇了摇头说道:“爷爷和二叔跟你一样,也不知道效果如何。咱们家的传承断档了,你找到的虽然只是功法,没有详细说明,所以,我们也说不出什么来。”

  “对啊。”二叔摇头笑了笑说道:“除了感觉气脉通达,气机能直达末梢,感觉到力量充斥身体各个部分,通体舒畅外,其实并不知道跟以前有什么不同。”

  封朗眨巴了眨巴眼睛,有点无奈。

  是有些东西需要在传承的过程中,亲口传授,不管是经验还是别的。爷爷逃命到这,本来就没学全,自然不知道突破后会怎么样,该怎么样了。二叔是爷爷和董家爷爷教的,自然更不知道了。

  “爷爷。”封朗眨巴眨巴眼睛突然笑了:“不知道可以试试啊,气劲小成不是可以气劲外放吗,不是可以将内劲打入敌人身体吗,先试试,然后去山里试试到底到什么程度,不就心里有数了吗?”

  “哈哈!”爷爷大笑:“这么点事都没转过弯来,小狼,先去找两块砖来,我年轻的时候,看过叔叔辈的拍过砖,先试试。”

  “好嘞!”封朗兴奋了,急匆匆的跑到外面,找了两块砖。

  二叔逃难的时候还小,当然看不到这些,或者说记不住了。爷爷却见过叔叔辈的或者爷爷辈的突破了,达到气劲小成,为大家展示突破后的效果。

  爷爷在屋里不断的活动着,琢磨气劲通达后的使用方法。

  秘籍上,只是介绍了经脉走向,一些技巧与感觉,都没有详细阐述。

  所以,爷爷要自己琢磨。

  封朗快速拎了两块砖进屋,看爷爷在那比划,没有打扰爷爷,站在一边静静的看着。

  爷爷的动作很慢,仔细的感受着身体里刚出现的力量,尝试着将内劲外放。

  足足过了十几分钟,爷爷站定脚步,伸手要过一块砖,一手托着,举起了另一只手。

  硬功,爷爷可以轻松的打断这块砖,现在也能做到。

  封朗很期待爷爷会有什么样的表现,静静的看着。

  爷爷静立半响,肩膀不动,手突然挥下。

  啪的一声轻响,砖没有任何变化。

  封朗很诧异,没看到电影里砖块四处乱飞的画面。

  爷爷的手掌慢慢的离开了砖块,满是折子的脸上,沟壑纵横,微微笑道:“小狼,看看吧。”

  看看?

  封朗下意识的上前一步,接过那块砖。

  刚想说话,突然眼睛一亮,一抖手,哗啦一声,砖块瞬间碎成了黄豆粒大小,掉落地面。

  这就是内功!

  封朗短短的惊愕,跟着大喜。

  这要是一掌下去,还不把内脏拍碎了?

  “太好了!”封朗兴奋的一挥手,扬起一片烟尘。

  二叔也满眼的兴奋,虽然以前没见过,但他还是知道,这就足以震伤对手了。

  封朗这一嗓子,将隔壁隔着五六米的另一栋房里的云雀和狐狸都惊醒了。

  纷纷一个激灵,快速抄起枪,凝神静听。

  “小狼,走,进山。”爷爷这会也不矜持了。

  刚刚获得新的力量,他当然要活动活动了。

  “好。”封朗答应着,快速找来爷爷的羊皮大衣,拿来爷爷上山的鞋。

  二叔直接返回家里,看到云雀和狐狸一脸的紧张警惕,笑了笑说道:“丫头,你留这边陪你婶睡觉吧,小伙子,你去那边看会门,就在小狼屋里睡吧。”

  “二叔……”云雀不知道已凌晨了这是要干嘛。

  “我们上山去一趟,一个钟头就能回来。”二叔也没解释。

  跟着,封朗的声音在耳麦里响起,意思也是一样,让云雀守着婶子,狐狸来这边看门。

  狐狸和云雀不知道这是怎么了,但狐狸还是快速穿衣,跟着二叔离开了家,到这边看门。

  封朗没多说,三人扭头就走,径直出村,直奔山里而去。

  在山林外,三人的速度还不快,就是正常的速度,也都不吱声。

  隐伏在暗处的暗哨,没有露头,看着三人进了山林。

  “小狼,那些人都是你们部队的吧。”一进入山林,爷爷边走边问道。

  “哪些人?”封朗不解的问了句。

  “厂子后山半腰两个,远处楼地基那里两个。”二叔在旁边说了句。

  后半腰……

  封朗愣了愣。

  这里的防务封朗并不知道,跟着惊疑的问道:“爷爷,二叔,你们是……”

  “听到的。”爷爷走的很轻快,说道:“山半腰的两个距离应该有五十米,楼地基那里,目测差不多有六十米。这是突破后的原因,以前可听不了那么远。”

  这么厉害!

  封朗一震。

  听到五六十米开外,这不是比一些侦查手段都厉害了嘛?

