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 ,重塑人生三十年

  周梓君突然的话让陈子迩扶着方向盘的手都差点一抖。

  至于他的表情,大概是这样的:((*???)ゞ→→。

  周梓君却一副很想要‘切’他的样子,“干嘛?”

  “你的想法很大胆。”

  “大胆什么,我也就是嘴上大胆,真的大胆,你早就被我拿下了。”

  陈子迩车开了一会儿,“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去学校了,你如果想我陪你,可以换个其他的地方。”

  周梓君一愣,抿着嘴唇没说话。

  “啊?你咋了?”

  几秒钟之后。

  女孩说:“……你为什么要在我最没心情的时候给我这种暗示?”

  陈子迩:???

  我的天。

  “你……到底领悟到了什么?”

  “那你想带我去哪儿?”

  “我带你……”陈子迩很无奈的笑了,“你这姑娘怎么思想滑坡的比我还要厉害?”

  “我又什么都没讲。”姑娘一翻白眼,一副死不承认的样子。

  “我就是想说,回到学校触景生情,怕你晚上觉都难睡,记在心中就可以了,我们还是要好好生活。”

  “那睡不着可以找你吗?”梓君有些调皮。

  陈子迩故意说道:“不可以。”

  姑娘脸一板,“……真小气。”

  没理她,陈子迩再问:“怎么样?我们换个地方。”

  “不换!”

  “算了,我还是不问你了。”

  前方路口,他直接掉头。

  周梓君瞪大了眼睛,却丝毫没有办法。

  过了一会儿,她忽然问:“哎,你这么不会体会女孩子的心思是怎么找到女朋友的?真奇了怪了。”

  陈子迩:“……”

  “是不是斗嘴可以让你的心情好一点儿?”

  周梓君泄了气,“说出来就不管用了,你真的很会破坏气氛哎。”

  陈子迩若无其事的看着后视镜换道,讲:“不是那个意思,我觉得如果配合你斗嘴,可能你就不是伤心的事儿了,你会气的想自杀。”

  姑娘的眉毛在抖,像是在酝酿怒气值。

  陈子迩转头一笑,“小试身手,不要惊讶,基操勿溜,请坐请坐。”

  周梓君噗嗤一下笑出声,然后撩了撩自己的头发,她稳定了一些,“你这是带我去哪儿?”

  “我也不知道。”

  “你又不喝酒,那去运动吧。”

  陈子迩惊奇,“运动?这个时间点?”

  “你不让我喝酒发泄,不让我回学校哭发泄,那我只能去运动啊。打跆拳道,走。”

  这尼玛,怎么会跟你去?

  “不去,不会。”

  “你不会?”周梓君得意了,她小下巴轻点,“那就更得去了。”

  “车是我开,我说不去就不去。”

  “去不去?”她左胳膊垫着身子,往陈子迩这边靠近了质问。

  “不去。”他很坚决。

  “你,”周梓君伸出右手食指,“我看你在开车,就不对你动手动脚了。不过你要是不去,那我就喊非礼。”

  “别说车门了,你能打开车窗算我输。”

  “那我脱衣服!”

  陈子迩一头黑线,这都什么想法,但是他不会屈服,“那你脱啊。”

  喊非礼她其实不敢,万一有警察跟上认出是陈子迩,那她这玩的就大了,而她从来都是懂事的人。

  但是后面这个,只在两人之间。

  “你以为我不敢?”

  “你敢啊,可脱了又能怎样啊?豆芽菜身材。”

  “你才豆芽菜呢!我明明八头身好不好?”这句话刺激的周梓君深吸一口气,瞳白都露出来了不少!

  她把安全带一解,“我看你是不是真的坐怀不乱柳下惠!”

  陈子迩撇了她一眼,发现她真有动作,“……哎,哎,你干啥呢?这种事你都做得出来?”

  “怕了?怕了就答应我,跆拳道。”

  “没有,我的意思是,你别第一件就从裤子开始,要循序渐进。”

  “你!”周梓君又被刺激一遭,竟然真的开始褪裤子,“在古代,男人看了女孩子就是要娶的,我跟你说,我从小就是这么个想法,你看了我就是占我大便宜我就赖上你,今天我就当一回烈女。”

  陈子迩允许她今晚忘了自己是盛世集团周梓君,允许她当一次大学时代的周梓君,可也要有底线,

  看她真的开始了,还是按住了她的手,牛仔裤都从腰间给她褪到臀部底下了,再来就该露光了。

  “好了,好了,就打跆拳道,怕了你了,没见过你这么大胆的。”

  被阻止后,她安静下来,没有能去打跆拳道的喜悦,而是有些尴尬,良久,才说:“我也只对你,才会这样的。”

  陈子迩看了看她,“你还有像婉兮一样的好朋友吗?”

