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恒这边正睡的迷迷糊糊的,听到了耳边传来了敲门声,皱着眉头翻了起来,也没有穿鞋,就这么赤着脚带着一脸不耐烦的冲着门口吼道:“谁啊!”

  “您好,简先生,我们是警察,想问您几个问题!”门外敲门的人立刻应声说道。

  听到是警察,简恒心中不由的一紧,不过随后又放下了心来。

  这一次的事情,简恒可以说是把自己尽可能的摘出去了,唯一的错误可能就是在这边停车场中顺手摘的车牌了,不过就凭这点儿就能把自己和前进的村的事情联系在一起,简恒是不相信的,警察是有本事,但是绝对神奇不到这地步。

  换一句话就算是警察们知道这事是自己的干的,那么怎么证明?总不能就凭着一句话就把自己怎么样怎么样吧,最后总归会回到两个字上来:证据!

  不说别的啊,只说怎么证明一千名骑士从哪里来,又从哪里消失的?就能够警察忙上几十年的。至于那么多的枪怎么带进来的,并且又藏到村里的,并且分散到了十来家,这就够警察忙活一阵的了,比起其它的来,最让官老爷子惊心的是枪,那么大批量的枪是怎么进来的,不弄清楚了怕是有些人睡觉都不踏实,生怕万一有得罪人的时候,被人从后面来一家伙。

  想到了这儿,简恒轻轻的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然后便快步两步到了门口,咔嚓一声拉开了门。

  一抬眼,便见到一位男警官和一位女警察着装整齐的站在了自己房间的门口。

  “不好意思,不知道还有女士,要不你们等一下,我回屋里去换个衣服”简恒一看门口还有个女人,于是立刻说道。

  现在简恒可是一身大裤衩背心,脚上还光着,着实算不上待客的打扮,如果是熟人也就无所谓的,但是现在有一个陌生的女人,这样的打扮很显然就有点儿不合适。

  女警官立刻笑着说道:“没事,我从小也是巷子里长大的,我们只是想问先生几个问题,耽误不了您太多的时间。而且是我们觉得不好意思在这个时候打搅您,只是这案子实在是太大了,我们必须来问一问”。

  女警官说的案子太大那是毋庸置疑的,从看到了枪支的那一刻别说是省里了,部委都惊动了,直接下令省公安厅严查,什么成立专案小组那就不用说了,想想看从案发到现在一共才三个小时不到,作为相邻的市局这边的警察就摸到了简恒的房门前,你就知道这是怎么样的一个惊天大案了。

  “那请进!”简恒侧身示意了一下,不过抢在两人进门之前自己却是施施然一个淡然的转身,自顾自的往屋里走。

  现在简恒也算是有点儿谱了,不是一味的对谁都讲礼貌,那样在一些人看来就是不够稳重。像是现在面对两个警官,简恒这边的架子便端了起来,一来是表现一种态度,二来也是向两人表明,这一大早的叫醒我,我很不满意。这才没有想着等两人进门自己再替人家关门,领进屋。

  要说这些坏习惯,简恒一准儿认为是跟贺业学的,他是不会承认作为一个人他自身也是有这种摆谱的意愿的,不为别的只因为爽啊!

  两个警官也没有办法计较,更没有资格和简恒计较这个,手下的一个员工伤了,连市秘书长这边都叨念到医院来探视的人,两个小警察哪有这份胆子在简恒的面前甩脸色?虽然这探视对外称是私人身份,但是这可不是摘清,明眼人看出来这就是秘书长大人说了,我这是私人关系。

  仨人到了沙发的边上坐下来,简恒这边也不提倒水,更不提别的,身体往后靠背上一靠,二郎腿一跷便等着两个警官问话。

  在面对警察的时候,没有经验犯事的人会不停的说,想把自己摘出去,要知道这个时候说的越多也就是越错,在心理学上有个心理补偿,犯事的人因为很想把自己摘出去,于是不停的说那些想让别人相信自己和这事无关的话,却不知道这样说的越多就越暴露自己内心的不安与惶恐。

  两个警官也是见过领导与商人的,像是简恒这样的根本不算是什么差的态度,警察在普通老百姓面前是牛气一些,不过放到某些类人的面前,根本就不够看。况且自己两人凌晨五点不到把人从床上叫起来是有点儿不地道。

  “请问,简先生您今晚一晚上都在房间里?”

  “什么意思?我不能出房间?”简恒反问道。

  男警官立刻说道:“不是,请您配合一下,我们就是例行问一下”。

  “哦,是的!我一直在房间”说到了这儿,简恒挠了一下头,装模作样想了一下,然后肯定的点了点头。

  “那您对前进村的人是怎么看的?”女警官问道。

  简恒明知故问的反问道:“谁?哪个村?”

