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 ,重塑人生三十年

  史央清眼力惊人,陈子迩表情刚有所变化,她便开口说:“如果我所料不差,陈总刚刚脑海里在想‘同行是冤家’这句话吧?”

  陈子迩心想聪明是聪明,可是那又怎样?难不成我还要哭着说遇到亲人了嘛?

  史央清选择不深究这一点,因为她还想继续谈下去,总是把‘竞争者’挂在嘴边怎么谈?

  略过这个不提,她说:“陈总的家还在装修中,若不介意,进我家坐坐如何?”

  陈子迩看她不像假客气,哟呵,刚刚说对布丁的创始人感兴趣是真的啊。

  学校的课逃都已经逃了,不妨就进去坐坐。

  “荣幸之至。”

  总是站在走廊里聊也不是个事。

  史央清的家和陈子迩的应该是对称的,只是女性气息很浓,而且非常干净,几乎看不到什么杂物。

  沙发前的茶几上就三样东西:一个果盘、一个透明的玻璃茶壶还有三只杯子。

  沙发上也只有两个小猫头像的抱枕。

  史央清问:“陈总喝什么?因为我平时只喝白开水,所以……”

  陈子迩说:“没事,白开水就ok。”

  陈子迩自己在沙发上坐下,史央清给茶壶添上水,倒了两杯水坐下。

  “史总的家,我相信进来的男人不多吧,看来我运气不错。”陈子迩挑开话头。

  史央清却奇怪:“陈总好像下意识的认为我还未婚。”

  “当然,我对女人是陌生,可是对男人熟悉,这里一样男人的东西都没有。”

  史央清道:“陈总的洞察力真是过人。”

  陈子迩笑了笑。

  “陈总,你……”

  “嗯?”

  “你不必紧张。”

  “我紧张嘛?”

  “看起来似乎有点紧张。”

  陈子迩故作轻松,“哪有,这又不是审讯室,我又不是犯人,紧张什么?”

  “可是你一直很用力的握住杯子。”

  陈子迩:……

  拆穿人很有意思吗?

  史央清也展颜一笑,好奇道:“我这里有什么东西让陈总紧张?”

  陈子迩心里骂了句‘fuck’。不管了,想什么就说什么。

  他这么一停顿,史央清以为是有难言之隐,因而说:“如果陈总觉得难以开口,那……”

  却不想陈子迩忽然说:“是史总,你比较让我紧张。”

  史央清迷惑,“为什么?”

  陈子迩呼了一口气,说:“我相信大多数男人在史总面前都是紧张的,你成功,聪明,更兼美丽,气质高贵,人类其实是习惯男强女弱的生物,与成功的人交流本就会拘束,何况史总是漂亮又成功的女强人,给人的压力就更大了。”

  陈子迩一般见到美女是不紧张的,再美丽的容貌,他会赞叹,会欣赏甚至也会悸动,可是不会有压力。

  但史央清这样的女人不一样,她本就是成功的精英,偏偏气质更加摄人心魄,坦白说陈子迩就是一个发了点小财的屌丝男,见到品质这么高的女人,不紧张才怪。

  而史央清则完全没想到陈子迩会说出这么个答案,这也是头一次有人这么直白的说出这样的原因,成功的女人让男人有压力?男人是这么想的?

  她也没有像小姑娘那样羞红了脸或是觉得不好意思,还是很冷静的对陈子迩说:“你是一个很坦诚的人。”

  陈子迩喝了口水,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并在心中对自己说:一不要她的财,二不想她的色,紧张个屁!

  史央清也是善解人意的,她想着转移一下话题,问:“陈总平时除了工作以外,有什么爱好么?”

  陈子迩缓了下心跳,说:“我踢足球多一点,也会看看书。”

  “看什么方面的书?”

  “政治历史经济科技的书都看一点,我是那种什么都懂一点,但是什么都不精通的人。”陈子迩说。

  史央清是女人对政治历史没啥兴趣,她是商人,对经济才感兴趣,又想起最近的泰国金融危机,她问:“陈总对由泰国开始波及东南亚多国的金融危机怎么看?”

  老套的问题。

  陈子迩说:“泰国本身的经济含有泡沫,股市和房地产的价格虚高,被人一冲击出现问题也在情理之中。”

  史央清说:“陈总讲的也有道理,不过我到有另一个看问题的角度,不一定对,但我自认为可以解释得通。”

  “愿闻其详。”

  史央清思索着说:“泰国当然都有他本身的问题,包括不适当的资本运作、泡沫经济等,印度尼西亚则有自己的政府腐败问题等,这当然是金融危机的内因,但是这些内因在这些国家已经存在很久了,如果要出问题,早就出问题了,为什么偏偏等到现在?”

  “此外,每个国家的问题不同,弊病特征也存在很大差别,可为什么在同一时间招致打击?再有最近新加坡元和台币的汇率又开始不稳定,如果说泰国和马来西亚遭受危机可以认为是他的金融不制度不健全,可为什么金融制度比较健全的新加坡和台湾地区也都受到冲击呢?”

  这一连串的问题问的陈子迩也是一脸懵逼,他以前从没想过这些,可史央清说的疑问又偏偏存在!

  不跟随其他人的想法,凡事多问几个为什么,有自己的想法,这个女人果然不一般!

  陈子迩不是学经济出身的,他回答不了这个问题,只能继续听她解释。

  史央清说:“这么一分析的话,用泰国本身的机制问题来解释这么剧烈的金融危机显然不是真正清晰的答案。而且,我发现一些用常规的经济学无法解释的奇特现象。”

  陈子迩来了兴趣,问:“什么现象?”

  “第一、这阵子这些国家的货币贬值的厉害,但是本币贬值一般都和货币供应量增长过快或者严重的通货膨胀有关,如果说泰铢的贬值是因为本国的泡沫经济带来的通货膨胀的话,其余国家如菲律宾、马来西亚都处在某种通货紧缩中,而且泰国自己的货币供给率的年均增长率在91到93年是17.9%,94到96年则降到了14.1%,在这种情况下,本币都应该升值,可这些国家的货币都一边紧缩一边贬值,这就奇怪了。”

  “第二,现在有很多分析认为这些国家的金融体系不健康,可是从银行体系的资本充足率来看……”

  陈子迩插嘴,“什么率?”

  史央清解释:“资本充足率,这是显示金融体系健康程度的一个重要指标,根据“巴赛尔”资本的协定要求,资本充足率不低于8%就没有大问题,可奇怪的是,这些国家的银行资本充足率都健康的很,泰国最低都有9.3%,印度尼西亚更是高达11.6%,可以说银行是很安全的,可为什么在这次危机中显得那么不堪一击?”

  陈子迩已经有点听不懂了……什么跟什么呀?

  而史央清还不停歇,又说:“现在很多人都说泰国的外汇储备太少,可是按一般的经济学原理看,泰国的外汇储备是很充足的,通常来说外汇储备大于本国3个月左右的进口额,就可以防范经济风险,而这些国家的外汇储备都远远高于3个月的水平,相比之下欧盟只有2.5个月,美国只有一个月而已。”

  “总结下来,其实东南亚的国家与欧美相比较,对金融危机的防范是非常有力的,可被打击之后却败的如此惨烈,这是很多专家没有解释清楚的地方。”

  陈子迩问:“那史总的答案是什么?”

  

章节目录

重塑人生三十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免费网只为原作者皇家雇佣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皇家雇佣猫并收藏重塑人生三十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