  “没了,”

  “你的性格其实很讨人喜,我以为会有。”

  “讨男人喜,就不讨女人喜了。”

  陈子迩点点头,算是明白了。

  “跆拳道怎么打?”

  “不知道。你和史总也在一起了,对不对?”

  你牛批。但他并不当她真的不知道。

  “嗯……对。”

  他竟然就这么承认了。

  周梓君想了想,说了三个字,“臭男人。”

  “所以,我一直说不是良人。”

  姑娘没有回答他,而是说:“我今晚会问很多问题的,到了明天,就不敢问了。”

  说话间,她已经一点点的将裤子穿好,之前有点疯,不过什么都没有露,陈子迩也什么都没看见。

  跆拳道馆也不难找。

  但他真的不怎么会。

  “哎,两个人你更喜欢谁多一点?”

  陈子迩回答:“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对我来说,就是对她们都负责。”

  “那……你和史总是怎么开始的?”

  听她那语气,“你好像在八卦?”

  “了解一下嘛,看她怎么插队成功的。”

  “这个保密。”

  “那是谁主动的?”周梓君还不死心。

  “我。”

  姑娘双手抱胸,看着很气,“算了,不问了。”

  “你跆拳道什么带?”下车进馆的时候陈子迩问。

  “你别怕啊。”姑娘忍不住笑。

  “我怎么可能怕?我就是问问。”

  “好吧,我……没带。”她说的理直气壮,仰头得意一笑,“你认识我这么久?什么时候听过我说出我会跆拳道这件事儿?”

  啥?这女人乱七八糟的心思也忒多了点儿!所以刚刚是真不知道!

  “那你带我打个屁的跆拳道啊?”

  两个新手还有啥意思?那不就是纯干架吗?

  周梓君看他停下,又走两步回头拽着他的胳膊,“哎哟,那个时候我要不说个地方,你说不定就该讲出‘那我送你回酒店吧’这样的话了,所以我就随便说了一个嘛。再说,我也不是完全不了解,之前想学来着,而且,咱们来都来了,就去看看,大不了我付钱,我请你。”

  “来都来了这四个字害了多少人。”陈子迩摇头感慨,“还不如去唱歌。”

  “打完去。”

  “你倒是不挑挑拣拣。”

  ……

  换好衣服,带好护具。陈子迩和她面对面的站好。

  此刻的他在想,假如自己的重生能带点异能就好了,比如什么武林绝技搞个铁裆功之类的。

  “我可不会因为你是我的老板就手下留情的。”周梓君面色认真,放佛化身跆拳道高手,她左右两手握拳,两臂微微弯曲,架势已经摆好。

  跆拳道主要是用腿,什么侧踢后踢之类的。

  不过陈子迩用的是摔跤动作。

  因为,周梓君用的就是摔跤动作。

  她先是冲起来一个高抬腿,

  动作不快,估计还得分心把握平衡,陈子迩伸手挡了一下;

  就这么一下像跆拳道,接着她就抓住陈子迩的衣领要摔倒他,嘴里还伴随着武林高手般的呐喊。

  “啊!”

  反正不是为了打拳,是为了发泄,陈子迩便决定跟她干了!

  右腿向前伸到她后面,直接给她撂倒在地,都带着护具,也不是很疼。

  倒在地下的周梓君立马又一个鲤鱼打挺……失败后撅着屁股爬了起来,气势依旧不减,呐喊着冲了过来,

  就这样,浪潮一波接着一波,

  她不断倒下,又不断爬起,精力放佛花不完一般!

  地面作战不行,她直接跳到了陈子迩的身上,虽然他力气不小,可毕竟不能用全力给人甩出去。

  “认不认输?!”

  陈子迩很无语,这女人要勒他的脖子,可他的手臂在里头,挡的好好的,为什么会用勇气问出认不认输这样的话?