  “打伤您的那几个人就是前进村的村民!”女警官提醒了一下简恒。

  简恒一听开心的说道:“你们抓到人啦?那真是太好了!不是我说你们这效率也太慢了,你看这事情都发生多久了。要我说啊你们这完全就是纵恶欺善,你们警察是执法机关不是和稀泥机关,你看看你们都干什么事情,一出什么事情,就调解,专门欺负老实人,让老实人吃亏把事情给认下只求第一时间了事。像我前面就看到了一个报道说碰瓷的愣是把……”。

  “简先生,简先生,我们能谈点儿正事么?”

  两个警官脑门上的黑线直接都挂到了脖子上了,两人以前被训过,可是从来没有感觉这么当面被人打过脸,偏偏这位还不是自己俩能够发火甩脸色的主儿,你说憋屈不憋屈!

  “什么正事?我们现在谈的就是正事儿?”

  简恒看到两个警察脸上那叫一个尴尬啊,于是耸了一下肩:“那行,你问什么来着?”

  “您对前进村的人怎么看?”

  “我还能怎么看?打的我的员工,往村里一跑,警察都拿他们没有办法,您说我这该怎么看?”

  面对简恒的又一次反问,两个警官这下子脸红了,的确是如此啊,无论怎么辩解这都是警察没有执法力度的表现啊,这个时候连一向官方擅长的太极推手都不好使。

  到底是女人的性子好,很快女警官就又问道:“我们的意思是问,您会不会有什么报复前进村的想法?”

  “不瞒你们说我到是正在琢磨呢,不过听说那村子的人挺多的,我这边总不能一个人杀上门去吧,反正哪,要不是你们这边抓到了人,我看我这事儿十有**这气还得自己咽回去。不过吃一亏长一智,我以走绕道而行总行了吧”简恒说道。

  “我们没说抓到人啊?”

  简恒一听顿时脸色不高兴了:“没抓到人你们这大半夜的来和我谈的哪门子?”

  “不是我们抓到了,但是被抓到了”男警官一看这位炸毛了,立刻开始捋毛。

  “哦,那就好!我说你们没事大半夜的拿我开涮呢”简恒喜滋滋的说道。

  两警察也不知道详情只知道前进村搜到了大量制式武器,至于多大量,从警厅摆出的架式来看,肯定不是一支两支那么简单的事。

  其实警察也没有把简恒例为重点怀疑对象,这次派了两个警察过来真的只是询问一下,并没有准备从简恒这里问出一点儿什么来,不说别的,酒店的走廊里没有监控,但是电梯和走廊,所有出口都是有监控的,人家已经调过了监控,没有发现简恒离开过酒店的迹象,总不成简恒可以从房间里飞出去吧,这不科学!

  也正是如此,所以来的才是两个警官,如果要是发现简恒有出去过,并且长时间停留的话的那来的可就不是两个普通的警官了,而是长年办案的老警察了。

  “您不能这么看问题,简先生我想美国也不是全都是安全的吧,咱们不说别的,只说前几天还出了枪击案了呢,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糟心事儿,您不能这么一杆子打翻了一船人吖!”女警官实在是忍不住了,出声小怼了简恒一句。

  简恒张口就给对了回去:“你说的这些事儿没有发生在我身上啊,但是现在我的员工在国内被人打伤了吖”。

  女警官不说话了,她觉得眼前这这胡搅蛮缠,不是个正经玩意儿!

  接下来两位警官又问了几个无关痛痒的问题,然后便告辞离开了简恒的房间。

  两位走到了电梯口,女警官不由的出声抱怨说道:“这都是什么人哪!如果是换个时候我早就揍他了,瞧他那副德性!”

  男警官笑道:“你还真不一定揍的了他,你没有看到他前臀上的肌肉?比我们教官还发达呢。就你的小身板怕是给人家塞牙缝都不够的。行了,别抱怨了,咱们这就算是完成任务了,下一家吧,你说这是什么事儿,睡的好好的一个电话全都拎回了局里!”

  “是啊,任何请假的全都不用来了,你瞧这命令下的”女警官这边也撇了一下嘴。

  “唉,这事儿太大了,你没看局长那脸都能刮下一层霜来!想想看邻市的案子都能惊动咱们这边,就知道这案子有多大了。咱们哪,这些天都老实一点儿别触了霉头,这时候非常时期,老实办事少说话”男警官说完叹了一口气。

  简恒这边关上了门,却是得意的说道:“再来几次,老子这演技就能去好莱坞发展了!”

章节目录

美国牧场的小生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免费网只为原作者醛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醛石并收藏美国牧场的小生活最新章节