  “走了。”爷爷和二叔也都活动开了,爷爷低声说了句,首先开始加速。

  封朗一直跟着,没有超过老人,但不到五分钟,他开始吃惊了。

  爷爷和二叔起先是快走,跟着是慢跑,不到五分钟,竟然纵跳飞奔,趟飞漫天的雪雾,让封朗拼命的追赶,依旧难以再靠近。

  突破后竟然差距这么大……

  压榨着体力,封朗勉强跟在十几米的后面,但逐渐有被拉下的趋势。

  连续奔跑了十几分钟,爷爷和二叔才纷纷减速,跟着,二叔略微气喘的小声说道:“真是畅快,已经几年没好好活动了。”

  “嗯。”爷爷一边活动手臂,一边说道:“看这苗头,突破后应该从体力,听觉,视觉,内息上,超过了原来几倍。”

  封朗紧追几步,同样略微气喘,心里不免骇然。

  要知道,他可没带负重。出来执行任务,负重留军营了,就这,依旧撵不上,可见爷爷和二叔的速度有多恐怖了。

  爷爷说完,看了眼周围,站住脚步说道:“就这吧。”

  “好。”二叔也站住脚步,俩人跟着分开,各自成套的打起拳。

  活动了几分钟,爷爷收住架势吩咐道:“老二,别用拳了,怕收不住,用刀让小狼试试吧。”

  “好的老爷子。”二叔应了声,略微环顾了下,几步走到一棵树条子跟前,拽出腿上的厚背尖刀,两下砍掉,砍做两段,跟唐刀长短类似,扔给封朗一根,说道:“来,小狼,试试吧。”

  “好!”封朗当然不会推让,接过树条子,恭敬一礼,跟着腿部骤然发力,嘭的一声,蹬起一片雪雾,身影一闪,就扑向二叔。

  扑的凶猛,但他的树条子的力量却并不大。毕竟二叔当了几年的药罐子,平时走路都上喘,恢复,也才是这半年的功夫罢了。

  可是,他树条子刚刚挥出,眼前一花,不等反应,脖子上就一凉。

  呃!

  封朗下意识的伸手摸了下脖子,扭头看向气定神闲的二叔。

  怎么可能!

  封朗眼睛一虚,转身一个滑步,树条子一闪,带着呜咽的风声骤然消失。

  他不再留手。

  二叔好整以暇,身子一晃,手里的树条子依旧无声,依旧难辨踪影,在封朗眼前一花中,跟封朗交错而过,树条子轻轻的抽在了封朗的脖子后面。

  怎么会!

  封朗大惊。

  他的速度,跟段虞城相比是不如,力量也不如,甚至一击都扛不住,但绝对没到无法挡住的地步。跟其他幽焰高手相比,虽然差距巨大,但绝对不是一招毙命的程度。

  “再来!”封朗暴喝一声,左手一伸,瞬间戴上指环,身子一晃,脚下蹬起雪雾,再次扑向二叔。

  二叔依旧气定神闲,一手背后,一手挥舞树条,在封朗扑来的瞬间,同样一晃,一个假动作,手里的树条子就抽向了封朗的颈动脉位置。

  封朗瞳孔一缩,下意识的就要屈指弹出。就算没看到轨迹,就算没听到风声,对刀法的了解,让他判断出这一刀是斩向颈侧的。

  可是,他手刚动,身躯还没让开,脖子微微一凉,二叔的树条子再次贴在了他的脖子上,轻轻接触了下,俩人交错而过。

  怎么会这样……

  封朗站在那里有点傻了。

  这太打击人了。

  要知道,二叔还是大病初愈,已经四五年没练武了,不说废人一样,就算有半年的恢复,那也不至于让他跟孩童对上壮汉一样吧。

  “小狼。”爷爷已经看明白了,招手道:“给我,我跟你二叔过两招。”

  “好……”封朗有点失神的将树条子给了爷爷,退到一边。

  二叔和爷爷对立数秒,二叔恭敬一礼,跟着首先发动了进攻。

  爷爷也动了,但封朗却听不大出风声,只有两人脚下踩在雪地上的声音,树条子挥动,声音竟然听不太到。

  跟着,封朗眼睛瞪大了。

  他竟然看不清二叔和爷爷的身影。

  俩人真的如青烟一般,在空地里飘荡,除了飘起的雪雾,和脚下的咯吱声,竟然听不到树条子的抽动声。

  激战了足足五分钟,一阵噼啪的密集响声骤然爆发。

  二叔和爷爷似乎都适应了新的力量,开始全力以赴的抢攻。

  这下,封朗彻底傻了。

  这会虽然是黎明,但雪地里,不需要有太多的光线,就能看的很清楚。

  可是,他竟然无法分清是几个人,无法锁定任何一个人的身影,更别提看到树条子了。

  怎么跟幽焰的不一样,差距绝对不是一点半点……

  封朗非常清楚,爷爷,二叔目前的状态,碰上任何他曾经碰到的对手,根本就不会太吃力,应该跟自己对上幽焰高手时掉过来的感觉差不多,就算遭遇的最厉害的那个,在阿国差点被他团灭的那家伙,对方恐怕挡不住爷爷或者二叔的一击。

  碾压级别!

  看着翻滚的虚影,封朗突然放松了。

  一直压在心头的担忧,这一刻荡然无存。

  近战,他不用再担心爷爷和二叔了。

  有解毒的万毒丹,更不用担心再有杜远的事件发生了。

  只是他心里特别困惑,幽焰的高手在他面前都已经是难以望其项背的感觉,但他们面对爷爷或者二叔,差距同样巨大。

  难道幽焰的高手没有突破气劲小成吗……

  

章节目录

雪域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免费网只为原作者寒冬三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冬三月并收藏雪域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