  ……

  四十分钟过后,

  两人都摊趟在地上,头上的护具拿在右手,摆着大字型,不停的喘着气。

  汗水粘合着她的脸颊和秀发,运动过后,那年轻的侧脸更显弹性。

  “啊,太累了,”姑娘说话都气喘吁吁,她讲:“你这个男人一点都不绅士,就不能让我摔倒你一次吗?”

  “舒服了吗?”

  周梓君摆头侧了脸过来,眯着眼睛笑着,“还差点儿。”

  陈子迩看着天花板,“差什么?”

  姑娘使尽最后的力气,突然起身,大长腿跨过他的腰,骑在了他身上。

  陈子迩肚子给他按了一下,不怎么重,但还是问道:“你干什么?”

  她身体往前倾了些,正好与陈子迩面对面,“我很丑吗?”

  “不丑。”

  “你讨厌我靠近你吗?”

  “还行吧。”

  “还行你个大头鬼!”

  说完她竟以雷鸣闪电般的速度压下头,因运动而红透的嘴唇直接亲上了他!

  陈子迩以为她是没什么技巧,怎么会咬他,可当他用胳膊想要撑起她的身体才发现,她是知道会被推开,所以才咬住他的下唇。

  有一点痛,

  而痛是她的决心。

  两人都睁着眼,后来她先闭上。

  接着身体完全压在他的身上,这都是很软的跆拳道服,陈子迩几乎瞬间就能感觉到胸膛上柔软的挤压感。

  她放开牙齿的时候,陈子迩还是按住肩膀推她起来,

  “公共场合。”

  “没人,也不犯法。”

  但她还是稍微平静了下心绪,之后便没冲动,只是趴在他的胸膛上而已,不过即使这样,也有够不雅了,所以时间没有多久,她自己也知道。

  “是不是很软?”

  “你问的是哪儿?”

  她起身,“嘴唇啊,还能是哪儿?”

  陈子迩睁眼望天,九十度。

  接着周梓君脸色一红,轻轻打了他一下,“真臭男人。”

  真到了比较禁忌的地方,她并不如平常所表现出的大胆,之后也就站起来了。

  陈子迩开车将她送回酒店。

  翌日。

  蔡一峰在中午时刻落地燕京,他独身一人,自己拉着行李箱,与陈子迩一样,以前的他也不怎么注重仪容仪表,工作之后因为需要所以给了点心思,但现在从发型到裤腿管,挑不出一丝毛病。

  燕京分公司的总经理曾眉芳都没想到蔡一峰会这么快的回来。

  所以当他敲门而进的时候,曾眉芳问:“事情结束了?”

  蔡一峰再无往日的调皮之气,他抬头疑惑,“什么事?”

  曾总眼眉一垂,“没什么。”

  “这是我之前考察的六家客友连锁酒店的评价结果,其中有三名员工不符合规定,我想跟曾总说一声,我考虑开掉她们。”

  她记得之前他还为人家说情来着。

  蔡一峰在燕京的雷厉风行很快传到了总部。

  陈子迩以为他在宣泄个人情绪,不过和曾眉芳了解了之后知道,老蔡的所有决策都在公司的规定章程之内。

  你只能说他少了一丢丢人情味。

  这会让他在下层员工中的风评变差,但他似乎无所畏惧。

  陈子迩也不好说什么,既然是公司的规定,他就不能推翻,不然规矩还有什么意义?

  肖安林在一周后入职盛世电子,

  在此之前,他已经和粱胜均相互见面。

  老梁年纪不如他大,但刺瞎人眼的学历和履历以及过往的领导成果还是能让肖安林觉得这是个靠谱的工作伙伴。

  3月11日的时候,又一批spod上市,经过不断的扩充产能,盛世受这方面的牵制越来越小,这一波有总数30万台的spod亮相,前两天还会有拥挤购买现象,之后,市场则愈来愈理性,第一次,各大城市的体验店的仓库中开始有存货。

  也就是此时,肖安林走马上任。

  一手加强库存管理,一手开始海外拓展。

  spod在港澳的销售已经取得成功,陈子迩并不意外,因为这本来就是要风靡全世界的产品。

  日、韩语版本一出,陈子迩也开始了自己的首尔之行。

  

章节目录

重塑人生三十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免费网只为原作者皇家雇佣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皇家雇佣猫并收藏重塑人生三十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